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18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18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聽到袁天仲的喊聲,謝文東大聲回道:“天仲,是我,謝文東!”

  “啊——”

  此言一出,別說袁天仲和文東會眾人大吃一驚,就連南洪門幫眾都驚訝得紛紛叫出聲來。袁天仲是知道謝文東要回來,但沒想到會回來的如此之快,而南洪門幫眾聽說來這是謝文東,幾乎是出于本能的從內心深處生出濃濃的畏懼感。

  袁天仲愣了片刻,隨后哈哈大笑,一瞬間,精氣神都提了起來,面露喜色,對周圍的文東會眾人大聲說道:“兄弟們,東哥回來了,我們殺出去把東哥接進來!”

  “殺 ——”數十號文東會人員紛紛吼叫著,不在死守,反而向外沖殺出來。南洪門幫眾的心本就已經亂了,現在被文東會眾人這一反沖,更是慌亂,上百號人被數十名文東會人員殺得節節敗退,而在南洪門陣營后方的謝文東、馬力、五行幾人都沒閑著,一個個將手中的片刀揮舞的呼呼生風,不時有南洪門人員慘叫著倒在他們的刀口下。在文東會兩波人的前后夾擊下,南洪門幫眾再也抵擋不住,加上知道謝文東到了,他們無心再戰,全部潰敗下去,紛紛向正門方向逃去,邊跑還邊扯脖子叫喊道:“不好了,謝文東來了,謝文東回來了……”

  袁天仲率眾裝模作樣的掩殺一番,隨后快速撤了回來,疾步走到謝文東近前,聲音顫抖地說道:“東哥,你可算是回來了!”

  這陣子,文東會的形勢一直在吃緊,孟旬沒受傷的時候,就遭到南洪門的全面圍攻,使文東會進入?東廣?的勢力不得不后撤,現在孟旬受了重傷,南洪門更是肆無忌憚,將文東會人員逼近梧州據點壓著打,仗打到這種程度,文東會的每一個人都看不到取勝的希望,心中倍感壓抑,現在謝文東回來,總算給眾人帶來一絲曙光,心里怎能不興奮?!包括袁天仲在內。

  謝文東看看袁天仲,在瞧瞧他身后的兄弟們,一個個皆著渾身的血跡,污頭垢面,顯得狼狽不堪。謝文東心中苦澀,他收起片刀,深吸口氣,幽幽說道:“各位兄弟,大家都辛苦了!”

  文東會眾人相互看看,皆都咧嘴笑了,有不少人笑著笑著眼中已閃出淚光,謝文東回來,讓他們終于找到了主心骨,心氣也都足了起來,謝文東身上所能體現出的這種無形的作用是任何人都無法替代的,那是在漫長時間里慢慢培養出來的強烈的信任感。

  袁天仲說道:“東哥,快進去吧,兄弟們如果知道你回來了,肯定都很高興!”

  謝文東點點頭,跟隨袁天仲走進據點之內。袁天仲走了兩步又站定,叫來一名小頭目,讓他帶領兄弟們繼續看守后門,而他則帶著謝文東急匆匆去找姜森。

  此時,姜森正在據點的大廳里,指揮文東會兄弟抵御正門的敵人

  南洪門在正門投入的人力最多,進攻也最為兇猛,文東會的主力基本都在這里,格桑早已頂到前面去了,龐大的身軀在人群中格外的扎眼,就連輕易不會參與普通斗爭的血?人殺?員也參加了戰斗。

  姜森正指揮著,忽聽身后傳來袁天仲的急促喊聲:“老森!老森!”

  姜森聽到他的叫喊,身子都是一哆嗦,以為后門出了什么意外,急忙轉回身型,急問道:“后面怎么了?”

  他話剛剛問完,一眼便看到了跟隨袁天仲進來的謝文東,姜森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白天自己才給謝文東打去電話,那時他還在東北忙于對付猛虎幫,想不到晚上就到了梧州,姜森一時間反應不過來,有些結結巴巴地說道:“東……東哥?”

  能讓姜森說話結巴的時候很少,不過現在謝文東卻沒有心情開他的玩笑,略微掉頭,走到姜森的身旁,目視據點大門口的戰場,問道:現在情況怎么樣?姜森愣了好一會才算反應過來,他將謝文東上下打量一眼,用風塵仆仆來形容此時的謝文東一點都不為過分,一看他的樣子就能感覺得到,從東北感到梧州,他是片刻都未休息, 姜森暗

  嘆口氣,內心中滿是愧疚,孟旬的遇刺,他也有直接的責任.

  見姜森臉色難看,不好意思地低下頭,謝文東哪會不明白他此時的心情,他輕輕拍下姜森的的胳膊,正色說道:老森,你不用太自責,誰都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頓了一下,他幽幽嘆道:

  是南洪門那邊的人太狡猾了!

