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92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92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轎車行過小工廠之后,謝文東對那里的地形也有個大概的了解,隨后讓伍曉波開車返回分部。

  抵達分部,謝文東立刻對噴火仔又進行了一番審問,這次他問的可細致許多,將猛虎幫那座地下毒品加工廠里的人數,使用的武器以及毒品的庫存量等等都查問得明明白白。

  現在噴火仔是徹底豁出去了,謝文東問什么,他答什么,知無不言,只一心想著保住自己的性命??墑撬睦鎦?,他說的越多,只會死得越快。

  該問的都問完之后,謝文東令手下兄弟將噴火仔暫時關押起來,隨后召集手下眾兄弟開會。

  等文東會的干部們到齊,他將整件事情的原委先向眾人講述一遍,最后說道:“發現猛虎幫在市的毒品加工廠,這對我們而言,是個很不錯的機會!”

  田啟眼珠轉了轉,疑問道:“東哥的意思是打掉它?”

  謝文東微微一笑,說道:“如果僅僅是打掉它,還未必會讓猛虎幫覺得疼!”

  “那東哥的意思是……”

  “把警察引過去!”謝文東笑呵呵地說道:“到那時。我們看猛虎幫如何收拾殘局!”

  相互看了看,皆大點其頭,認識謝文東這個辦法可行。伍曉波撫掌大笑,連聲說道:“東哥這個主意好!如此一來,我們連動手都省下了!”

  謝文東擺擺手,說道:“還是需要我們出手的!”

  “是?” 伍曉波一楞,不明白謝文東這是什么意思,不是要借警方之手嗎?怎么還要己方先動手呢,他想不明白,見他一臉的迷惑,馬力暗嘆口氣,低聲說道:“猛虎幫的毒品加工廠能生存下來,肯定有他們的生存之道,警方內也必然有他們的眼線,如果我們光靠警察,恐怕警察還沒道,猛虎磅的人就卷真毒品逃跑了。最后什么都查不到,所以需要我們先出手,將對方制服之后,再將警察找來,這樣人贓俱獲,就萬無一失了,也不怕猛虎幫抵賴了!”

  啊,原來如此!伍曉波用力的拍拍自己的腦袋,暗罵自己笨蛋,怎么就沒想到這一點呢!

  謝文東看著馬力,欣賞地點點頭,說道:“阿力所說的,也正是我擔憂的,所以還是需要我們先來動手!”

  田啟想了想,說道:“東哥,要動手的話就得快一點,這個噴火仔被我們抓了,耽擱時間一長,恐怕會引起猛虎幫的疑心啊!”

  謝文東細細一想,覺得田啟所言沒錯,他看看手表,此時時間尚早,他環視周圍,說道:“我們今天晚上動手,各位兄弟覺得怎么樣?”

  眾人紛紛聳肩,覺得沒問題,只有劉波眉頭皺成個疙瘩,低聲說道:“東哥,這樣不妥吧,畢竟我們現在所掌握的信息都是噴火仔提供的,恐怕未必能靠得住!”

  謝文東用手敲著額頭,沉思半晌,說道:“他應該不敢對我們撒謊!”

  劉波苦笑道:“萬一他撒謊了怎么辦?另外,他就算說的是實話,可他畢竟在猛虎幫只是個小人物,許多重要的信息他不可能掌握,有他提供的消息自然也未必會準確!”

  馬力點點頭,說道:“東哥,劉哥說的不是沒道理啊,這件事情確實應該先好好調查一下!”

  田啟在旁大搖其頭,正色說道:“時間緊迫,我們這邊耽誤的時間越長,猛虎幫那邊就越會生出警覺,如果讓猛虎幫警惕起來,我們就算把一切都查明白了,可也晚了!兵貴神速,東哥,我建議今晚就動手!"

  "那太冒失了,等于是拿著兄弟們的性命去撞運氣!”

  “富貴險中求的道理,馬兄應該明白吧!”田啟針鋒相對地說道:“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一旦成功,我們便可以變被動為主動!”

  “可要是失敗了呢?”

  見他二人還想爭辯下去,謝文東擺了擺手,攔住他倆。

  他面無表情地站起身形,背著手在會桌前來回踱步,腦筋也在飛速的運轉著,考慮其中的利害關系。所過時間不長,謝文東站定身形,他握了握拳頭,轉頭對眾人說道:“就AN照小啟的辦法做,今晚行動,偷襲猛虎幫的毒P加工廠!”

  聽聞這話,田啟面漏喜色,同時得意地看眼馬力,嘴角也隨之高高挑起。馬力沒有理他,轉頭看眼劉波,后者面帶的憂色,但并未說話。謝文東做事,向來喜歡冒險,只要他認為這么做值得,就算有再大的風險也會去嘗試。在這方面,田啟和謝文東很像,但有一個區別是,田啟不會輕易去冒險,而謝文東則恰恰相反,有風險的事情他一定會親歷親為的。

  見謝文東以及高做出了決定,馬力明白無法再更改,他低聲問道:“東哥,此事交給我去辦吧!”

