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63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63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廖長青硬著頭皮前去福臨酒吧,一路上他的心理七上八下,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眼前的?;?。

  他剛到酒吧門口,一名站在那里的青年走上前來,上下打量他一番,表情冷漠的問道:“廖局長嗎?”

  廖長青沒見過這名青年,他皺著眉頭,說道:“我是廖長青,你是誰?”

  青年沒有答話,身形一轉,說道:“廖局長請跟我來!”

  廖長青又端起局長的架子,冷聲喝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青年回頭瞥了他一眼,說道:“如果廖局長想拿回錄像的話,最好不要啰嗦!”

  呀!原來是謝文東的人!廖長青暗暗吃驚,臉上的怒氣一掃而光,再不多話,低垂著頭,跟著青年走進酒吧,在最里端的一間包房門前停下,隨后,他輕輕敲了敲房門,然后推門而入。

  時間不長,他從包房里走了出來,對站在外面愣神的廖長青說道:“廖局長,里面請!”

  唉!廖長青嘆口氣,咬了咬牙,走進包房之內,包房不小,可里面的人并不多,只有兩位,一坐一站,站著的那位不到三十的樣子,中等身材,相貌平平無奇,一臉的憨厚樣,而坐的那位二十多歲的年紀,白面黑衣,清秀的五官,狹長的雙目,一身筆挺合身的中山裝,他不是別人,正是謝文東。

  見廖長青瞅著自己愣神干瞪眼,謝文東笑了,擺擺手,輕松地說道:“廖局長,請坐吧!”

  廖長青回過神來,他在沙發上緩緩坐下,沉默了片刻,突然說道:“謝……謝先生,我們直接點好了,你到底想怎么樣?”

  謝文東笑瞇瞇的看著廖長青,聳肩說道:“不是我想怎么樣,而是廖局長你想怎么樣?!我剛到廣州,初來乍到,相信并未與廖局長結下仇怨,而你卻主動來找我的麻煩,這讓我實在很難辦!”

  廖長青陣陣頭痛,他忍不住拂拂額頭,苦笑著說道:“謝先生,你有什么話就直說吧!”

  謝文東點點頭,也不再轉彎抹角,他直接了當的說道:“我要廖局長以后站在我這邊,幫我對付南洪門!”

  “這····” 廖長青身子一震,久久無語,他收受南洪門的好處太多了,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嘴短,現在要他調轉槍口去對付南洪門,廖長青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謝文東善于察言觀色,見他表情陰晴不定,他嗤笑一聲,說道:“廖局長完全不用感到為難,其實南洪門對你一直都懷有戒心?!彼底嘔?,謝文東回手從身后拿出一盤錄像帶,放在茶幾上,向廖長青面前一推,說道:“想必廖局長很奇怪這東西怎么會落到我的手里吧?”

  廖長青聞言瞪大眼睛,看著謝文東等他繼續把話說下去。

  謝文東笑道:“實話可以告訴你,這盤錄像帶,就是從南洪門手里得到的,也就是說你的把柄一直都牢牢掌握在南洪門那里,只要哪一天他們看你不順眼,將這東西拿出來,廖局長可就萬劫不復了!”

  廖長青邊聽邊擦冷汗,他一直以為自己很聰明,在****上如魚得水,既能財源廣進又能保有名聲,而實際上最笨的就是自己,自己的把柄竟然早已落在南洪門的手上,也就是說自己是生是死都在南洪門一句話,現在事情敗露,以向問天為首的南洪門對自己不管不顧,甚至連電話都不接,這是眼睜睜看著自己去死啊!廖長青越想越氣,額頭的請進都蹦了起來。

  謝文東見狀心中暗笑,他露出同情的樣子,說道:“只要廖局長肯站在我這邊,錄像帶的事就算到此為止,我會把我手里的東西統統銷毀,以后絕不再提,另外,幫我除掉南洪門,也算廖局長報了這一劍之仇,何樂而不為呢?”

  廖長青慢慢垂下頭來,考慮著謝文東的話。

  謝文東淡然一笑,伸手入懷,從中拿出一張支票,遞到廖長青近前,說道:“當然,我也不會讓廖局長白白出力幫忙,這里是一百萬,等南洪門一完蛋,我會再追加一百萬給廖局長,甚至更多!”謝文東做事,向來喜歡一步到位,該大方的時候絕不會吝嗇。

  廖長青驚訝的張大嘴巴,呆呆的看著眼前的支票。他心里明白,南洪門固然可恨,可謝文東也絕不是什么好東西,與他合作,等于與虎為謀,可是若不答應謝文東,那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以謝文東的難耐,利用這盤錄像帶足可以讓自己身敗名裂,死上幾個來回的。

  他心中矛盾,左右為難,最后,經過反復思量,將心一橫,牙關一咬,身手結果謝文東遞來的支票,看都未看,直接揣進口袋里,正色說道:“謝先生有什么吩咐,盡管直說!”

