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六十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六十六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南洪門的八大天王各有特點,蕭方多疑,精于算計,周挺沖動,兇狠好斗,而陸寇玩世不恭,卻是最為務實的一個人。

  電話接通之后,美國洪門方面向他證實,獄堂內確實有一批暗殺手,其組織在國際上也接手了不少暗殺買賣。

  得到美國洪門給出的答案,陸寇對靈敏的話相信了幾分。他向靈敏點頭笑道:“很感謝你給我們提供的線索,這些資料,我們收下了,至于怎么去做,我們會進行磋商決定的?!?br/>
  靈敏悠然一笑,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就告辭了?!彼低?,她向蕭方幾人擺擺手,向外走去。

  周挺撓撓頭發,熱情地說道:“我送你!”

  “不用了,謝謝!”靈敏客氣地回了一句,走到門口時,她停住身形,回頭說道:“對了,我臨來時,東哥特意叮囑過我,他說,如果南洪門的朋友對青幫有太多忌憚,或者因為各位原因而分不出身來,那么,他愿意出動人力,向青幫討回公道,為向兄報仇雪恨!”

  蕭方等人聽完這話,臉色皆是一變。尤其是周挺,一張白臉瞬間變成醬紫色,他兩只奉頭握得嘎嘎直響,銀牙緊咬,怒聲說道:“靈小姐,你回去告訴謝先生一聲,就說,我們南洪門沒有怕死的人,也從來沒有畏懼過誰,我們自己的事情,我們自己自然會去解決,還輪不到外人插手過問!”

  靈敏聳聳肩,沒再多說什么,一甩長發,走出房間。

  她剛才的話,謝文東當然沒有說過,是她臨時想出來刺激南洪門的。靈敏為人低調,可是,北洪門的探花又怎能是平凡之輩。

  靈敏前腳剛走,周挺怒氣沖沖地向蕭方咆哮道“現在你滿意了吧?聽聽謝文東那是什么語氣,我他媽都覺得臉紅,咱們南洪門沒入了嗎?!”說完,他快步跑出房間,在走廊內追上靈敏,臉色微紅,低聲說道:“靈小姐,剛才我有些失禮,請不要見怪,我說的那些話并不是針對你!”

  “哦!”靈敏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沒明白他追上自己是什么意思,難道只為了一聲道歉?她嫣然一笑,道:“我知道!我根本投放在心上?!?br/>
  “那就好…………”漂亮的女人本就很吸引人的眼球,如果這樣的女人同時又聰明又能干,那她身上的魅力就變得十足了。靈敏是這樣的女人??吹剿男θ?,周挺俊面更紅,厚著老臉道:“靈小姐,晚上你有沒有空?我們可以一起吃頓飯嗎?”

  他這么一說,再加上他的表情,靈敏心中了然。她拒絕的干脆,說道:“晚上我有空,但是,我不會陪你去吃飯?!?br/>
  周挺聞言急道:“為什么?難道只因為我們立場不同嗎…………”

  靈敏笑道:“我不希望找一個比我還漂亮的男人做老公,既然你不會成為我未來的伴侶,我又為什么浪費時間和你出去約會呢?”說完,也不等周挺答話,快步走開了。

  眼巴巴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周挺良久未動,雙肩高高端起,微微顫抖著。

  陸寇不知什么時候到了他身后,看到他孤獨凄涼的背影,重重地嘆口氣,順便拍拍他肩膀,以示安慰,意味深長地說道:“算了,兄弟,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獨戀一支花?!?br/>
  周挺猛然轉回身,看到他的表情,陸寇嚇了一跳。只見周挺兩眼瞪得溜圓,一雙劍眉幾乎立了起來,他大聲咆哮道:“你聽到了,她竟然說我長得比她還漂亮,這簡直是對我莫大的侮辱,該死的臭丫頭,太他*沒家教了!”

  陸寇象看怪物一樣看著他,他自從認識周挺的那一天就從未在他身上看出過‘家教’二字。

  南洪門最終還是決定,向鐵ning的獄堂動手。

  有了靈敏提供的資料,他們無須再費力調查,做起事來,事半功倍。

  上海,繁華街區一角。勞倫斯在獄堂內可算是一流的殺手,他共接過五次任務,沒有一次失敗,在獄堂內,屬金牌殺手之列。受老大鐵ning的命令,他這次來中國,在他看來,這次的任務很簡單,自己會很輕松,換句話說,這次的中國之行,可看成是一次度假。

  今天沒有任務,他特意找一位英語不錯、又年輕又漂亮的小姐,去商業區閑逛。

  在上海,外國人是很受尊重的,在中國的土地上,儼然成了一等公民,無論走到哪里,都倍受注目,上海很多的女人也以自己能有一個外國男朋友為榮。

  勞倫斯是純正的白種人,加上英俊們相貌,陽光自然的笑容,走到街道上,總會引來女孩子一道道驚詫的目光。他喜歡這樣的感覺,喜歡受人矚目。

  逛到淮海路上的香港廣場時,他心中突然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或者說那是身為殺手的直覺,他隱隱能感覺到,周圍有殺氣。

