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91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91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可沒有三眼那么樂觀,在他看來,真正拼盡力氣的是已方,而不是南洪門和青幫,他們之所以撤退,恐怕是再做最后一擊的準備,若真是如此,已方很難地擋得住。想著,他幽幽說道:“張哥,我認為對方現在是將人力集中,準備做全力一擊了,我們必須得做好準備!”

  三眼以及周圍人員聞言,臉色皆是一變,愣了片刻,三眼才反應過來,急道:“東哥,我繼續去前面督戰!”

  “嗯!”謝文東點點頭,然后又不放心地叮囑道:“張哥務必小心,能打則打,不能打就往回縮!”

  “好的,東哥,我明白!”三眼答應的干脆,其實他心里清楚的很,一旦交戰,他只能拼死一搏,哪有退縮的余地,撤退只能把敵人引到謝文東這邊,已方的形式將更危險。

  正如謝文東所料,南洪門和青幫的撤退是在為最后的決戰做準備,雙方將人員統統集中到一處,從中挑選出最精銳的一部分作打頭陣的先鋒,其后跟著的是普通幫眾,再后則是受傷還能作戰的人員,可以說南洪門和青幫把他們能用上的實力都用上了,只希望能一擊成,全殲對手,除掉謝文東這個心腹大患。

  戰場上的平靜并沒有維持多久,很快,南洪門與青幫的進攻再次展開,不過這一次的攻擊兩幫配合的更加默契,準備的也更充分,尤其是沖在前面的精銳人員,如同下山的猛虎一般,對疲憊不堪的北洪門和文東會造成急打的沖擊。

  雙方剛一交手,北洪門和文東會便難以支撐,其陣營也漸漸開始亂了,三眼見狀,眉毛都豎立起來,他看了看左右的龍堂兄弟,大吼道:“兄弟們,現在是敵死我亡的時候,都跟我沖上去!”說這話,他率先迎著對方的跑去。

  三眼身先士卒,龍堂眾人更不含糊,一擁而上,跟隨三眼向殺來的敵人反殺回去。轉瞬之間,雙方交戰在一起。這是針尖對麥芒的碰撞,幾乎沒有誰是贏家,剛一接觸兩邊人員便齊齊倒下一整排,之間場內刀光劍影,血腥噴射,喊殺聲連天。

  仗打到這種程度,雙方已在無保留,三眼率領手下眾人把吃奶的力氣都是了出來,但是他再勇猛在能打,也只能頂住整個戰場的一角,無扭轉已方整體潰敗的大局,剛開始,三眼還能憑借一骨子沖勁想對方內部沖殺,可是越打發先周圍的敵人越多,而自己的兄弟越少,殺到最后,三眼的頭腦和身體都有些麻木了,這時,一名龍堂的小頭目跌跌撞撞地跑到三眼近前,顫聲說道:“三眼哥,我們不能在打了,快撤吧,不然的話,我們都出不去了!”

  手下兄弟的話讓三眼為之一振,他倒退兩步,舉目再看左右,身邊的兄弟只剩下幾十號,而且各個身上都掛彩,向外看,鋪天蓋地都是南洪門和青幫的人,唉!三眼暗暗嘆口氣,他大戰小站經歷過無數次,可是從來沒有想今天這么被動,這么危險,這么絕望過,他苦笑著搖了搖頭,幽幽說道:“撤?我們還能向哪里撤?今天我們只能拼了,殺死一個夠本,殺兩賺一個!“說這話,他一把將身邊的性地推開,掄刀又向前沖去。

  現在三眼是玩了命,只攻不守,倒在他開山刀下的南洪門和青幫的人員以數不清有多少,他渾身上下像是被血淋過似的,血水順著他的衣角滴滴答答直向下淌,分不清是他自己的還是敵人的。

  坐鎮后方的向問天和韓非都很輕松,此時一露出笑意,任誰都能看得出來,他們在場上已占有絕對的優勢,謝文東那邊根本抵擋不住他們這波猛攻,韓非嘴角上揚,悠然說道:”今天謝文東是真的插翅難飛了,他的那些陰謀詭計也統統用不出來了!“

  現在眼看著能致謝文東于死地,向問天弟弟心情倒是很復雜,能殺掉謝文東,他自然高興,除掉一個心腹大敵不說,還給陸寇、周挺等等兄弟報了仇,可同時他的心里又有些落寞,一是逝去謝文東這個敵人,讓他有些難以適應感,另外,他并不是光明磊落地打敗謝文東,而是接住了青幫的力量,這一點始終令向問天耿耿于懷。

  見他表情復雜,韓非好奇地問道:“難道向兄還不忍心除掉謝文東不成?”

  向問天回過神來,緩緩搖了搖頭,沒有回答韓非的問題,反問道:“當初韓幫主戰敗,是謝文東手下留情,放你回了臺灣,現在你是不是要還他一個人情?”

