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57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57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被兩把槍逼住,那人身子一哆嗦,他喘息急促,驚問道:“朋友,你們是什么人?我認識你們嗎?是不是有誤會?”

  這小子的問題很多,話也很多嘛!姜森可一點沒客氣,手腕以翻,調轉qiang口,使qiang把向下,對著哪人的腦袋連砸兩下。

  啪!啪!這兩qiang把砸的結實,直把那人疼的差點當場暈死過去,頓時間,他的額頭也流出血來,眼前滿是金星。姜森伏下身來,冷冰冰的說道: “我問你什么你就說什么,少跟我廢話!”他話音剛落,忽聽二樓走廊里端的房間還有動靜,他向劉波使個眼色,然后提起手qiang,小心翼翼的向走廊里端走去。

  來到房間前,他身子先閃到墻后,用qiang筒慢慢將房門推開,同時他迅速的向里面瞄了一眼。房間顯然是臥室,中中央有智囊巨大的雙人床,床上坐著一個滿面驚慌的女人,她雙手緊緊抓著毯子遮住身體,身子不停的哆嗦,沒有發現其他人,姜森放心下來,他深吸口氣,晃身走進房間。

  見一個黑衣陌生人突然闖了進來,床上的女郎本能的發出刺耳的尖叫聲,姜森心中暗罵,疾步來到床前,冷喝道:“你不許叫!”說著話,他伸手一抓女郎掩在身上的毯子,猛地一扯,將毯子甩飛出去。

  看到毯子下面的情況,姜森的臉騰地紅了,可很快,臉色又是一變。

  原來女郎身上寸絲未掛,扯掉毯子,chiluoluo的全部呈現在姜森眼前,不過他很快便看到了女郎手中還握有一把明晃晃的B首,在窗外月光的隱射下,閃出詭異的藍光。

  就賽姜森這一愣神的瞬間,原本驚惶無助的女郎突然從床上躍起,手中的B首直刺姜森的喉嚨。突如其來又奇又快的一刀,即便是反應那么快,身手那么敏捷的姜森都未能全身而退,只是比周馬上要刺中自己咽喉的那一刻盡量將身子側了側、

  隨著嘶的一聲,B首在他的脖頸左側掠過,同時也將他的脖側花開一條兩寸長的大口子,由于傷口太深,連皮肉都翻了起來,鮮血汩汩流出。哎呀!那鉆心的疼痛令姜森發暈的頭腦一下子清明過來,他咬緊牙關,沒等女郎將B首收回,掄起胳膊,對著女郎的小腿橫掃一拳。

  女郎躲閃不及,只聽嘭的一聲,他尖叫出聲,身子橫著倒在床上。姜森不給他起身的機會,伸手將他的喉嚨扣住,沉聲喝道:“再動我捏碎你的脖子……”他話還沒說完,那女郎突然雙腿大張,一腿勾住姜森的腰身,一腿蜷起則恨踢他的下陰。

  這是下了死手,若真被他踢中,姜森就算不死也的半殘。對這么一個年輕漂亮的女郎,姜森根本不忍下殺手,但見對方如此很堵他將心一橫,也顧不上什么憐香惜玉了,雙手加力,借著寸勁,猛地一擰,只聽咔嚓一聲,女郎的眼睛猛然瞪圓,身子只顫動了幾下便軟了下去。原來他纖細的脖頸已被姜森硬生生的擰斷,鮮血和口水順著她的嘴角慢慢流淌出來。

  姜森看了眼女郎還溫熱的身體,喘了口粗氣,隨后的抽出床上鋪著的被單,胡亂團了團,壓住脖頸上的傷口。

  見姜森從房間里走出來,但衣服上卻都是血,劉波嚇了一跳,急忙問道:“老森,你怎么了?”

  “被‘咬’了一口,小意思,沒事!”姜森滿不在乎的說道。這時靈敏以及數名血殺人員業已上了樓,見姜森負傷,眾人都很緊張,兩名血殺的兄弟立刻從口袋里取出紗布和止血藥,幫姜森包扎。

  看姜森的模樣,知道不是大傷,劉波稍微放心,他低頭看著趴在地上的男人,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被姜森打了兩qiang把,男人老實了很多,他掩口吐沫,低聲說道:“陳昊!”

  “找的就是你!”劉波站起身形,對左右的血殺人員甩下頭,說道:“把他帶到屋里去!”

  兩名血殺人員答應一聲,將陳昊從地上提起,拽著就向屋里走。等近來之后,舉目一瞧,正好看到慘死在床上的女人,兩名兄弟只是愣了愣,沒有說什么,可陳昊卻是面露驚駭之色,雙腿開始不住的打顫。

  他倒不是心疼死在床上的女人,而是感覺對方的下手太狠了,來頭肯定不簡單,今天這關自己恐怕是不好過了。他正心驚膽跳的琢磨著,兩名血殺人員將他按在床上,同時背過他的雙手,以要帶捆綁住。

  等二人把陳昊捆綁結實之后,劉波、靈敏以及剛包扎完傷口的姜森從外面走了進來。靈敏畢竟是女人,看到床上的裸尸,她玉面頓紅,劉波隨手從地上撿起毯子,蓋在尸體身上,隨后走到陳昊近前站定,問道:“你是力健健身俱樂部的實際負責人吧?”

