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二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八卷 無法無天 第一百二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八卷 無法無天      發布時間 : 2012/4/10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在韓國慶的額頭上,出現一個指甲大小的窟窿,鮮血正從窟窿里緩緩流出。

  原來,在韓國慶拿出手槍,逼住謝文東的時候,從小龍堂堂口后門悄悄溜出來,回到警察陣營中的市局長吳振庭用對講機聯系建筑物頂層的狙擊手,下達了格殺令。讓狙擊手在最佳時機,擊斃‘兇犯’。

  滿腦悲憤,滿心怒火的韓國慶哪人注意到這個小細節,他做夢也想不到,在他用槍指著謝文東的腦袋時,自己本身已處在警察的槍口之下。

  當他準備扣動扳機的瞬間,狙擊手射出的子彈先一步貫穿他的腦袋。

  韓國慶坐在地上,兩眼瞪得滾圓,掙扎著還想站起來,而渾身上下已使不出一丁點的力氣。

  謝文東低下頭,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走到他身旁,在他耳邊低聲說道:“韓先生,其實,你的家人并沒有死,就在剛才,我已經派人送他們回家了”。韓國慶聞言,嘴唇動了動,似乎想要說話,可是,候嚨里只發出汩汩的聲音。謝文東嘴角挑起,單鳳眼瞇縫成兩條黑線,繼續道:“如果我不騙你,你怎么可能會拿出槍來想要殺我呢?如要你不掏槍警察又去哪找殺你的理由呢?”

  這下,韓國慶全明白了,他本打算引來警察,能為自己保駕護航,結果,反成了謝文東借刀殺人的工具,由始至終,自己還是算計不過謝文東啊!

  韓國慶死了,不過死得倒也安詳,至少他知道一點,謝文東并沒有傷害他的家人。

  他一死,二十四幫的人頓時大亂起來,不知道是誰高喊一聲:“殺死謝文東,為韓大哥報仇!”

  這句話像是導火線,將眾人心中的怒火徹底引暴,兩千多號人,一各個亮出家伙,大呼小叫地向謝文東殺去。

  謝文東不慌不忙,在三眼等人的掩護下,退回到小龍堂的堂口,剛把大門關上,只聽‘咣當’一聲,玻璃門被憤怒的二十四幫人員用鋼管砸個稀碎,瞬間沖進來七、八名膀大腰圓的大漢,兩眼通紅,直奔謝文東而去。

  還沒等他們到謝文東近前,橫下里竄出一條如同半截鐵塔的身影,攔住幾人的去路。雖然他手中沒拿武器,但兩米多高的身軀,兇惡猙獰的外表,足夠讓人心驚膽寒的。這人正是格桑。他大手一張,抓住沖在最前面的兩名大漢的脖子,雙臂一掄,喝道:“都給我出去!”

  兩名大漢像是破沙包,被格桑甩了出去,與后面的大漢撞在一處,嘩啦啦倒下一片。

  沒等他們從地上爬起,三眼、高強幾人飛身上前,對著眾大漢的面門,一人一腳,狠狠踩了下去。

  李爽扯開衣襟,掏出開山刀,怒聲道:“媽的,還敢追進來,東哥,我出去攔住他們!”

  謝文東擺下手,搖頭道:“不需要了,有人會幫我們解決他們的?!?br/>
  “哦?”李爽扭頭向外一瞧,警察不知什么時候開始參與進來,對二十四幫的人員又打又抓,雙方混在一起,亂成一團。

  二十四幫人多勢眾,真到打紅眼的時候,還管你是不是警察,圍上來就是一頓亂刀。

  時間不長,已有十數名警察受傷倒地,躺在血泊中,而二十四幫這邊的兩千余人已失去控制,有些人和警察對著干,有些人則將目標瞄準到街道兩旁的店鋪,又砸又搶,整個場面,哪是一個混亂能形容得了的。

  謝文東回到辦公室,站在窗前,目光垂視,看著樓下如同發了瘋的人群,他淡然而笑。

  三眼在他身旁,低聲問道:“東哥,我們用不用去幫警察一把?”

  謝文東笑道:“我們應該相信警方的實力嘛!這樣的場面,他們會有辦法解決的,我們若是此時出去,未必能討到好,說不定還會給人落下口實?!彼底?,他目光幽深地含笑說道:“二十四幫鬧得越歡,他們的滅亡就會越快?!?br/>
  最后,難以控制局面的警方不得以向當地的駐軍求援,當大批的士兵到場之后,二十四幫的人終于抵擋不住,被軍警聯手鎮壓下去,開始四處逃竄。

  二十四幫的人逃走不少,但各幫會的老大卻沒逃掉幾個,相繼被警方拘捕。謝文東在沒浪費一兵一卒的情況下,瓦解了二十四幫,并除掉發起人韓國慶,讓遠在鎮江的韓非又遭受迎頭一棒。這不僅標志著青幫徹底與東北絕緣,要命的是,他暗中籌劃組織成立二十四幫的大筆金錢也隨之打了水漂,血本無歸。

  第二天,謝文東難得迎來一天的輕松,他打算在DL再休息一日,然后回T市。

  無所事事的謝文東打算出去走走,李爽一聽樂了,笑道:“東哥,今天DL正好有足球比賽,我們去看看怎么樣?”

