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七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七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看完請貼之后,隨手往桌子上一扔,對送信的大漢說道:“回去告訴你的老板們一聲,就說,他們的好意,我心領了,至于晚飯嘛,我沒時間也沒那個閑心去參加?!?br/>
  謝文東年歲不大,但實力擺在那里,即使在香港,說話時也是低氣十足,讓一旁向來圓滑的于嬴兩眼發直,暗中吐舌。

  送信的大漢聽后,呵呵而笑,用生硬的普通話說道:“謝先生,恐怕這次聚會,你必須得到場?!?br/>
  謝文東眉毛一挑,柔聲問道:“什么意思?”

  大漢幽幽說道:“如果謝先生下去,李小姐若是喝醉了,誰送她回家呢?”

  嗤!謝文東表情未變,暗中卻吸了口氣李小姐?難道是李曉蕓?對方抓了她?他不動聲色地說道:“是哪個李小姐?”

  大漢笑道:“當然是謝先生身邊的李小姐了?!?br/>
  謝文東未在說話,拿出手機,撥打李曉蕓的電話。不過,電話撥過去,提示李曉蕓的手機已關機。他兩眼一瞇,如果正常情況下,李曉蕓的手機是不會關的,看來,確實出了問題。他想不明白,自己和香港黑幫毫無瓜葛,為什么他們非要讓自己去參加這次聚會,甚至為此還抓了李曉蕓來威脅自己。他看向于嬴,后來臉色難看,正在低頭尋思,不用問,他肯定也不懂其中的隱情。謝文東暗嘆口氣,說道:“好吧!,我會準時參加的,不過,丑話也說在前面,誰若敢動我的人,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會砍下他的腦袋?!?br/>
  大漢哈哈而笑,道:“謝先生的人,當然沒入敢動了?!彼底?,他轉頭又對于嬴說道:“這次黑道的兄弟大聚會,想必于老爺子肯定會參加的,我就不再多說什么了,小弟告辭!”說完,大漢轉身離開。

  等他走后,于嬴急忙問謝文東道:“謝兄弟,你看這次聚會是不是…………”

  謝文東搖搖手,道:“不要問我因為我比你更莫名其妙?!?br/>
  曉間九點,謝文東和于嬴坐車到了請貼上注明的酒樓。謝文東身邊還是格桑、五行兄弟,而于嬴帶則出十多名貼身保膘以及五十號兄弟,看得出來,他是加足了戒備。

  眾人剛下車,酒樓內就有人快步跑出來,見了于贏和謝文東,恭恭敬敬地施禮道:“于老爺子,謝先生!”

  于嬴看也沒看,只是恩了一聲,帶人走進酒樓。

  聚會的地點在三樓。酒樓的面積很大,底層都能輕松坐下數百人,上到三樓,進入大廳之內,謝文東和于嬴都嚇了一跳,只見里面黑壓壓的坐滿了人,放眼看去,至少在三百人以上。在大廳最里端擺放一張大圓桌,周圍坐有八個人。這八人,年歲大小不一,卻都是香港有頭有臉大黑幫的老大,幾日前謝文東見過的仁聯幫老大安北也位于其中。

  看這架勢,不象是聚會,而象是來搏命的。謝文東背著手,邊隨于嬴往前走,邊偷偷向身后的格桑等人做出手勢,示意他們小心。

  他們走進來,周圍的大漢紛紛站起身,有的摸向后腰,有的伸手入懷,一各個兩眼放出寒光,冷冷注視謝文東和于嬴,即便是一個傻子也能看出他們的敵意。大廳內充斥著逼人的殺氣,幾乎將空氣都為之凝結。

  于嬴心中一顫,不知道他們今晚搞什么鬼。

  “于叔!”等于嬴走近,大圓桌周圍的八人一齊站起身形,向他大招呼,接著,眾人的目光又轉到謝文東身上,其中一位三十多歲的大漢笑道:“想必這位就是謝文東謝先生吧?!”

  不等謝文東答話,安北接道:“沒錯,他就是謝先生?!?br/>
  青年不滿地看了安北一眼,對謝文東道:“我叫阿豹,今日能見到大名鼎鼎的謝先生,實在是三生有興啊!”

  不用別人禮讓,謝文東不慌不忙地坐下,說道:“兄弟客氣了?!彼底?,他環視一周,問道:“我已經來了,那么,各位朋友是不是應把我的人放了?!?br/>
  阿豹哈哈一笑,說道:“謝先生說得哪里話,我們只是邀請李小姐來做客罷了?!彼底?,他一揮手,時間不長,李曉蕓被兩名大漢帶進大廳內。

  看到謝文東,李曉蕓明白長松了口氣,接著,又不滿地說道:“你怎么才來?”聽她的口氣,謝文東就知道她沒事,對方也沒有為難過她。他沒有答話,轉頭問阿豹道:“不知道各位朋友邀請我過來,我為了什么事?阿豹臉上笑容一斂,正色問道:“我們大家伙聚在一起,只是想弄明白一件事,謝先生這次到香港來,究竟為了什么?”

