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52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52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東心雷話音不大,但也足夠在場每一個人聽清楚的。南洪門竟然派人來了,這可真是出人意料,就連謝文東都很好奇,想知道來者究竟是誰。

  那名北洪門小弟低聲說道:“來的那個人,自稱叫邱諄!”

  邱諄?東心雷雙眉緊縮。南北洪門斗了那么久,相互之間異常了解,南洪門有哪些中、高層干部,東心雷即使閉著眼睛也能從頭到尾說一遍,但他還從來沒聽說過南洪門有名叫邱諄的那么一號人。他沉默了片刻,問道:“對方來了多數人?”

  “只有三人。除了那個邱諄之外,還有兩個跟班!”

  東心雷點點頭,轉目看向謝文東,詢問他的意思。后者悠然而笑,揚頭說道:“既然人家來了,就讓他們進來吧!”

  “是!東哥!”那名北洪門小弟答應一聲,轉身跑了出去。等他走后,東心雷喃喃說道:“該來的一個沒來,不該來的反倒是來了,”頓了一下,他又問謝文東道:“東哥,南洪門派來這么一個無名小卒,你看他們是什么意思?”

  謝文東搖頭笑道:“我又不是神仙,向問天想要干什么,我怎么會知道?!”

  張一低聲說道:“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只怕對方未按好心啊!”

  “哼!”東心雷嗤笑一聲,獰聲說道:“他們只有三個人,如果真是來找事的,我就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時間不長,那名北洪門小弟去而復返,同時還帶進來三名年歲不大的青年。這三人都是一身白,精氣神也足,看起來神采奕奕,為首的那名青年,不到三十的樣子,相貌堂堂,氣度不凡,濃眉大眼,只是身材不高。

  進入三樓的大廳,青年環視一周,突然呵呵一笑,說道:“貴方的慶功宴好清冷啊!”

  一句話,令北洪門和文東會眾人無不大皺眉頭,對方以來就出言諷刺,氣焰夠囂張。

  東心雷回頭瞄了一眼,腦袋向上一抬,輕蔑的說道:“來者通名!”

  “邱諄!”青年邊說著話邊走上前來。

  他語調生硬,給人的感覺硬邦邦的,不過在廣州這里天南地北哪的人都有,普通話說起來更是南腔北調,誰都沒太在意。

  任長風嘴角微挑,正眼都沒看青年,他一邊喝著茶水一邊淡然的說道:“沒聽說過南洪門有你這么一號?!?br/>
  青年聳聳肩,說道:“任兄是大人物,關注的自然也都是高層,像我這樣的小人物,哪能進任兄的法眼呢?”

  任長風不認識他,他卻一眼認出了任長風,這倒令后者有些吃驚。他忍不住側頭打量青年幾眼,哼哼一聲,沒有再多說什么。

  謝文東此時也在打量青年,心中暗暗好奇,對方只來了三人,到了己方的地頭上卻毫不懼色,談笑風生,肯定不是平常人,可是看其相貌,聽其名號,在南洪門還真沒聽說過有這么一個人。心里驚奇,但臉上可沒有絲毫的表露,他微微一笑,擺手說道:“邱兄弟請坐吧!”

  “多謝謝先生!”這名自稱邱諄的青年顯然對北洪門和文東會異常了解,似乎沒有誰是他不認識的。

  他沒有就坐,反而又向謝文東靠近幾步,接著伸手入懷,好像要掏什么東西。見狀,北洪門和文東會眾人齊刷刷站起身形,只是一瞬間,袁天仲的劍以及無形兄弟的槍都頂住邱諄的腦袋,無數道陰森冰冷是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邱諄也被他們反應之迅猛嚇了一跳,他身子震了一下,接著抬起另只手,干笑著說道:“各位不要誤會,我是給謝先生拿禮物!”說話間,他伸入懷中的手慢慢抽出,在其掌心,多了一只紅色狹長的小盒子。

  他拿著小盒子在眾人面前晃了晃,說道:“這是向大哥送給謝先生的一點心意!”

  不等他把盒子遞給謝文東,東心雷搶先一步,一把將盒子奪過來,先是在手里掂了掂,又聽聽里面的聲音,沒有感覺到異常,這才緩緩將盒子打開,周圍的眾人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紛紛舉目看去。

  隨著盒蓋打開,里面裝有一只金光燦燦又鑲鉆的江詩丹頓手表,手表沒有問題,而且一看就知道價格不菲,東心雷仔細檢查了一番,確認沒有問題之后,他向袁天忠和五行擺下手,然后將手表遞交給謝文東。

  手表很名貴,但在謝文東眼中這還不算什么,他含笑看著邱諄說道:“向兄真是太客氣了!”

  等袁天忠和五行將家伙收起之后,邱諄暗暗松口氣,他看向謝文東,笑吟吟地說道:“在是向大哥給謝先生的送行之禮!”