  謝文東對足球的興趣不大,本想拒絕,三眼在旁說道:“東哥,其實足球也挺有意思,而且其中有錢可賺,我看,不如咱們哪天也整個足球隊?!?br/>
  聽完三眼的話,謝文東仰面而笑,道:“我們可不懂里面的竅門啊!”

  “看起來似乎挺難的,其實很簡單?!彼底?,三眼笑呵呵又道:“東哥,據我所知,賭球可是一塊大蛋糕,這可是暴利啊,弄好了,一個月收幾千萬都不成問題。連歐洲的那些大黑手黨對足球都有涉足呢!”

  謝文東認真思考三眼的話。既然有利可圖的事,嘗試一下也未嘗不可。頓了一會,他說道:“這個領域,我們不熟悉,玩玩還可以,但不要弄得過火?!?br/>
  得到謝文東的首肯,三眼面露喜色,道:“呵呵,東哥放心,我心里有數。過幾天我回趟H市,也搞他一個足球隊出來?!?br/>
  李爽忙滿臉獻媚地笑道:“三眼哥,到時記得帶我一個”。

  最終,謝文東還是同意去看足球比賽,同時,也想看看三眼所說的足球黑市有多火暴。

  比賽的賽場在金州,謝文東等人到后不久,比賽便開始。只看了半場,謝文東便興趣缺缺,呵欠連連。他對三眼道:“張哥,我們去黑市看看吧!”

  “好!”看出謝文東對比賽的興趣不大,三眼等人正準備隨謝文東退出賽場。

  可謝文東身形突然頓住,目視他的左前方,微微愣神。

  “怎么了,東哥?”三眼見狀,莫名其妙地問道。

  謝文東沒有答話,眾人順他的目光望去,在眾多球迷中,看到一群年紀不大的女生,大概有五六個人,雖然只能看到她們側面,仍能判斷得出來,這幾個女生都很漂亮。

  三眼等人頗感茫然,謝文東不是好色之人,更不是見了漂亮女生就挪不動腳步的人。

  謝文東向那幾個女人一仰頭,然后對高強說道:“強子,你看右起第二個女生是不是很眼熟?!?br/>
  高強一怔,聚精會神的望去,片刻,他和李爽異口同聲地說道:“是丁潔!”

  “丁潔?”三眼滿頭霧水,問道:“丁潔是誰?”

  謝文東幽幽一笑,道:“是韓非的女朋友?!?br/>
  三眼先是吃一驚,接著大喜,笑道:“哦?韓非的女朋友?這下可有意思了?!彼底?,他向四周瞧了瞧,又道:“東哥,這里不好動手,等比賽結束之后,我們還找機會擒住她!”

  謝文東悠悠一笑,晃身向那幾個女生的方向走了過去。

  三眼忙追上前去,低聲嘟囔道:“東哥,不要這么急嘛,難道還怕她長翅膀飛了嗎……”

  謝文東搖頭笑道:“我只是去打個招呼?!?br/>
  三眼怔道:“你們認識?”

  三眼疑道:“東哥不準備抓她?”

  謝文東想了想,笑道:“和韓非的游戲很有意思,我并不想這么快就結束?!?br/>
  說完,他用眼神暗示三眼等人不要跟過來,然后走了過去。

  那幾個女生似乎很投入,不時對比賽的精彩過程抱以掌聲和呼喊。

  謝文東暗笑,走到幾個女生身后的座位,對正坐在那里專心致志看比賽的青年一笑,低聲說道:“朋友,你這個位置是我的”

  那青年被他說得一愣,皺著眉頭,不滿地說道:“這都什么年代了,看球是不對座號的,你懂不懂啊?快點讓開,別耽誤我看球?!?br/>
  謝文東笑了,肯定道:“這個座位確實是我的?!彼底?,他從錢夾里抽出兩百塊錢,遞到青年面前。

  青年滿面驚訝,呆了片刻,一把將謝文東遞來的錢抓在手里,哈哈笑道:“沒錯,這個位置是你的?!彼低?,笑呵呵地把錢揣進口袋里,走向不遠處的空位置。

  等他走后,謝文東心安理得的坐下,看著前面神采飛揚的丁潔及其伙伴,笑瞇瞇的也不說話。

  或許他的目光太灼熱,前方的丁潔有所感覺,下意識的回頭一瞧對上謝文東那雙瞇成一條縫的眼睛。

  她驚訝地張開小嘴,停頓兩秒鐘,驚喜道:“謝文東?怎么是你啊?”

  謝文東含笑反問道:“為什么不是我?”

  丁潔被他說得玉面一紅,問道:“你不是在河北嗎?”

  謝文東聳肩道:“這里有點事情需要我來處理一下,所以就回來了?!?br/>
  “哦!”在丁潔的印象中,謝文東和小非是朋友,但他和其他的那些朋友又不一樣,至少,謝文東不讓她覺得討厭。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