  謝文東一怔,他到香港,當然是為了收購公信投資公司的事,這應該和當地的黑道扯不上關系。他并未直接回答,反問道:“兄弟這么問是什么意思?”

  阿豹面色一凝,先著眼安北,接著說道:“我聽到一個讓人很不安心的消息,說謝先生這次到香港來,是受了某些幫派老大的邀請,來吞并我們整個香港的黑道…………”說著,他頓了一下,猛然一彎腰,貼近謝文東,兩眼直勾勾地看著他,道:“謝先生,不知道這個,消息是真還是假?”

  說到這,謝文東心里基本明白個大概。說自己來吞并香港黑道,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他沒有這個意圖,也沒有這個空閑,說出這個消息的人,肯定是安北。他放出假消息,意圖很明顯,就是要聯合香港的各大黑幫,赴機消滅于嬴。于嬴一垮,洪門必將大亂,到時他就可以下費力地接收他夢寐以求的洪門地盤。想到這,他雙目一瞇,看向安北。他目光犀利,好似一把無形的刀子,直把安北看得手足無措,心里發毛。

  這時,于嬴不千了,他那么聰明,哪能聽不出來阿豹所說的某些幫派就是指自己。他面色一沉,說道:“阿豹,你這么說是什么意思?是在懷疑我嗎?”“于叔!”阿豹莢呵呵道:“你不要激動嘛,我只是聽到這個消息,至于是不是真的,我正在向謝先生求教呢!”

  “哼!”于嬴氣得老臉通紅,重重哼了一聲。謝文東迅速環視一周,把當前的形勢做到心中有數,他心思急動,腦筋飛轉,沉吟了片刻,他嘴角一挑,笑瞇瞇地問道:“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

  他此言一出,全大廳數百人都為之變色。尤其是于嬴,難以置信地看著他,驚訝道:“謝兄弟,你…………”

  “啪!”坐在阿豹身旁一位齙牙大嘴的中年人猛一拍桌案,雖未說話,卻對于嬴怒目而視,同時,也打斷了他的話。

  好一會,中年人的目光才從于嬴身上緩緩移向謝文東,他冷冷說道:“謝先生,道上的朋友都叫我大嘴,我想問明白,邀請你的人究竟是不是于叔?”

  謝文東含笑反問道:“到香港這么多天,我為什么不去你家住?”叫大嘴的中年人點點頭,看著于嬴咬牙道:“于叔,真看不出來,你好毒啊!竟然聯合外人來對付我們?!”說著,他抓起面前的酒杯猛摔在地上,怒道:“今天,你們誰都別想走!”隨著酒杯破碎的聲音,大廳左側四十多名大漢挺身而起,唰唰唰,幾乎同時亮出了片刀。

  遭了,于嬴腦袋嗡了一聲,連連搖手道:“大嘴,這是場誤會!”接著,他老臉急得漲紅,又對謝文東大聲吼道:“謝兄弟,你…………你這是要干什么啊…………”謝文東沒有理他,而是向大嘴問道:“朋友,你想怎樣?”

  “怎樣?”大嘴拉開衣襟,從懷中掏出手槍,抬手指向謝文東的腦袋,喝道:“我殺了你!”“哈哈!”謝文東毫無懼色,仰面大笑,道:“殺我?我沒有聽錯吧!”說著,毫無預兆,他猛的一抬腿,將面前的大圓桌子一腳踢翻,隨后,笑瞇瞇地環視阿豹、大嘴、安北這八名老大,嗤笑道:“你們誰想殺我,那就來吧!”

  說話時,謝文東兩眼精光四射,目光亮得讓人不敢正視,也亮得刺人心魂。

  他用手一直大嘴的鼻子,冷笑道:“你嗎?既然想殺我,現在就動手啊!槍,不是用來指人的,而是用來殺人的!”

  謝文東突然發飆、反把大嘴嚇得一愣,舉著槍,一時間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開槍。

  “哼哼!”謝文東柔聲道:“殺了我,你以為你能跑得掉嗎?那時,文東會和北洪門會拼盡全力的對付你,無論你跑到天涯海角,他們也能找上你,到那時,不僅你一個人活不了,你的家人,也會和你一起統統完蛋!”說著,他一拉衣襟,嗤笑道:“如果認為我這是在和你們開玩笑,那么,就請動手吧!”

  大嘴聽完,暗暗打個冷戰,是啊,謝文東這人不好殺啊,他有文東會,有北洪門,甚至有金三角做靠山,自己若殺了他,后果可不是麻煩不麻煩那么簡單的。他偷眼瞧瞧其他的老大,見他們都沒有亮家伙,暗罵自己是笨蛋,人家都沒有動手,自己還逞什么能?自己若真殺了謝文東,文東會和北洪門不會找上他們,只會來找自己。他*的,他心中暗罵,不過,他反應也快,掉轉槍口,隨手將槍直向于嬴,然后說道:“謝先生,你誤會了,我要對付的是同道的敗類、和你沒關系!”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