  韓非現實一怔,隨后仰面而笑,過了好一會,他才慢慢熟練笑容,目現精光,一字一頓道:“沒錯,我是欠謝文東一條命,不過并不能,因為這一點而放棄今天的機會,一旦今天放過謝文東,縱虎歸山,那么明天他的刀就會砍在你我的脖子上。我認可做個忘恩負義的小人,今天也必須得殺掉謝文東!”頓了下,他又又幽幽感嘆道:“與謝文東作戰,錯過任何一個機會,就等于把自己逼到絕路上!”

  向問天沉思片刻,點點頭,不再多言。韓非性情直率,也是個敢作敢為的人,他不會用滿口仁義道德去掩飾自己的缺點,在這方面他更像謝文東。

  正當向問天和韓非都認為勝券在握,可以一鼓作氣殲滅謝文東一眾時忽聽后方一陣大亂,并傳來陣陣喊殺聲。

  向問天和謝文東身子同是一震,臉色也隨之變了,現在可是圍剿謝文東最關鍵的時刻,這時候若是出了岔子,會使己方一切努力都化為泡影。兩人相互看了一眼,接著,韓非扭頭對手下人喝道:“去查查,怎么回事?”

  “是!”一名青幫頭目答應一聲,轉身剛想往后跑,這時,后面快步跑來一名青幫小弟,這人滿臉的驚慌,沒等到韓非金錢便被后者的貼身護衛們攔住,疑問道:“怎么回事?”

  “我……我要見韓大哥,大、大事不好了,后面來了敵人”

  “什么?”韓非聽的清楚,猛地扭回身形,大聲喝道:“敵人?那里來的敵人?有多少?”

  “暫時還還不清楚,韓大哥,敵人十分厲害,韓大哥快派兄弟增援啊!”

  韓非的眉頭擰成個疙瘩,心中納悶,這又是從哪冒出來的敵人?謝文東的手下不是都已被自己死死困住了嗎?想著,他喝道:“阿寬,你帶些兄弟去后面看看!”

  “是!韓大哥!”這位被韓非稱呼為阿寬的人是名三十出頭的大漢,身材魁梧,寸頭黑面,上身只著背心,露出大片的紋身,他答應一聲,向不遠處的一幫青幫小弟們揮下手,說道;“跟我來!”

  等阿寬等人走后,韓非莫名奇妙的看下向問天,疑問道:“向兄,這是從哪來的敵人?”

  韓非搞不明白,向問天亦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根據情報,北洪門和文東會的人明明都已被己方困住,謝文東在廣州應再無援軍才對,就算他們有增援進入廣州,憑己方的情報網,也應該在第一時間察覺。

  他苦澀的搖搖頭,喃喃說道:“天知道!”

  對己方背后突然出現的陌生敵人,向問天和韓非皆毫無頭緒,正在二人暗自猜測之時,剛才那位跑來報信的青幫小弟又跑了回來,這回韓非的護衛沒有攔阻他,后者直接沖到韓非近前,臉色蒼白,五官都扭曲成了一團,哆哆嗦嗦的說道:“韓大哥,不不好了,寬哥被殺了”

  “啊?”

  韓非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阿寬被殺了?他這才去多大會的夫,怎么可能被人殺了呢?他凝聲問道:“被什么人殺的?”

  “不、不清楚啊,那那人個頭不高,身材敦實,黑巾蒙面,看不清楚模樣”

  聽著青幫小弟的描述,韓非是迷迷糊糊沒搞清楚怎么回事,可是一旁的向問天卻激靈靈打個冷戰,他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個人,姜森!

  對啊!向問天突然有種恍然大悟之感,整場圍攻,從頭到尾一直未發現血殺的影子,只是場上的形式太緊張,神經高度繃緊的向問天并未發覺這一點,現在他才算想起來。想著,他面帶急色,說道:“來的敵人十有是文東會的血殺,帶頭的人也很可能是姜森,不要再派下面兄弟去攔阻了,你我嘚親自過去!”

  “呀!”提到血殺,韓非也倒吸了口涼氣,正所謂人的名,樹的影,血殺這兩字是令所有對手都感到頭疼和心里發毛的名字。愣了片刻,韓非連連點頭,說道:“好。好!你我一齊去看看!”

  南洪門和青幫的主力大多已投入到圍攻謝文東一眾的戰斗中,韓非和向問天身邊所剩的兄弟并不多,都是貼身的護衛人員,只是這些人個頂個的精銳,就算來敵真是血殺,向問天和韓非也不太畏懼。

  當他二人率眾趕到己方陣營得后側時,這里已經亂成了一團糟,只見青幫人員哭爹喊娘的向下敗逃,向其身后看,是群黑衣黑褲黑巾蒙面的黑衣人,手中清一色的鋼刀,擦得油光錚亮,在夜色下散發著藍汪汪的幽光。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