鹈鹕vs热火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八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八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李曉蕓聞言咯咯笑了,說道:“你那么著急干什么呢?書面申請我還沒有起草呢!”

  謝文東聳肩道:“這么一大筆錢在我手上,而它又不是我的,早點拿出來早省心嘛!”

  李曉蕓翻翻白眼,無奈地搖搖頭,道:“你真應該好好補習一下了。這十億元雖然是拿出來做為注冊資金的,但它只是個保證而已,等銀行成立之后,這些錢愿意怎么用就怎么用,它還是你的,沒有人會把它搶走?!?br/>
  “哦!”原來是這樣啊!”謝文東恍然大悟,問道:“如此說來,這十億元只是借用了,早知道這樣,即使需要在多的錢我也能拿出來。

  “也不能這么說?!崩釹啃Φ潰骸白⒉嶙式鶚強梢栽菔迸燦?,前提是在相關部門不來查的情況下。一旦有人來查,這筆錢還是要立刻存回帳戶上?!?br/>
  謝文東聽得頭大,呵呵一笑,道:“這方面的事情我不懂,你來處理就好,我對你絕對放心?!?br/>
  李曉蕓扁起小嘴,有這樣放得開又對自己無比信任的老板,不知道是福氣還是麻煩。。

  當天晚間,幾名長老以及楊少杰一同來到洪門總部,來找謝文東??吹剿?。謝文東稍微有些奇怪,他以為選舉掌門的結果會讓楊少杰和長老之間出現芥蒂,現在看來,自己是顧慮是有些多余的了。他看看手表,已經九點多了,笑問道:“這么晚了,幾位不睡覺,來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嗎?”

  幾人相互看看,皆未說話。

  謝文東擺擺手,說道:“都坐吧!”說著,他拿出煙來,抽出一根,笑問道:“中環的場子你們都分了?”

  許永忙欠身說道:“東哥沒有發花話,我們哪敢私自做主?!?br/>
  謝文東仰面大笑,道:“香港洪門有香港洪門的規矩,你們就按照規矩辦嘛,不用顧慮我這邊?!彼焐纖淙徽餉此?,心中卻對許永發的話很受用。

  在他感覺,香港洪門的制度太寬松了,長老和各堂主的權限太大,甚至能影響大掌門大哥的決定,老大不象老大,倒象個聯絡人,聯絡這些長老和堂主坐在一起磋商的人。他當然想改變這一點,讓香港洪門的各項制度更趨向于北洪門和文東會,只是他現在還沒有到時間,而且他剛剛坐到大哥的位置,人心不穩,又無根基,不哈大刀闊斧的變革。

  許永發這人沒別的本事,察言觀色倒十分在行。他笑說道:“現在是東哥做主,我們都以東哥馬首是瞻?!?。

  “哈哈!”謝文東吸著煙,笑而不語。

  長老之一的馮昌海沒好氣的白了許永發一眼,責怪他竟說沒用的廢話。他說道:“東哥,我們這次來,是因為有人要見你?!?br/>
  謝文東一怔,問道:“誰啊?”

  “是李叔?!狽氬K禱笆?,神情有些緊張。

  謝文東眼睛多尖,見狀,猜想這個李叔應該不是一般人。他問道:“那個李叔?”馮昌海道:“是李白山李老爺子?!?br/>
  謝文東搖頭答:“我沒有聽過這個人?!?br/>
  楊少杰接道:“東哥,如果向前推二十年,李叔在香港黑道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即使用香港黑道之王來形容也不為過,后來,他金盆洗手,移居去了日本,近些年倒很少在香港出現了?!?br/>
  謝文東一笑,道:“一個過了時的老江湖,要見我做什么?”

  眾人聽后,臉色皆為之一變。馮昌海忙道:“東哥,不能因為李叔不在香港而小瞧他,雖然他不在,但他的黑旗幫還在,就目前來說,黑旗幫的實力仍市其他幫派無法相比的?!?br/>
  “黑旗幫?”謝文東皺起眉頭,翻遍腦海每一個角落,還沒想起這個名字。他丫頭說道:“我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幫派?!?br/>
  楊少杰答道:“李叔走后,黑旗幫開始向白道轉型,目前,香港比較出名的大企業有數家都和黑旗幫掛鉤,黑旗幫的勢力更是滲透到各個角落,雖然他們在黑道已沒什么名聲,但依仗他們吃飯的大幫派實在太多了,所以說,黑旗幫可算是香港黑道的無冕之王。而且,據我所知,阿豹就是由黑旗幫捧起來的。

  謝文東敲敲額頭,笑道:“有意思。那么,這個黑旗幫目前老大是誰?”