  姜森咬了咬嘴唇,狠聲說道:我是沒料到向問天會使用之中手段

  不等他說完,謝文東擺擺手,打斷他下面的話,現在再談論這些已經毫無用處,他向外面弩弩嘴,問道:這是南洪門第幾次進攻?

  姜森深吸口氣,說道:是第五次!

  一個晚上,進攻猛攻了五次,看起來南洪門真是下定決心要清理己方在兩廣一帶的勢力了,想著,他晃身向外面走了兩步,姜森見狀急忙將謝文東拉住,驚訝地問道:東哥

  謝文東擺手示意沒事,他走出幾步,站定,向外面的夜空望了望,此時是四點多,天空已泛起魚肚白,謝文東回頭說道:看起來,這應該是南洪門最后一次進攻了!

  姜森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南洪門現在已經殺紅了眼,鬼知道他們還會不會繼續打下去!

  謝文東說道:天色就快大亮了,南洪門應該不會再打下去,說著話,他轉回頭,問道:小旬現在的情況怎么樣?住在哪家醫院?

  姜森恍然想起什么,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說道:東哥,我都忙的忘記告訴你了,孟先生經過搶救,暫時已經脫離危險了,不過情況還不穩定,大夫說只要能度過這兩天的危險期就沒事了,

  孟先生身上一共中了五槍,所幸都不是傷到要害上,連大夫都說他運氣好,有兩處槍傷只要再偏一點就沒救了!

  一聽孟旬沒事,謝文東可謂是長長出了口氣,連聲說道:沒事就好,沒事就好!謝文東對孟旬看得很重,可非旁人能比,當初為把孟旬從南洪門挖過來,謝文東煞費苦心,如果孟旬就這么

  糊里糊涂的死在南洪門的手里,那對謝文東的打擊就太大了

  他提上嗓子眼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心情也一下子爽朗了許多,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笑意,望著大門外的南洪門幫眾,說道:等打退這些敵人,我們就去醫院!

  好的,東哥,!姜森連聲答應.

  謝文東問道:誰在醫院那邊?安全嗎?

  姜森忙道:我已經安排手下兄弟留在醫院里?;っ舷壬陌踩?就算南洪門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在醫院里亂來!他說的兄弟都是血殺的人員.

  謝文東放心地點點頭,振作精神,話鋒一轉,好奇地問道:現在,外面這些南洪門的人是由誰帶隊?

  姜森想也沒想地說道:周挺!

  又是周挺!謝文東雙目微微瞇縫起來,周挺可算是南洪門里的急先鋒,也是南洪門的強硬派,每次南北洪門交zhan的時候,他總是沖在最前面,謝文東握了握拳頭,甩頭說道:我們出去

  看看!

  姜森擔憂的說道:“東哥,注意安全啊!南洪門現在養的殺手非常厲害!”正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孟旬已經遇刺,姜森擔心謝文東在遭到南洪門的毒手.

  謝文東冷笑一聲,傲然說道:“還沒有哪次幫派之爭是靠這幾個殺手就能取得勝利的!”說話之間,他已經走了出去,姜森等人生怕謝文東有失,急忙也跟了出來。

  到了外面,立刻便能感覺到火拼的激烈程度,場上,喊殺聲不多,但刀與刀的碰撞聲以及刀鋒入肉的撲撲聲卻不絕于耳,交戰中心雙方人員都已經殺得渾身是血。倒下一批,馬上就有人填補上,雙方人員瞪著血紅的眼睛,使用身上以及身邊所有能用上的武器,瘋狂的要至對手于死地。

  戰打到這種你死我活的程度,即便是謝文東也為之動容,他深深吸口氣,振聲喝道:“周挺,你可敢出來與我一戰嗎?我是謝文東!”

  他前面那句話只是個幌子。后面那句才是主要的,他要讓雙方人員知道,他謝文東已經回來了,而且就站在據點之內,謝文東很清楚自己能給雙方人員帶來心理上的影響有多大,他的出現,會讓己方兄弟斗志大增,而讓敵人心里發虛。

  果然!隨著謝文東這一嗓子,火拼的戰場立刻起來一片騷亂,文東會這邊的人員紛紛驚訝的回過頭張望,嘴里驚叫道:“東哥回來了,東哥回來了!”而南洪門人員也都扯脖子尋聲觀望,相互交頭節耳的嘀咕:“謝文東來了?他不是在東北嗎?怎么回來了?”

  頂在前面余南洪門交戰的格桑精神倍增,他哈哈憨笑一聲,大聲喊道:“兄弟們,東哥回來了,大家加油啊,別給東哥丟臉!”說著話,他向前急進兩步,雙手張開,抓住一名南洪門人員的衣服,猛地一輪,只聽呼啦一聲,那名南洪門漢子被他硬生生倫飛出去,連帶著撞到數人,文東會人員的氣勢瞬間被鼓舞上來,紛紛大喊著跟格桑拼盡全力地向南洪門陣營里沖殺。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