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四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四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咱倆之間,還客氣什么呢?!閉歐庇研Φ謾娉稀?,又問道:“謝兄弟,你打算什么時候和東突進行交易?”

  謝文東想了想,含糊不清地說道:“也許會很快,也許要很久,看情況而定吧!”

  晚間,入夜十點。阿迪力到洪武大廈,來找謝文東。

  聽說阿迪力來了,謝文東已然知道,東突肯定是同意自己開出的價錢了,不然,阿迪力不會親自跑過來一趟。東突答應得如此干脆,看來自己要價還是要的少了一點??鑫灝僂虻母嘸?,謝文東仍然感覺有些后悔。

  兩人見面后,阿迪力開門見山地說道:“謝先生,我們決定,接受你開出的價格,只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可以接貸?!?br/>
  謝文東含笑點了點頭,道:“給我十天的時間?!?br/>
  阿迪力想了片刻,道:“好,就十天吧!不過,我需要謝先生幫忙把貸送到新疆?!?br/>
  “運送到新疆?!”謝文東故作猶豫,說道:“到新疆路途遙遠,期間要過的關卡也多,而且那里是敏感地區一旦被人發現,異常麻煩,很可能連人帶貸,一起完蛋!”

  “如果謝先生都覺得不容易,那么,由我們來運輸就更加固難了?!卑⒌狹ξ訓廝檔?。

  他的話,謝文東當然理解。其他武器還好說,但運輸象坦克、火炮這樣的大型單位想不被人看出來,基本沒有可能,讓東突的人去運送,等于找死一般??闖齠苑降奈?,謝文東哪會放過這個赴火打劫的機會。他搖頭道:“路途太遠,風險會大大的增加,我們以前談過價格,恐怕就不太合適了?!?br/>
  阿迪力一怔,問道:“怎么?謝先生要加價?”

  謝文東淡笑道:“風險提高了,當然要加一定的價格?!?br/>
  阿迪力皺眉問道:“謝先生要加多少?”

  謝文東伸出一根手指,道:“不多,一百萬?!?br/>
  阿迪力咽口吐沫,疑問道:“又是美圓?”

  謝文東哈哈而笑,說道:“當然!”

  “這個…………我先打個電話?!甭厶概屑記珊痛Χ苑叫睦?,阿迪力遠遠不如謝文東,所以在與后者談條件時,他顯得異常吃力。

  阿迪力拿出手機,隨之站起身形,背對著謝文東撥打電話。很快電話接通,他與對方說話時用的是新疆語,嘀嘀咕咕一大通,謝文東一句話也沒聽懂。

  過了兩分鐘,阿迪力放下手機,轉回身,沉聲說道:“謝先生,六百萬美圓已經是我們所能接受的極限,如果你以后再繼續加價,我們的合作只怕提前結束?!?br/>
  東突的人很有錢嘛,連六百萬美金都出得起,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啊!

  謝文東眼珠轉了轉,笑問道:“冒昧的問一句,你們的錢是從哪來的?”

  阿迪力想了想,說道:“我只能告訴你,這些錢,并不是我們的?!斃晃畝鬧脅喚?,剛要發問,阿迪力又道:“謝先生不要問我這些是誰的錢,因為,我無論如何也不會告訴你?!?br/>
  這人倒誠實得可愛。謝文東仰面一笑,不再追問,說道:“說說吧,你希望我把軍火送到新疆什么地方?”

  阿迪力道:“這個暫時還不能準確告訴你,等你把軍火送到新疆境內,我們再聯絡?!?br/>
  “恩!”謝文東暗笑,東突的人還挺謹慎的。他說道:“按照道上的規矩,你們是要先付定金的?!?br/>
  “付多少?”阿迪力顯得不了解道上的規矩是什么,滿面茫然地問道。

  “總交易額的一半?!斃晃畝凰檔?。

  “一半?三百萬美圓?”阿迪力瞪圓眼睛,問道:“我們連軍火的邊都沒看到,就要先付出三百萬美圓?”

  “沒錯,”謝文東聳肩道:“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也可以自己去道上打聽一下?!?br/>
  阿迪力將信將疑地看著他好一會,說道:“那么,請謝先生先把給我一個帳戶,我會向上面匯報的?!?br/>
  謝文東笑道:“希望你的動作快一點。我所說的十天,是我看到定金之后的十天,我交貨的早與晚,完全由你們支付定金的早與晚來決定?!?br/>
  “我知道了!多謝謝先生賜教!”阿迪力一直都認為漢人是最奸詐的,只從見了謝文東之后,他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向謝文東告辭之后,阿迪力快步走出洪武大廈,他剛出來,大廈對面的角落里閃出一條黑影,迅速竄到他面前。

  阿迪力身子一震,下意識地回手摸向后腰,看清楚來人的模樣之后

  他松了口氣,手慢慢放下。

  那黑影壓低聲音問道:“阿迪力,結果怎么樣?”

