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三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三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東心雷暗嘆一聲,他就知道,東哥絕不會做虧本的買賣。

  謝文東正色道:“告訴下面的兄弟,最近這段安穩一些,不要和青幫接觸肚,也不要在外生事?!?br/>
  剛才謝文東和東方易的談話,東心雷也有聽到,他明自點點頭,說道:“東哥放心,我馬上就交代下去?!?br/>
  青幫和南洪門打得不可開交,而北洪門卻突然沒了動靜,這讓爭斗的雙方都覺得很奇怪。北洪門越是安靜,青幫就越發小心,不知道謝文東又在醞釀什么鬼主意。原本以為能配合自己作戰的南洪門對謝文東的意圖也十分不理解,用蕭方的話說,謝文東就是在坐山觀虎斗。

  周五,謝文東應邀去參加一個晚會。邀請他的人名叫李天揚,是T市當地最具勢力的大企業家,家財萬貫。謝文東和他的關系并不熟,不過,他的旗下企業天鷹集團與洪武集團卻多有合作,既然送來請貼,謝文東如果下去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當天時間八點,謝文東帶東心雷及五行兄弟應邀而到。

  晚會地點選在李天揚的自家別墅,說是晚會,其實只是一次大型聚會,來者都是本地有頭有臉的人物,其中不乏政府高宮。

  謝文東到時,李天揚親自出來迎接。知道謝文東身份的人,沒感覺怎樣,可那些不知道謝文東是誰的,一各個卻驚訝不已,暗暗猜測他的身份。畢竟,能讓堂堂的天鷹集團大老板李天揚親自迎出來的人,在T市并不多,何況,對方還只是個二十出頭、貌不驚人的年輕人。

  ‘謝先生大架光臨,真是讓寒舍棚壁生輝啊!快里面請!”李天揚五十多歲的樣子,保養不錯,皮膚又光又亮澤,帶著一副金框眼睛,看起來斯斯文文,說話也文縐縐的,好象是個大學里的教授。

  謝文東淡然一笑,說道:“李先生太客氣了?!?br/>
  說話間,兩人走進別墅里。李天揚十分善談,近來之后,他對謝文東又是好一頓寒喧,問長問短,但說的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謝文東也沒太望心里去。期間,不時有人過來和李天揚打招呼,想和他談事情卻都被他一一推掉。

  謝文東見狀,心中一動,看著和自己拉東扯酉的李天揚,他笑道:“李先生這次邀請我來,應該是有事情吧?”

  李天揚先是一愣,立刻又哈哈而笑,贊嘆道:“一直都聽說謝先生為人機警、聰明,今日得見,果然不假?!?br/>
  恭敬的話,對謝文東來說,作用不大。他隨意地笑了笑,說道:“李先生有什么事情就直說吧?!?br/>
  李天揚左右瞧瞧,神秘西西地說道:“請謝先生到二樓的書房一談?!?br/>
  謝文東想了想,隨即點點頭。他相信,李天揚不敢對自己怎樣,除非是他不想活了,何況自己身邊還有東心雷和五行兄弟。

  幾人上了二樓,李天揚走到書房前,將房門打開,向謝文東做出個邀請的手勢。謝文東倒是放心,想也沒想,便大步走了進去。

  進入書房之后他才發現,書房里面原來還有人,而且不只一個,而是三位,其中兩男一女。這三人身材高窕,皮膚自凈,五官深刻,雙目深陷,鼻梁高挺,看起來有些象外國人。

  謝文東愣了下神,回頭帶著詢問地看向李天揚。

  李天揚忙笑著指了指那三人,笑道:“這三位是我的朋友,我這次邀請謝先生來,也是受這三位朋友所托,他們希望謝先生能幫他們一個忙?!?br/>
  ‘哦!”謝文東打量三人,問道:“幾位是中國人?”

  ‘是!”其中那個女人開口答道。她年歲不大,只有二十出頭,因為發育比較成熟的關系,實際年齡可能比外表更小一些。雖然她長的象外國人,但就算以東方人的眼光,她也算是美人坯子了。

  ‘是中國人?”謝文東笑道:“那你們的相貌倒是特別的?!?br/>
  ‘我們是新疆人?!泵盍澠尚嗆塹廝檔?。她的漢語講得十分流利,絲毫不會讓人感覺到生硬。

  唧原來如此,謝文東也笑了,他和新疆人還真沒有過接肚。新疆一帶,無論是文東會還是南北洪門、青幫,都沒有涉足到那里,一是因為那里的政策即特殊又敏感,外部的黑勢力難以滲透進去,二是因為新疆人的排外性比較強,漢人在這里不受欺負就不錯,更別說搞黑社會了

  想不到遠在新疆還有人會來找自己!謝文東興趣十足地看著三人,笑問道:“新疆的朋友,說說你們想讓我幫什么忙?!?br/>
  妙齡女郎笑吟吟道:“很簡單,我們想從謝先生這里購買一些武器?!?br/>
  ‘哦?”提到購買武器,對方又是新疆人,謝文東自然而然地想到一個組織——東突,他揉著下巴,笑瞇瞇地問道:“冒昧地問一句,你們購買武器要干什么用?”

