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42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442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6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肖雅?肖……"韓非還想說話,但肖雅沒再給他機會。

  “這該死的女人!”如果肖雅現在就在韓非面前得話,他會毫不猶豫的掐死,韓非猛得將手機摔倒車窗上,深吸了兩口氣,轉頭對向問天說道:“向兄,我得人背叛是我的過錯,這件事由我來處理!”說完話,不等向問天應言,他對開車得司機喝道:“停車!”、

  此時韓非臉色陰沉嚇人,目光幾乎能凍死一頭大象,司機得心都就成一團,一句話沒敢多問,當即將車停到路邊。

  韓非推車就要出去,向問天伸手將他拉住,疑問道:“韓兄打算怎么做?”

  “向兄不用多問了,我自有辦法!”肖雅得背叛等于是在韓非得臉上很很大了一記耳光,令他在想問天面前顏面盡失,他嘴上說有辦法,其實也沒什么良策,不過他打定了主意,就算拼光手下的所有兄弟,也要把南洪門的總部奪回來,將肖雅這個女人碎尸萬段。

  韓非下了車后,立刻做上青幫的車輛,帶領青幫一眾全速向南洪門總部趕去,路上無話,當他帶領人抵達南洪門總部之后舉目一瞧,正如剛才返回得兄弟所說,總部已經被肖雅所控制,大門緊閉,里面都是肖雅得手下人員,一個個橫眉冷目,手中皆提著家伙。

  韓非沒有停頓,汽車剛停他就串了出來,便向大門大聲喝道:“我是韓非,我命令你們給我立刻開門!”

  肖雅得手下還穿著青幫得衣服,只是他們已經在不聽韓非這個老大的命令了。

  “哈哈哈——”隨著一聲長笑,內門人群中站出一人,振聲喝道:“韓先生,對不起,兄弟恕難從命!”

  韓非攏目觀瞧,說話得這位不是旁人,余干禾山人手打正是肖雅得親信之一,王龍堂,不看到他韓非還好點,一見到此人,韓非火往上撞,他和肖雅之間會出現種種矛盾,此人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他眼中殺機頓現,咬牙說道:“王龍堂,我定要你不得好死!”

  “哈哈!”王龍堂早就受夠了青幫對自己得指手畫腳,現在撕破臉皮,他在無顧慮,昂面大笑,說道:“那你就過來試試吧!”

  韓非又氣又恨,牙根都癢癢,頭腦發熱,不顧一切得就準備沖過去,旁邊得孫開河心中一顫,連忙將他拉住,低聲提醒道:“韓大哥小心,提防有詐!”

  韓非并不笨,經孫開河這么一說,立刻收住腳步,目光掃視左右,最后看向王龍堂,沉聲說道:“王龍堂,讓肖雅出來見我?!?br/>
  王龍堂本打算激韓非靠近過來,他好突下殺手,不過卻被孫開河破壞了,他心中暗怒,臉上可沒有表露出來,傲慢地大笑道:“韓先生,你認為你現在還有資格見我們幫主嗎?別做白日夢了,如果我是你的話,現在最先考慮的是如何逃命?!?br/>
  氣死我了!韓非腦袋嗡嗡直響,險些被過氣去。孫開河見韓非似要失控,忙到:“韓大哥,別和這個小人過啰嗦了,我們一口氣打進去,將這些叛徒統統殺光!”

  韓非頓了好一會才把心緒平緩下來,默默考慮一方眼前的形勢,現在總部被肖雅所控,后面還有謝文東的追兵,一旦等追兵趕到,哪一方將會面臨腹背受敵的困境。

  必須得在謝文東的追兵趕到之前把總部重新奪回來。想著,他振聲喝道:"無論用什么手段,無論付出多大代價,半個鐘頭之內,我要看到肖雅的腦袋!”

  “是!韓大哥!”左右的青幫頭目聞言,齊聲應是,隨后,紛紛吶喊一聲,帶領各自的兄弟對南洪門總部展開了猛攻。

  非常時刻,青幫的進攻也異常兇猛,上來就使出了全力,只不過想打近南洪門的總部卻并不容易。

  肖雅一眾的人力并不少,而且皆為原五湖幫成員,并非烏合之眾,無論戰斗力還是戰斗經驗,都很令人頭痛,再者青幫那邊剛剛與北洪門和文東會展開過一場大火拼,損兵折將,人員疲憊,士氣低落,而肖雅這邊處于守勢,以逸待勞,雖然人數上比不過青幫,但場面上并不落于下風。

  很快,雙方由短兵交接演變成全面混戰,兩邊人員不僅在大門處殺得你死我活,總部周邊地帶也都成了戰場。

  孫開河雖然心胸狹窄,但打起仗來確實是好手,驍勇善戰,敢闖敢沖,頗有不要命的勁頭,他帶領的那部分青幫人員由總部的正門沖擊,給肖雅這邊帶來極大的壓力。

  王龍堂最恨的就是此人,以前沒有機會與其動手,現在機會終于來了哪能放過。他嗷的怪叫一聲,迎著孫開河殺去。

  他二人碰上,正應了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那句話,誰都沒有多說一句,立刻惡戰到一起。