  阿迪力嘆息一聲,道:“謝文東又加了一百萬美圓?!?br/>
  黑衣人冷聲說道:“可惡謝文東這人還真是貪得無厭?!?br/>
  阿迪力一笑,說道:“雖然如此,不過,話說回來,他越是這樣,不就越值得我們信任嘛?!?br/>
  黑衣人聞言,嘴角微微挑挑[,說道:“先不要輕易下結論,對這個人,我們必須要萬般小心?!?br/>
  阿迪力搖頭笑道:“你們漢人,總是疑心太重…………”

  兩天之后,東突三百萬美圓的定金到帳。三眼那邊也已與黑帶洽談妥當,只等接貸。

  這次的貸,任誰去都接不了,只有謝文東親自出馬。當然,為了方便行事,他不會忘記一個人,張繁友。

  有張繁友這個政治部的高宮在身邊,通過過關以及沿途上的關卡將變得更加方便,會節省下少口舌和麻煩。

  定金到帳的當天晚間,謝文東帶上五行兄弟以及張繁友,做飛機先到了H市。

  稍做停頓,又坐車趕往中俄交接處——東寧。

  東寧屬于市管轄,位于中國與俄羅斯的交界處,與俄羅斯隔河相望是中俄貿易的重鎮之一。

  謝文東到時,三眼早巳提前一天到達,并與黑帶定下交易時間。

  在東寧郊區,謝文東與三眼碰面。后者以前見過張繁友,知道他的身份,見到他也來了,三眼微微一愣低聲問道:“東哥政治部的人怎么也來了?”

  謝文東笑道:“有他在,我們做事將更加方便?!?br/>
  三眼幽幽說道:“只是人多眼雜啊”

  謝文東明自他的顧慮,拍拍三眼肩膀,安然一笑,道:“放心,沒事!”

  晚間十點,黑帶方面打來電話,通知三眼準備接貸。

  這次,由于武器的規模較大,黑帶方面也十分重視,特意由黑帶副頭目弗拉基米爾親自護送。

  東寧郊區,綏芬河。

  綏芬河為中俄交界線,河西為中國境內,河東為俄羅斯境內,河面不寬,之間有橋梁連接,在橋兩側,分別有中俄士兵看守,雙方距離之近,這邊說話大聲點,那邊的士兵都能聽得到。

  謝文東等人坐車到達時,黑帶的人還沒有到,他們將汽車停到離橋不遠的地方,紛紛從車內走出來。

  看到這許多人,邊防的士兵立刻警覺起來,十數名真槍實彈的士兵快步走到眾人近前,其中一位肩章三道杠的班長首先開口,冷聲問道:“你們是干什么的?要過關嗎?”

  三眼呵呵一笑,上前道:“不!我們是來接貸的?!?br/>
  班長眉頭一皺,疑聲道:“這么晚還接貸?”

  “是啊!”三眼客氣道:“兄弟多包含?!彼底嘔?,他拿出煙來,含笑遞了過去。

  班長接過,發覺煙盒下軟綿綿的,翻過來一看,原來在煙盒下還夾著一沓厚厚的百元鈔票。

  班長一愣神,疑惑地看向三眼。

  三眼笑呵呵道:“兄弟,我們是姓‘文’的?!?br/>
  班長插起眉毛,上下打量三眼好幾眼,壓低聲音問道:“文東會?“沒錯,”三眼點了點頭。

  班長噓了口氣,不慌不忙地將香煙揣進口袋中,回頭對其他士兵道:“沒事了,大家都回去吧!”

  聽到班長的命令,十余名士兵端槍又走回到哨卡

  等士兵們離開后,班長低聲問道:“你們怎么回事?又有貸到嗎?

  以前,與黑帶交易的一直都是三眼,但自從他成為龍堂和小龍堂雙堂堂主后,事物繁忙,時間也很緊,他無法抽身,就將接貸的事情交給陳百成去做,所以,三眼與現在的邊防兵并不是很熟。

  邊防兵不認識他,但卻知道文東會,他們從文東會那里沒少得到好處。當三眼亮出文東會的名頭之后,班長的態度立刻來個大轉彎。

  三眼說道:“這次的貸對我們很重要,兄弟幫我們參照顧點!”

  “放心吧!”班長拍著胸脯,豪爽地說道;“既然是文東會的貸,就包在我身上好了?!?br/>
  三眼嘴角一挑,臉上露出濃濃的笑意。

  這個班長說得好聽,但事情并未控照他預想的那樣進行。

  黑帶這次來了七輛貨車。其中三輛是裝有集裝箱的大卡車,兩外口輛則是大型軍車,兩輛坦克和兩架火炮都放于軍車上,外面有綠色的軍用帆布包裹,雖然看不清楚里面的東西,但坦克和火炮長長炮營的突起卻顯得異常扎眼。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