  ‘呵呵”妙齡女郎發出銀鈴般的笑聲,說道:“謝先生可以算是中國國內最大的軍火商之一,應該明自道上的規矩,軍火買賣,只談價錢,不談用途?!?br/>
  ‘對別人可以這樣,但是對你們,新疆人,卻只能例外了?!斃晃畝σ饕韉廝檔?。

  三人聽完他這話,面色皆是一變,那兩名大漢雙雙握緊了事頭。五行兄弟則機警地將手背于身后,隨時準備掏槍,預防不測。

  妙齡女郎直勾勾盯著謝文東,凝聲說道:“謝先生看不起我們新疆人?”

  謝文東淡然道:“看不起倒說不上,小心一點倒是真的。我不希望把軍火賣給恐怖份子,我這樣說,你們應該明自了吧?”

  妙齡女郎深吸口氣,道:“你憑什么認定我們是恐怖分子?”

  謝文東突然反問一句:“你們想買什么武器?”

  妙齡女郎回頭看看身后的兩名大漢,隨后搖頭說道:“這個我不能告訴你,除非你先答應下來?!?br/>
  謝文東聳聳肩,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們還沒有好談的了?!彼底?,他轉過身形,準備往外走。

  左側那名大漢猛然說道:“等一下”

  謝文東站住身,瞇眼看著他。那大漢沉思片刻,說道:“我們要你炸毀魂組總部的那種武器?!?br/>
  他這么說,謝文東已基本能肯定他們的身份。他忍不住仰面而笑,問道:“你們要與國家開戰嗎?”

  那大漢點頭道:“如果我說是呢?”

  謝文東臉上的笑容加深,轉頭瞥了一眼站在一旁、臉如土色的李天揚,笑瞇瞇地說道:“那我會殺了你,就在這里?!?br/>
  那大漢嘴角一挑,露出輕蔑的嘲笑,道:“我本以為謝先生是黑道上神通廣大的梟堆,想不到,只是一條國家的走狗?!?br/>
  對于對方的漫罵,謝文東毫不在意,至少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他笑呵呵地拉開衣襟,說道:“可能你還不知道,我的另一個身份是中央政治部的中尉,當然,這個中尉很快就會變成上尉?!彼禱凹淥友滸緯鲆話衙骰位蔚囊智?。

  看到謝文東亮出手槍,李天揚吸了口冷氣,頓時間,汗如雨下。大漢倒沒什么反應,臉上依然是滿滿的冷漠。他與另外那名大漢對視一眼,然后說道:“謝先生,有一點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們購買武器,并不是針對中國?!?br/>
  其實,對方購買軍火,要針對誰,要對付誰,謝文東根本不在意,不過,若是讓中央知道他把武器賣個了東突這些恐怖份子,那可是要殺頭的重罪,而且到那時誰都保不了他。

  他有他自己的準則,在敏感而又重大的問題上,他絕不會與政府、與國家為敵。

  他搖頭說道:“不管你們要武器對付誰,我都不會賣給你們的?!?br/>
  大漢嘆了口氣,說道:“我本以為我們會成為朋友?!?br/>
  謝文東笑道:“看來,只能讓你失望了?!?br/>
  大漢道:“謝先生不再考慮一下了嗎?”

  謝文東道:“我做出的決定,是不會因為考慮時間的長短而改變的?!?br/>
  大漢點了點頭,說道:“我明自了。謝先生,打擾了,”

  謝文東站在原地沒動,他在思考,要不要抓住,甚至直接殺掉這三人??勺鉅幌?,還是算了,自己沒有必要和他們結仇,而且,一旦真結下仇怨,那將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比魂組還要麻煩得多。

  他停頓五秒鐘,隨后微微一笑,作勢要開門而出。

  那大漢凝神又道:“謝先生,在我的世界里,不是朋友,就是敵人你以后要小心一些,你的汽車上,隨時都可能會突然多出一顆炸彈

  他這**裸的威脅,讓東心雷等人的怒火從胸口一直燒到腦門。

  謝文東聞言,幾乎想也沒想,回手就是一槍。

  ‘嘭!”在空蕩蕩的二樓,槍聲顯得格外刺耳。

  子彈是貼著那大漢的頭皮飛過的,劃出一條長達兩寸的血溝,鮮血自他的發根緩緩流出來,又順著鼻梁兩側,流到他的臉上?!?br/>
  如果那顆子彈再低一寸,都夠要了這大漢性命的。

  謝文東狹長的雙目瞇縫著,悠悠說道:“閣下以后說話時也要小心一些,我的槍法,并不是每次都這么差的?!?br/>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