  “送行?”謝文東雙目微米,沒明白他的意思。

  邱諄解釋道:“既然謝先生準備撤離廣州,向大哥當然要有所表示了!”

  撤離廣州?聞言,謝文東差點氣笑了,反問道:“誰說我要撤離廣州了?”

  邱諄臉上露出驚訝之色,說道:“難道不是嗎?貴方已經舉辦慶功宴,當然是準備撤離廣州了”

  沒等他把話說完,旁邊的李爽怒吼道:“放屁!慶功宴時我們提前慶祝勝利,沒有徹底把你們打垮之前,我們是絕不會撤離廣州的!”

  “哦!”邱諄恍然大悟的應了一聲,搖頭說道:“我本以為你們要知難而退呢!”

  李爽小眼睛瞪得溜圓,疑問道:“什么意思?”

  邱諄搖頭晃悠,信心十足的說道:“我方的總部,早已經被我們守得固若金湯,別說以貴方目前的實力打不下來,就算你們將實力擴大一倍,也依然打不下來,強攻的結果是損兵折將,兩敗俱傷,此消彼長,你我雙方受損,別有用心之人自然就坐收漁翁之利了,到那時,我們之間的爭斗沒有結果,反倒是冒出一群七七八八的敵人,情況可就大大不妙了,謝先生是聰明人,應該會明白其中的道理吧!”

  啊!他這一番話,令北洪門和文東會眾人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現在總算弄明白對方的來意了,他是來求和的,只是將話說的很委婉,沒有直接表明罷了。

  東心雷忍不住仰面哈哈大笑,說道:“固若金湯?去你媽的固若金湯!你們現在嚇的連門都不敢出,還有臉在這里大言不慚?我實話告訴你,要滅你們的總部,我們不費吹灰之力,一走一過之間就能踏平你們!向問天如果識趣,就主動來投降,東哥看在往日交情上,或許還能饒他一命,不然的話,就讓向問天把脖子洗干凈,等著我們砍下他的腦袋吧!”

  “哈哈——”等東心雷說完,周圍暴起一片哄笑聲,可以說現在的北洪門和文東會眾人都沒把南洪門放在眼里。

  邱諄沒有笑,他環視眾人,搖頭而嘆,說道:“你們太不自量力,也太嘀咕我們的實力了,既然想找死,那么盡管來打好了?!?br/>
  “M的,老子明天就滅了你們!”

  東心雷本就心理不痛快,加上被邱諄這么一激,怒火從腳底一直燒到腦門,指著邱諄的鼻子大聲怒吼。

  謝文東皺了皺眉,沉吟一聲,同時不滿地看向東心雷。

  見狀,東心雷也發覺自己失言了,要不要進攻南洪門總部,該什么時候進攻,那并不是自己能說了算的,主要還得看東哥的意思。

  不過邱諄可沒管那么多,他嘻嘻怪笑一聲,說道:“好啊!那我明天就坐在總部等東兄你來攻了!我也想看看,你我雙方究竟能鹿死誰手!”說完話,他腦袋高高揚起,用眼角的余光憋著東心雷,那副不可一世的樣子,好象現在全面占優的是他南洪門。

  看他這副模樣,別說東心雷怒火中燒,氣的七竅聲煙,其他人也是又握拳,又咬牙,恨不得馬上出戰,直接殺向南洪門的總部。

  謝文東也很生氣,不過他多聰明,馬上便明白了對方的意圖,自己舉辦慶功宴,本想將向問天激怒,引他們派出主力和己方決戰,現在倒好,向問天來個以彼之道還使彼身,派人來參加宴會,反向己方使出激將法,真是出人意料,而且這也不象向問天平日里的作風。

  正在這時,一名北洪門小弟從外面跑了進來,疾步到了東心雷近前,說道:“雷哥,外面來了好多警察!”

  “警察?”東心雷暗吃一驚,好端端的,警察怎么來了?

  邱諄在旁樹立著耳朵,聽的清楚,他撲哧一聲樂了,搖頭晃腦地說道:“貴方還是不要打算怎么進攻我們的總部了,先想想怎么過警察這一關吧!”

  看他得意的樣子,東心雷氣的牙根癢癢,他騰的站起身形,咬牙說道:“是你把警察找來的?”

  邱諄故做茫然,說道:“我又不是警察局長,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啊!”說著話,他倒退兩步,環視左右,聳肩說道:“看起來這里沒有人歡迎我,我先告辭了,不過我還得奉勸各位,不要輕易來犯我方的總部,否則后果是你們難以想象的!”說完,他朗聲大笑,沖著謝文東微微點下頭,隨后大搖大擺地向外走去。

  “想走?老子先他M劈了你!”東心雷臉色漲紅,兩眼冒著駭人的兇光,幾個大步便追上邱諄,肋下的剛刀不知何時已被他握在掌心。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3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