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二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二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上次你幫了我的忙,我還沒有好好感謝你呢!”丁潔臉上帶著濃濃的笑意,紅唇開啟,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

  “只是舉手之勞而已,不用放在心上?!斃晃畝壞?。

  聽了這話,丁潔對他的好感又增加幾分,笑道:“那怎么行!一會,我請你去吃飯吧!”

  謝文東想了想,說道:“吃飯可以,但我不習慣讓女人請客?!?br/>
  這時,丁潔周圍的女生紛紛轉回頭,好奇起打量謝文東。她們都是與丁潔在一起四年的同寢室同學,對她也十分了解,正因為這樣,她們才更加奇怪,丁潔平時對男生都是不冷不熱的,當然,只有一個人除外,但是今天卻奇怪得很,竟然對一個陌生的青年有說有笑的,還要和他一起去吃飯。其中一個女人問道:“小潔,你們認識嗎?”

  “恩!”丁潔點點頭,笑道:“他叫謝文東,是我的朋友!”說著,她又幫謝文東介紹自己身旁的幾個女生。

  “朋友?”幾個相互看看,滿臉的茫然,既然是朋友,為什么以前從來沒有見過。想罷,忍不住又重新打量起謝文東的模樣。

  謝文東不是讓普通人第一眼看上去就會印象深刻的那種,但是,若仔細觀瞧,又會讓人覺得他非常獨特。他身上有種陰柔而又神秘的氣質,再配上他那雙細長的單鳳眼,漆黑發亮的眼眸,使人的眼光會不自不覺地被其牢牢吸引住。

  “你們好!”謝文東被幾個女生盯著看,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面色微微一紅,笑瞇瞇地搖手打招呼。

  好有意思的男生,竟然還會臉紅?!幾個女生不約而同地笑出聲來。

  等球賽結束之后,謝文東和丁潔去飯店吃飯,和丁潔一起的幾個女生則回學校去了。在回學校的路上,其中一個女生悄悄給韓非打去電話,“小非,你有麻煩了!”

  聽聲音判斷出是丁潔的同學,韓非笑了,不解地問道:“我能有什么麻煩?”

  那女生笑道:“你有情敵了!”

  “哦?”韓非愣了一下,仰面大笑,他百分之百的信任丁潔。韓非笑問道:“是誰啊?”

  “我告訴了你,你回來可要請我吃飯?!迸┛┬ψ?,笑得很賊。

  “沒問題?!焙譴鷯Φ酶紗?。我看_書齋

  “他是小潔的朋友?!迸溝蛻?,道:“他的名字叫,謝文東!”

  韓非聽完,倒吸口冷氣,面色瞬間凝重起來。

  “我給你這么重要的情報,你可要說話算話啊,回來請我吃頓大餐……喂?喂?”女生的話還沒有說完,韓非那邊的電話已經掛斷。

  這女生和丁潔一樣,都不知道韓非的真實身份,只是因為丁潔的關系,平日里經常接觸,所以順理成章的成了朋友。她把丁潔和謝文東出去吃飯的事情告訴韓非,其實也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逗逗他,順便敲他一頓,只是她沒有想到,這簡單的幾句話,卻差點把韓非急瘋了。

  九州酒店。

  當丁潔跟著謝文東來到酒店門前的時候,她看了看酒店的大門,暗暗咽下一口口水,低聲說道:“我們……不用到這么高檔的地方吃飯吧?!”

  “高檔嗎?”謝文東撓撓頭發。他雖然不是奢侈的人,但三星級的酒店對于謝文東來說,實在太平常不過。

  “唉!”丁潔嘆了口氣,偷偷摸摸自己干癟的錢包,撅著嘴,滿臉的哭喪。

  看她這個表情,謝文東了然于胸,哈哈而笑,說道:“放心吧,我說過,這頓飯是由我來請的?!?br/>
  丁潔倔強地搖頭道:“那怎么可以,我說我請,就是我請!”說罷,她將心一橫,大步向酒店內走去,她是打定了注意,大不了下半月的生活費不要了,也不能讓自己食言。

  真是個倔強的小姑娘。謝文東暗自己搖頭,在后面一把拉住丁潔手腕,笑道:“我想起來了,這附近,有一家非常不錯的飯店?!?br/>
  謝文東所說的這個“非常不錯”的飯店只是一家門面不大、內部空間不大的小燒烤店。里面的環境雖不至于臟亂,但也不簡陋得很。

  他當然不可能知道這樣的地方,只是在路邊隨意找的一家,他感覺,在這里吃飯,應該不會對丁潔造成負擔。

  當燒烤店的飯板將烤肉端上來,謝文東大口大口地吃著還不時夸贊其味道鮮美時,丁潔突然感到很窩心,為謝文東的體貼,也為他的善解人意。

  謝文東的年紀與丁法相差不無,至少不會比她在,但看他行事的風格,卻異常成熟,讓人往往會忘記他的實際年齡。

  丁潔此時正有這樣的感覺,她又肘拄著桌面,兩手托腮,直勾勾看著謝文東。

  謝文東將遞到嘴邊的烤肉放下,笑呵呵地在丁潔眼前揮了揮手,問道:“小姐,我臉上長花了嗎?”