  聞言,謝文東仰面而笑,幽幽說道:“廖局長果然是聰明人,你我合作,對大家都有好處····”

  在被逼無奈的情況下,廖長青最終選擇了向謝文東妥協。

  當他離開酒吧的時候,感覺頭重腳輕,腦袋一陣陣的昏沉,這一天,可算是他這輩子最漫長的一天了。在回警局的路上,他心煩意亂,考慮自己接下來該怎么辦。謝文東的錢他已經收下來,謝文東提出的要求他接受了,可是幫謝文東對付南洪門,后者會放過自己嗎?誰敢保證后者的手里就沒有其他的錄像帶了,一旦拿出來,自己同樣完蛋。就算真幫謝文東搞垮南洪門,謝文東真會像他說的那樣給自己一百萬,對錄像帶的事只字不提?廖長青心里沒底,現在,他覺得自己的命運已經不是在自己手里,而是被別人掌控,這種被動、無力、無奈的感覺快要讓他崩潰。

  路程過半,廖長青腦中靈光一閃,突然改變了主意,不回警局,直接回家。

  現在,他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無論站在南北洪門哪一邊,他覺得自己的下場都不回好,干脆三十六計走為上策,自己多年來的積蓄已經不少,足可以再國外舒舒服服過完下半輩子的。

  一想到逃離中國,廖長青的心情反而輕松下來,從此以后,南北洪門的爭斗再與自己無瓜葛,那些錄像帶隨便他們去暴光,反正那時自己早已逃出國了。

  他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回到家后,廖長青簡單的收拾一下東西,只將幾件衣服以及必需品裝進行李包中,其余的統統不要了,整理好后,提著皮包,快步的向外走去,出了家門,他剛要把房門鎖上,忽聽頭上有人說道:“廖局長,你這是要去哪里啊?”

  這一句話,令廖長青的腦袋嗡的一聲,渾身的寒毛都豎立起來,他急忙轉頭尋聲看去,之間臺階通道上占有一人,身穿西裝,相貌英俊,臉上帶著似有似無的微笑,爭直勾勾的看著他、

  看清楚這人的樣子,廖長青的臉色頓變,這位青年不是旁人,正是南洪門八大天王之一的蕭方。廖長青做夢也想不到。蕭方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家門口。他艱難的掩口吐沫,沒笑硬擠出笑容,客氣的說道:“原·····原來是蕭先生,既然來了,怎么不到家里坐坐,站在外面干什么?”

  蕭方背著手,緩步從樓梯上走下來,說道“廖局長還沒有說你要去哪呢!”

  廖長青啊了一聲,眼珠轉了轉,忙道:“是這樣的,我要出公差,得離開一兩天?!?br/>
  “哦!”蕭方下了臺階,在廖長青面前站定,把手一伸,將后者手中的皮包接了過來,笑呵呵的說道:“我看廖局長還是不要走了,就留在家里吧!”

  廖長青沒明白他的意思,茫然的看著蕭方,疑問道:“蕭先生····”

  他話音未落,只見蕭方抬起手來,略微揮了揮,同時說道:“上!”隨著他的話音,樓梯甬道里傳出一震腳步聲,從樓上和樓下分別竄過來四名大漢,到了近前,四人不由分說,直接將廖長青推回到家中,蕭方也隨之走了進來,然后回手將房門關嚴,鎖死。

  廖長青驚恐的看著死死按住自己的四名大漢,隨后抬頭看著蕭方,驚訝的問道:“蕭····蕭先生,你這是要做什么?”

  蕭方嘆口氣,說道:“廖局長,你我的交情本不錯,但是一馬歸一馬,現在出了這樣的事,必須得有個了斷,我也不得不這么做!”說著話,他向四名大漢使了個眼色。

  四名大漢中的一位走到廖長青面前,回手從后腰抽出一把寒光閃閃的B首,向前一遞,刀鋒直逼廖長青的脖子。

  這時候,廖長青知道他們要做什么了,直嚇得渾身哆嗦,兩腿發軟,他驚恐的說道:“你····你們要殺我····”

  蕭方點點頭,說道“是!”

  廖長青身子震動,他又悲又氣,說道:“我廖長青對你們南洪門不薄啊,而你們是怎么對我的?竟然拍我的錄像!現在東西流落到謝文東的手里,你們反過來要殺我?你們還是不是人?”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3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