  總部外面打的昏天暗地,而總部內的寥寥無幾。

  五湖幫得人力基本都頂出去戰斗了,留在總部內得寥寥無幾。

  肖雅站在一樓大堂的中央,面部表情,默默注視著外面的戰斗,在她身邊只有幾名貼身的護衛。田啟則站在大堂靠里的位置,離戰場遠遠的,由于謝文東不再,目前肖雅主事,他覺得這場斗爭自己沒有必要去表現什么。

  他不想表現可不代表他不緊張,如果肖雅一眾失敗,他的下場絕對要比肖雅悲慘的多。

  越是觀望,他的心就越往上提,就他的觀察的形勢來看,青幫簡直已到了般瘋狂的狀態,其群眾不顧生死拼命的往前沖,不少人員拼殺的渾身是血,可仍在戰斗,其狀如同厲鬼一般,直看的田啟心驚膽跳,冷汗直流。

  他艱難地咽口唾沫,好不容易將目光從戰場上抽出來,慢慢蹭到肖雅身旁,干笑著低聲說道:“肖小姐,我肯正門哪里的形式不太妙啊,是不是多向那里抽調些兄弟?”

  肖雅背著手,看都沒看田啟一眼。她嘴上沒有說什么,可心里卻如同明鏡一般,按時間推算,謝文東的追兵已經到了,但現在卻遲遲不見蹤影,很明顯,謝文東是在故意拖延,想消耗自己與青幫的實力。

  只是她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要抽身而退也已來不解了。僅僅是青幫來攻,已方就已難以招架,等會南洪門再殺上來,自己如何能抵擋得住!謝文東如果不是誠心想害死自己,那就是他太高估自己的實力了。

  恨屋及烏。聽了田啟的建議,肖雅心中冷笑一聲,悠悠說道:“我已無人可調,倒是田先生,現在情況危急,你是不是也應該盡點綿薄之力呢?”

  “啊?”田啟一愣。

  肖雅看著正門的戰場,說道:“正門的情況確實不樂觀,隨時都有失手的可能,田先生與其站在這里觀望,不如親自上陣,帶領兄弟們戰斗?!?br/>
  “這……”田啟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暗罵自己不該多嘴。

  真放在他琢磨該如何回絕肖雅的時候,戰場上發生了變化。青幫久攻不下,本不打算插手的向問天終于等不及了,下令南洪門幫眾參戰,協助青幫作戰。隨著南洪門的加入,戰場上變成一邊倒的形勢,五湖幫人員再抵擋不住,被逼得連連后退,原本完整的防線被打的千瘡百孔。

  肖雅看的清楚,但是仍文絲未動,靜靜的站在大堂只內,臉上表情也沒有什么變化。

  旁邊的田啟和傻眼了,冷汗順著鼻凹鬢角不停的滾落,嘴角也已咧到耳朵下面。他偷眼瞧瞧身邊的肖雅,心中感嘆,這個女人兼職就象塊石頭,難道不知道己方已大難臨頭了嗎?

  “咳!”他干咳一聲,顫聲道:“肖小姐……”

  沒等他說完,蕭雅打斷他,側頭藐視,平平淡淡地說道:“田先生不應該在多廢話,而是應該馬上給謝先生打電話,讓謝先生加快速度,如果來得及,或許還能保全你我的尸體完整,”

  撲!田啟險些吐血,這叫什么狗屁話,她想死,他還沒活夠呢!不用蕭雅多言,田啟慌慌張張地跑道大堂里端,掏出手機,給謝文東打去電話,壓低聲音說“|東哥,蕭雅這邊已經頂不住了,東哥趕緊來救援吧!”

  田啟當然也知道謝文東有意

  拿蕭雅一眾消耗南洪門和青幫,可問題是現在已變成一邊倒的狀況,根本抵御不住對方。

  蕭雅這邊的形勢如何,謝文東雖然不在場,可掌握的卻清清楚楚。接到田啟的告急電話,他只是微微一笑,說道:“慌什么?蕭雅還能頂得住?!?br/>
  聽謝文東的話,仍沒有立刻救援的意思,田啟臉上的汗珠更多,他急聲說道:“已經不行……”

  謝文東打斷道:“僅僅是外圍失手嘛,還可以撤回到樓內繼續死守。小啟,不用急,要沉得住氣,我想,現在蕭雅肯定閉你沉穩得多,”

  “這……”田啟回頭瞧瞧蕭雅,是啊,蕭雅確實比他沉穩,站在那里,簡直象塊風化的石頭。田啟苦笑,他并不認為蕭雅的表現是沉穩,更覺得這女人是被眼前的戰局蝦傻了。

  不等田啟在多話,謝文東又道:“你只需記住,我不會把兄弟仍在險境兒不顧的,關鍵時刻,我會讓老森協助你們,就這樣吧!”說完話,將電話掛斷。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