  陳昊心中一寒,假裝糊涂,茫然說道:“力健健身俱樂部?我從沒聽過……”

  啪!他話還沒說完,劉波的巴掌已重重拍在他的臉上,說道:“我們既然找上你,就已經把你的身份查清楚了,你最好合作店,不然的話,遭罪的是你自己!明白嗎?”

  陳昊被劉波這記耳光打得耳朵嗡嗡直響,半晌才緩過這口氣來,他咧開嘴巴,吐口血水,喘息著問道:“你們究竟是誰?到底要干什么?”

  “文東會,暗組!”劉波一字一頓的說道。

  一旁的姜森隨后接道:“文東會,血殺!”

  陳昊聽到暗組二字,人已是一哆嗦,當他又聽到血殺時,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暗叫一聲完了!落到誰的手里不好,偏偏落到了暗組和血殺的手里,這不是要了命嗎?!他臉色難看,眼珠子咕嚕嚕轉個不停。

  姜森彎腰湊了過來,說道:“陳昊,你最好是老實一點,別和我們?;ㄕ?,你合作,我們大家都輕松,你也不用死,否則的話,你也看到了,你的下場將會和她一樣!”說著話,姜森指指床上的尸體。

  陳昊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劉波雖然用毯子將女郎蓋住,但腦袋那里海沒蓋嚴,順著縫隙,陳昊能看到女郎等著滾圓又空洞的眼色還有扭曲的五官。

  他激靈靈的打了個冷戰,急忙扭過頭去不敢再看。這名女郎和他一樣,都是南洪門的人,身手一般,不過為人澆花,下手也毒辣,剛才進來的好在是姜森,若換成旁人,恐怕真會著了他的道。

  見威嚇起了作用,姜森嘴角微微挑了挑,他繼續說道“我們隊力健健身俱樂部的秘密感興趣,希望你能詳細給我們講一講!”

  陳昊聞言,臉上頓時顯現出驚色,下意識的問道:“你們都知道了什么?”

  姜森、劉波、靈敏這三人多聰明,眼睫毛拔下一根都是空的,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心中暗道:果然!這家俱樂部果然有問題!劉波雙目射出兩道逼人的森光,慢悠悠的說道:“你悲觀我們都知道什么,我們只想聽你說!”

  “說……你們讓我說什么?”

  “說里面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陳昊目光慌亂的看著他們,隨后舔舔發干的嘴唇,腦袋搖得像波浪鼓似的,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姜森聳肩樂了,對劉波和靈敏說道:“老劉,小敏,你倆先出去待會,我要和陳先生單獨聊聊!”

  明白姜森要動刑了,劉波和靈敏也懶著看這些,二人沒有意見,并肩走出臥室。見狀,陳昊心里發毛,尖聲叫道“你們……你們要對我做什么?”

  劉波和靈敏沒有理他,剛走出房間,里面的血殺人員就將房門關嚴,他倆相視苦笑,劉波靠墻而站,從口袋里掏出香煙,點燃,深深的吸了口。

  靈敏站在劉波的身邊,幽幽說道:“希望這次能在陳昊身上得到以邪惡有價值的消息!”

  劉波淡然說道:“這人知道的事情肯定不少,只要能撬開它的嘴巴,我想我們差不多就可以向東哥交差了?!彼底嘔?,他扭頭直視靈敏。后者被他看的心中發毛,剛要詢問,劉波先開口問道:“心情好點了沒有?”

  靈敏被他這莫名其妙的一句話問迷糊了,面帶茫然,疑惑道:“為什么這么問?”

  劉波轉回頭,目光下垂,輕聲說道:“聽說,你和周挺的私交不錯……”

  靈敏身子一震,別過頭去,,語氣平淡的說道:“我和他根本就沒什么?!?br/>
  “啊——”劉波還沒說話,忽聽臥室里傳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可很快,叫聲消失,只剩下囫圇不清的悶哼。

  劉波吐口青煙,雙目上望,說道:“即使他活著,即使沒有幫派之間的仇恨,他也不適合你!”

  靈敏轉回頭,驚詫的看著劉波。

  劉波嘴角叼著香煙,老神在在的補充道:“其實對任何女人他都不太適合!”

  靈敏心中本來還有些傷感,可被劉波這句話逗笑了,他撲哧一聲,好像第一次認識劉波似的,目光怪異的上下打量他,很難想象,這個貌不驚人平時像是悶葫蘆的男人還會說出這樣的話。

  劉波和靈敏都是搞情報的,接觸的機會特別多,相互之間稱得上十分熟悉,但他倆在一起時只是談論工作,至于私下的話題,兩人都很少涉及,像現在這樣,在靈敏記憶中感覺還是第一次。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382.html
大学外面做什么比较赚钱 3d千禧试机号 开个彩票中心 福彩35选7中3个数 舟山体彩飞鱼玩法技巧 网赌快乐飞艇 现在种啥药材赚钱 高频彩群 江西多乐彩11选5 深圳电动汽车 出租车 赚钱 如何利用酷狗粉丝赚钱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数据 全天腾讯分分彩两期在线计划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今天 陕西11选5一定牛 网上炸金花有什么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