  丁潔如夢方醒,急忙坐直身軀,面色羞紅,不好意思地說道:“我剛才一直在想,如果我能有你這樣的一個哥哥,就好了?!?br/>
  謝文東眨眨眼睛,接著,哈哈大笑,現在他能體會韓非為什么會挑選這樣一個女朋友了,不僅因為丁潔漂亮,可能更是因為她的率直吧!他笑道:“如果你愿意,我當然也不會介意?!?br/>
  丁潔一怔,沒聽懂他的意思,茫然問道:“什么?”

  謝文東道:“做你的哥哥啊!”

  丁潔也笑了,故意上下打量謝文東,撇嘴道:“你看起來還沒有我大呢,竟然充當起大哥了?!”

  謝文東聳肩而笑,道:“呵呵,開個玩笑而已?!?br/>
  “我知道啦!”

  這頓飯,兩人都吃得很開心,話也談了很多,對謝文東,丁潔生出一種親近感。同樣,謝文也覺得丁潔是個十分獨特又迷人的女孩子,只可惜,她是韓非的女朋友,更可惜的是,他和韓非是死敵。

  飯后,謝文東要送丁潔回學校,后者婉言拒絕了。謝文東也不勉強雖然接觸她時間不長,卻能感覺得到,丁潔是個個性獨立的女孩子。

  兩人相互道別,看著丁潔笑呵呵離去的背影,謝文東感觸良多,他不知道,以后兩人還沒有見面的機會,即使有,還會像現在這樣,心平氣和地坐在一起吃飯嗎?恐怕,那很難了……

  “東哥!就這么放她走了嗎?”三眼象幽靈一樣,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謝文東的身后,望著丁潔消失的方向,臉上流露出失望之色。

  謝文東沒有回頭,仰起頭,淡淡地說道:“她只是個平凡的女孩?!?br/>
  三眼道:“但她是韓非的女朋友?!?br/>
  謝文東瞇眼一笑,說道:“她是誰的女朋友,對我來說根本就不重要?!彼低?,他擺了擺手,走向路邊??康慕緯?。

  三眼垂頭,無奈地嘆了口氣。

  半夜,謝文東正在沉睡中,手機突然響起。好半天,他才從床上坐起,迷迷糊糊地摸出手機,接聽,道:“喂?”

  “謝文東!”電話那邊傳來冷如冰霜的聲音。

  一聽說話聲,謝文東頓時精神起來,睡意全無,他幽幽一笑,道:“韓非?”

  “是我!”韓非的話音依然冰冷,他說道:“我和你之間的事情,是男人與男人的事情,你不應該扯到女人身上?!?br/>
  看來韓百是為了自己和丁潔吃飯的事。謝文東打個呵欠,反問道:“韓先生,這么晚打來電話,就是為了和我說這些?!?br/>
  韓非冷道:“這些事情,沒有必要現在談,我要睡覺了?!彼底?,他將電話掛斷,嘴里自言自語地嘟囔道:“真是個小心眼的男人!”

  他剛重新躺在床上沒五秒鐘,手機又響起來,他深深吸了口氣,抓起電話,不滿道:“韓先生,你還有完沒完了?你不想睡覺,可是我想!”

  韓非氣得直哆嗦,幾乎咆哮地說道:“睡覺?謝文東,你想怎么樣,你直說吧!”

  謝文東一愣,皺著眉頭道:“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韓非聲音微微發顫,怒聲道:“你挾持了小潔,竟然還問我什么意思?”

  “啥?”謝文東聽得一頭霧水,笑道:“我挾持了丁潔?你開什么開玩笑?”

  “謝文東,你別他媽和我裝糊涂?!焙瞧潰骸凹熱荒愣甲雋?,還有什么不承認的,你究竟想怎么樣,你直說吧!“

  謝文東越聽越糊涂,苦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br/>
  韓非怒極,大聲喝問道:“小潔自從和你出去吃飯之后,就一直下落不明,手機關機,現在也沒有回學校寢室,謝文東,你說,你把小潔弄哪去了?”

  謝文東吸了口氣,驚問道:“丁潔沒有回學校嗎?”

  “廢話!”韓非咬牙道:“請你不要裝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br/>
  “我想,這其中可能有些誤會?!斃晃畝潰骸拔液投〗喑醞攴購?,她就回學校了,至于她為什么沒有在寢室,那我就不清楚了?!?br/>
  謝文東也很奇怪,如果韓非說得是真的,丁潔下落不明,那會是被誰綁走了呢?自己沒有做過,難道是南北洪門的人?那不可能啊,如果是他,自己不會毫不知情的,不會是張哥吧……

  謝文東想到了三眼。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