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七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七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點點頭,笑瞇瞇地說道:“豹兄,再會!”

  “再會!”阿豹說完,帶人迅速下了樓。剛剛打完一場大仗,己方人員疲憊不堪,且傷亡不少,多停留一秒鐘、就多一分危險,無論是警察來還是洪門的援軍來,后果都是不可想象的。

  阿豹等人走得急,安北雖然是最后一個,可也不慢,緊隨著阿豹等人的后面,就要往樓下走。

  當他路過謝文東身邊的時候,后者一伸手,按住他的肩胛,柔聲說道:“安北,我想和你談談?!?br/>
  安北一愣,猛的一晃肩胛,說道“改天吧!我現在沒空?!彼暈約耗苷鸝晃畝氖直?,哪知后者的手掌如同一把鐵鉗,牢牢扣住他的肩胛骨,穩絲未動,反倒是把他自己疼得暗暗咧嘴。他臉色一變,驚訝地看著謝文東,很難想象,這個看起來弱不柒風的年輕人,身體里竟然會隱藏如此霸道的力量,他眉頭大皺,冷聲問道: “謝先生,你這是什么意思?”

  謝文東柔聲笑道:“我只是想和你談談,關于洪門,也關于你!”說話間,他眼中精光閃爍,亮得灼人。

  安北心虛的低下頭,避開謝文東的目光心中嘀咕,謝文東找自己談什么,難道,他想拿自己開刀?想到這,他臉色難看、咽口吐沫,說道:“謝先生找我,我本應該去的,但今天情況特殊,我以后…………”

  不等他說完,謝文東搖頭道:“我只要現在和你談?!?br/>
  安北暗中握拳,舉目打量左右,見謝文東身旁只有七人,其中還有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而己方除掉受傷的人員,還有三十號兄弟,以現在形勢,自己沒有必要懼怕謝文東。他哼了一聲,反問道:“如果我硬是不去,謝先生你又能把我如何?”

  謝文東淡然而笑,道:“那我只好親自請你去了?!?br/>
  安北嗤笑一聲,道:“只怕你沒有那個能耐!”說罷,他突然拉開衣襟,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猛向謝文東胸前劃去。他出招雖然迅猛,卻沒有下殺手,只是想把謝文東逼退好讓自己脫身。他快,謝文東的動作更快,在他掏出匕首的時候,后者的手臂就已加足力氣,當他一刀劃來的時候,謝文東低喝一聲,抓住他肩胛骨的手臂猛的一掄,安北怪叫一聲,身子隨之彈了出去,撲通,他飛出三米多遠,結結實實摔在地上,瞬間,他感覺自己渾身的骨頭都要散架,疼得兩眼直冒金星,沒等他站起身,金眼一個箭步竄到他眼前,三指彎曲,緊緊扣住他的喉嚨,他冷聲說道:“再動一下,我捏碎你的脖子!”

  安北心中一顫,感覺到金眼身上濃重的殺氣,果然不敢再輕舉妄動。

  他受制于人,他手下三十多號兄弟不干了,他們可不管謝文東是誰,有多么厲害的背景,一各個亮出片刀,吼叫著向謝文東沖來。

  謝文東動也未動,嘴角挑起,臉上帶著讓人心寒的邪笑。

  忽然,一條人影站在謝文東的身前,以身體擋出仁聯幫的幫眾。

  這人正是格桑,他體形健壯、龐大,將謝文東擋得嚴嚴實實。面對數十手持片刀、沖殺來過的大漢,他面無懼色,兩只大巴掌掄起,隨手一揮,只聽啪啪兩聲脆響,正打在兩名沖在最前面大漢的臉人。這兩人怪叫一聲,幾乎整個身體都被掀了起來,摔落在地,各吐了一口血水,其中還夾雜著數顆潔自的大槽牙,半張臉瞬間紅腫了起來,好象個小饅頭。

  “哎呀!”仁聯幫幫眾無不驚駭,下手也隨之更加狠毒,盡往格桑周身的要害招呼。

  格桑哪將這些不如流的大漢放在眼里,身軀晃動,雙拳連舞,只是眨眼的工夫,又有數名大漢被打得骨斷筋折,倒地不起。

  趴在一旁的安北看得真切,冷汗也不自覺地流了出來。人人都說謝文東有實力,可真正見識過的沒有幾個,他今天算是長了眼界。只一名手下,就打得自己三十號兄弟找不到北,另外還有五人沒有動手,謝文東手下人的身手之強,簡直到了駭人的地步。

  如果他知道格??誥習偃舜笳?,絲毫不落下風,反將對方追得到處亂跑,恐怕安北的眼珠都會冒出來。

  明自自己的手下討不到好處,他喝道:“住手!都給我住手!”說著,他扭頭對謝文東說道:“謝先生,我們不要再這里爭斗了,警察馬上就要到了,到時你我都沒有好處?!?br/>
  “警察?”謝文東笑道:“我不怕!至于你怕不怕,那我就不知道?!?br/>
  看著他勝上輕松的笑容,安北嘆了口氣說道:“好吧!謝先生想和我談,我奉陪就是,我們先離開這里再說!”