  謝文東搖搖頭,想也沒想的說道:“我去!”

  “東哥”

  馬力還想爭,謝文東沖著他一笑,說凹:“這次行動,并無把握,你身上有傷,真動起手來,太不方便了,還是我去吧!”

  哎!馬力聽得心頭一顫,再沒有多言,這時候他由衷的感覺到,混在黑道,能跟上謝文東這樣的老大,實在是上被子修來的福氣。

  謝文東環視眾人,最后目光落在劉波的臉上,含笑說道:“老劉,你跟我走一躺,有問題嗎?”

  劉波早就猜到謝文東會挑選自己,沒有絲毫的猶豫,笑呵呵的說道:“東哥走到哪里,我當然就要跟到哪里了!”既然是謝文東已經做出決定的事,劉波的心反倒安穩下來,雖然有風險,但他和謝文東經歷過的風浪太多了,也不差這一次。

  謝文東點點頭,瞇縫著眼睛,幽幽說道:“我們能不能在市反敗為勝。也就才此一舉了!”

  這時,伍曉波見謝文東沒有提到自己,他干笑著欠了欠身,指指自己的鼻子,問道:“東哥,那我呢?”

  謝文東說道:“老伍,你留下來看家,這次行動必須得隱蔽,不能讓猛虎幫有任何的察覺,分部里的兄弟更不能動用!”

  “這……”

  劉波在旁說道:“東哥,等我們和猛虎幫動起手來的時候,可以讓老伍帶分部的兄弟趕過去,以防萬一嘛!”

  謝文東想了想,應道:“也好,老劉,AN照你的意思辦!”

  一切都安排妥當之后,眾人各去準備,只等深夜動手。

  現在,謝文東身邊可用之人也不多,馬力有舊傷在身,而五行兄弟又都受了新傷,行動起來皆不方便,謝文東也是沒有辦法,只能動用暗組的兄弟。

  深夜,凌晨十二點剛過,謝文東、劉波以及兩名暗組人員悄悄出了文東會的分布,快速地閃進不遠處的一條小道里。走出好遠,四人才行到一條主道,攔輛出租車,直奔位于三臺子的小工廠。

  跟隨謝文東和劉波的暗組兄弟雖然只有兩名,實際上,大批的暗組人員已經先一步潛伏到了小工廠的周圍。

  三臺子地處閉塞,到了深夜,街道上也是冷冷清清,人際罕見。

  到了這里,就連開出租車的司機都顯得很害怕,不時用眼角的余光掃著謝文東等人,留意他們有沒有不良的企圖。

  又行了一會,感覺距離小工廠已經不算太遠時,始終沉默無語的謝文東終于開口說話道:“司機,在路邊停車!”

  出租車司機聽聞這話,長出口氣,急忙在路邊將出租車緩緩停下,看著計價器,低聲說道:“三……三十五元!”

  劉波從口袋里掏出一張五十元鈔票,面無表情遞給司機,說道:“不用找了!”隨著他的話音,謝文東等人已紛紛推開車門,走了出來。

  此時天空下著蒙蒙的細雨,陰云密布,路邊又沒有街燈,不寬的小街道漆黑一片。謝文東掃視左右,眼目中閃出兩道精光,嘴角微挑,露出一絲笑意。正所謂是月黑風高殺人夜,現在正是動手的好時機。

  司機收了錢后,立刻調頭,開著出租車,像避瘟神一般飛馳而去。

  謝文東笑了笑,從口袋里掏出黑皮手套,慢慢帶在手上,隨后摸了摸腰身,碰到**的開山刀和手槍,他心情逐漸平緩下來。謝文東也是普通人,帶人打仗時,他表面上輕松,心情也是高度緊張的。不過他有個優點,當事情臨頭的時候,他能讓自己迅速地冷靜下來,在?;笨?,作出最佳的選擇。

  都準備妥當,覺得渾身上下沒有牽掛之處,謝文東向劉波一甩頭,低聲說道:“走!”

  一行四人,怕被猛虎幫的眼線發現,不敢走大道,專挑小胡同鉆,繞著彎的接近小工廠。

  當眾人快行到一條小胡同的時候,突然,前面有人影晃動,謝文東、劉波等人同是一驚,下意識地抽出腰間的手槍。

  “是劉哥嗎?”

  那條黑影貓著腰,壓低聲音小心翼翼地喚道。

  聞言,劉波的心放了下來,對身邊的謝文東說道:“東哥,是自己人!”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