  楊少杰搖頭道:“不清楚。有說黑旗幫的;老大還是李叔的,也有說黑旗幫老大早已換人的。

  謝文東道:“如此說來,這個李叔,我必須得見了?”。

  許永發道:“正因為我們拿不定主意,所以才過來和東哥商討?!彼底?,他從懷中掏出一根掌長,兩指寬的黑色木牌,放大茶幾上,默默推到謝文東面前。

  謝文東接過,別看木牌是木制,拿在手中去沉甸甸,表面涂有香墨,散發出淡淡的香氣。在木牌的一側,刻有騰龍的圖案,另一側則有三個字———黑旗令。謝文東揚起眉毛,笑問道:“這是什么?”

  許永發道:“是黑旗幫的黑旗令。當年,黑旗幫稱雄香港黑道的時候,他們廣發黑旗令,接到此令牌的人,代表著是被旗幫眷顧的人,他們可以憑借令牌在外面做任何事情,惹到的麻煩都可以算到黑旗幫的頭上,而一旦這個令牌被黑旗幫收回去,那么…………”

  謝文東道:“那么怎樣?”

  許永發低頭道:“那么,他們收回去的不僅是令牌,還有持有者人的性命。

  謝文東聞言大笑,隨手將黑木牌往茶幾上一扔,說道:“這都什么年代了,他們還弄這些老掉牙的東西嚇唬人。你去告訴你們的送信的人,就說我我會去見這個什么李叔,讓他們安排時間和地點吧?!?br/>
  楊少杰急道:“東哥,不妥!既然傳言阿豹是黑旗幫捧起的人,而你又殺了他,并搶下他的地盤,誰知道黑旗幫會不會因此報復你,還是小心為上,能冒險就不冒險?!?br/>
  謝文東道:“如果我不去,豈不是讓人恥笑我怕了他們?何況,他們被你們說得那么厲害,我還真想見識見識?!?br/>
  “可是…………”楊少杰還想再說什么,謝文東一揮手,道:“不用再說,我已經決定了?!?br/>
  謝文東一旦決定的事,別人很難再去改變,即使是他身邊最親近的人。

  楊少杰顯然還不了解謝文東的習性,想繼續勸阻他,后者倒干脆,起身上樓睡覺去了。

  自上次謝文東在大排擋斬殺阿豹之后,楊少杰對他心悅誠服,想真心追隨,此時見謝文東要去應約,擔憂他的安全,他顯得比另外幾位長老要著急得多。謝文東睡覺了,金眼等人還在大廳,知道他們是謝文東的貼身保鏢,比較容易說得上話,楊少杰快步走上前去,忙道:“你們勸勸東哥,不能意氣用事………………”

  金眼苦笑著搖搖頭,說道:“東哥既然已做了決定,那么其他人再說什么也沒有用?!?br/>
  楊少杰聽了,焦急道:“難道,你們不擔心東哥的安全?!?br/>
  金眼拍拍楊少杰的肩膀,說道:‘兄弟,擔心東哥的安全還不如擔心要見東哥的那個人的安全呢!”

  木子呵呵一笑,道:“你沒看出來嗎,東哥有些發火了?!?br/>
  楊少杰茫然地眨眨眼睛。木子笑道:“向來只有東哥給別人發黑帖的催命,何時收過這樣的東西?!?br/>
  對謝文東以前的事,楊少杰不是很了解,他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李白山定的約會地點并不是眾人想象中的偏僻之地,而是在位于香港中心地帶的一家豪華日本餐廳。這家日式餐廳的飯菜和料理不僅正宗,而且美味,當然,價格也是不菲的。

  由于地腳繁華,洪門眾人多少放下一些心。

  謝文東自做洪門老大之后,給洪門帶來的變化還是有目共睹的,不僅地盤飛速擴張,在黑道中的地位也大幅提高,現在,很少有幫會在敢來主動招惹洪門,所以,洪門上下總體來說對謝文東還是比較支持的。包括楊少杰在內,不少骨干都很在乎這個難得的強勢老大的安全。

  謝文東向來謹慎,很少去做沒有把握的事,雖然答應了負約,不過還是做了充足的準備。

  除了安排洪門的大批幫眾守護在附近之外,還有暗中安插了以姜森為首的血殺精銳,以防不備。在他身邊,有格桑、五行以及香港洪門的許永發、楊少杰和趙虎。

  把洪門的人帶在身邊,一是多個幫手,二是他們對香港黑道的情況比較熟悉。

  一切準備就緒,謝文東穿著筆挺的中山裝,坐車前去赴約。

  這個餐廳日式得很徹底,連建筑風格也是按照日本習俗設計,沒等見到李白山的樣子,謝文東對這個人的印象就開始大打折扣。

  處于魂組和山口組的原因,他對日本并不喜歡,甚至有些討厭,當然,他對赤軍一向很好,那是因為在他們身上有利可圖。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2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