  謝文東呵呵而笑,道:“如果你早這么說,事情不就簡單了嘛!”說著,他向金眼揚下頭。

  金眼收回手掌,順便將安北從地上拉起來,面無表情地站到一旁。

  謝文東‘親密’地一拉安北的胳膊,笑道:“我們走吧!”說著,他硬拉著安北下了樓,雙方人員立刻跟了上去。

  只有李曉蕓沒有馬上離開,而是站在原地,表情復雜,面色變換不定。木子看出她的異樣,故意放慢腳步,等眾人全部離開后,他來到李曉蕓身旁,問道:“李小姐,你怎么不走?”

  看了一眼木子,李曉蕓漠漠搖了搖頭,說道:“我在考慮一些事情?!?br/>
  木子很機靈,一見她那副表情,就把她的心思猜出個大概,他沒有說話,而是聰明的等李曉蕓來說。

  果然。李曉蕓先忍不住,轉頭看著他,問道:“你不覺得你們的東哥做事太狠毒了嗎?”

  木子一笑,道:“對敵人是這樣的,但對朋友,東哥是很講意氣的?!?br/>
  李曉蕓撇撇嘴,道:“我沒有看出來,我甚至覺得,在他心中,根本就沒有真正的朋友?!?br/>
  木子臉色一正,說道:“我只知道,今晚,東哥已經決定離開香港,接到那些人發來的請貼,東哥根本就沒有要參與的意思,不過,在得知你落到他們的手上之后,東哥想也沒想,立刻就趕過來,在一個陌生的環境里,在對方來者不善的情況下,東哥還是來了,為什么,因為他擔心你的安危?!?br/>
  李曉蕓暗吃了一驚,杏眼圃睜,吸氣道:“他…………他沒有和我說這些?!?br/>
  木子笑了,道:“東哥不是個善于表達的人,也不是喜于邀功炫耀的人。他只做他認為正確的事,不需要別人的理解,甚至不需要別人知道。和東哥接觸時間長了,這點你就慢慢有體會了?!?br/>
  “哦…………”李曉蕓垂下頭,沒有再說話,不過,心里突然生出一種異樣的感覺,同時,她也越來越看不懂謝文東,連帶著,對他的興趣也難以抑制的越來越濃。

  謝文東等一行人出了酒樓,在安北的指引下,來到不遠處一條相對比較僻靜的胡同中。

  走到胡同深處,安北深吸口氣,說道:“謝先生,有什么話你就直說吧!”

  謝文東瞧瞧他的手下,道:“讓他們的回家休息吧!,”

  “這個…………”安北猶豫一下,沒有馬上做決定。下面的兄弟一走,自己可就變成一個人了,到時,謝文東對自己要殺要剮可就隨便了。

  看出他的心思,謝文東幽幽笑道:“如果我想殺你,即使你身邊有再多的人,你也跑不掉,你說呢?”

  想起剛才格桑表現出的武力,他苦笑一聲,說道:“謝先生誤會了,我并沒有這個意思?!彼底?,他對手下人揮揮手,道:“你們都走吧!“

  “老大…………”他的手下還算忠心,不放心把他一個人留下來。

  安北語氣不滿地說道:“沒聽到我的話嗎?都給我回家去!”

  見他發怒,手下人不敢再多言,紛紛答應一聲,慢慢走出了胡同。

  等他們走出胡同,安北再按耐不住,問道:“謝先生,你究竟有什么事情?”

  謝文東沒有馬上說話,而是仰面望著天際,過了好半晌,就在安北的忍耐就極限的時候、謝文東終于開口,他問道:“于嬴死后,香港洪門的老大會由誰來做?”

  安北一怔,沉思片刻,道:“這個…………需要洪門的長老們來推選…………”

  謝文東垂下頭,直視安北,平和地問道:“你認為,那些長老們會選誰呢?”

  安北想了想,說道:“楊少杰的可能性比較大。以現在的洪門來說,他的實力最強,黑白兩道的生意做得最大,許多長老都和他有金錢掛鉤,如果不出意外,長老們肯定會選他做老大?!?br/>
  “呵呵!”謝文東輕笑兩聲,話鋒一轉道:你說,如果我要做香港洪門的老大,現在,我需要做些什么呢?”

  “啊?”安北倒吸口氣,驚訝地看著謝文東,半晌回不過來神。

  還一會,他有些結巴地說道:“謝先生想…………想做洪門大哥?可是你…………你不是已經是北洪門的老大了嘛!”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