  他心中一震,停住身形,舉目向四周望去,廣場中的行人又多又雜,有游客,有路人,根本分辨不出?;醋院畏?。

  他面色凝重起來,下意識的,他將手慢慢伸下肋下。他身邊的女郎不知道發生什么事,疑聲問道:“勞倫斯,你怎么了?(英)”

  勞倫斯擺下手,示意女郎不要說話。他兩眼閃爍精光,不停地掃向前后左右。

  正在他尋找殺氣來自哪里時,在他的前方,迎面走來三位身穿西裝的大漢。此時雖不是盛夏,但上海的天氣依然悶熱,穿西裝的一般都是上班族,很少有人在逛廣場的時候穿這樣的衣服。

  勞倫斯目光落在三人的身上,兩眼漸漸圓瞪,他的直覺告訴他,來者不善,而他們的目標,正是自己。

  當雙方之間的距離不足十米的時候,那三人同時將手伸進褲帶里,若無其事地從中掏出手槍。

  看對方的沉著,勞倫斯能判斷出來,這三個人都是個中高手,自己同時應對,恐怕難以占到便宜。想到這,他不再猶豫,猛的一甩胳膊,將身邊的女郎震開,然后調頭向廣場外全速奔去。

  他要跑,那三名大漢哪肯放過,只是此處行人太多,不好開槍。三人默不做聲地隨后猛追,在奔跑時,將手中地槍謹慎地藏于袖口之內。

  一個跑,三個追,四人在香港廣場上演一出罕見地追殺戲。

  那女郎被這突然地變化嚇呆了,好一會,她才反應過來,拎起手帶,也追了過去。她追地理由很充分,因為,勞倫斯還沒有給她錢呢!

  勞倫斯一口氣穿過廣場,來到街道旁,見路旁停有一輛黑色轎車,他想也沒想,直接沖了過去。

  來到車前,他邊彎腰開車門,邊轉頭張望身后地追兵,在他的手觸碰到車門把手的瞬間,咯的一聲,車門竟然自己大開了,他暗吃一驚,扭頭一瞧,正看到一只大腳從車內踢出來。

  他反應也夠快,身體下意識的向后一躲,將踢來的一腳避開,還沒來得及查看車內究竟坐有什么人時,只聽見身后撲撲兩聲輕響。

  勞倫斯忽然覺得雙膝一麻,身體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緊接著,兩個膝蓋傳來撕心裂肺的巨痛感。

  他哎呀通叫一聲,低頭一看,只見自己的雙膝已被兩顆子彈打碎。

  那三名黑裝大漢跑到他身后,一字排開,面無表情地低頭看著他,其中有一人地槍口還在冒著青煙。

  這時,轎車里踢出地那只腳慢慢放在地上,順勢,從里面走出一個青年。此人二十五六的樣子,皮膚白凈,五官俊美,相貌漂亮得如同天使一般,不過,這個‘天使’的雙眼卻正在噴火。

  他走到勞倫斯面前,冷哼一聲,抬起手臂。在他手中拿著一張照片,而照片里面的人物正是勞倫斯。他拿照片和勞倫斯對比了一下,確認無誤之后,將照片狠狠地往勞倫斯臉上一摔,兩腿站的筆直,猛然腰彎下來,他的臉幾乎腰貼到勞倫斯的臉上,冷聲說道:“**你媽的,你就是勞倫斯?”

  他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差點讓周圍看熱鬧的行人集體暈倒。

  很難相信,一個長相如此漂亮,俊美的人,竟然張嘴就是臟話。

  勞倫斯驚恐地看著面前這個比女人還漂亮地男人,顫聲問道:“你是誰?為什么要殺我?(英)”

  “少他媽和我說鳥語,大爺聽不懂!”俊美青年話音未落,掄起一腳,正踢在勞倫斯的面頰上,后者撲通一聲,側仰到地,不等他爬起身,那青年從懷中口袋掏出手槍,對準他的胸口和腦袋,啪啪啪就是一陣亂射。

  連續、清脆的槍聲在廣場邊際響起,回音久久不散。

  瞬間,周圍原本看熱鬧的人直被嚇得四散奔逃,不少人尖叫著:“殺人啦!殺人啦——”

  俊美青年連開了六槍,深深吸了口氣,剛要返回車內,身子動了動,猛又頓住,轉回身余怒未消地又在勞倫斯的腦袋上連補了三槍。這是在看勞倫斯,整張臉已變得血肉模糊,像是一灘爛泥。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