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51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51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文東會的人不管就把老板是不是真的和劫匪串通,聽聞馬力的命令,立刻有一名青年走到酒吧老板的近前,同時抽出一把寒光閃閃的bi首。

  他將bi首在酒吧老板面前晃了晃,冷笑說道:“這是你自找的,怪不得我!”說著話,他bi首下移,頂在酒吧老板的手掌上。

  酒吧老板這輩子沒有經歷過這樣的陣勢,嚇得渾身肥肉直顫,嘴唇哆嗦著,他結結巴巴地問道:“你……你們要干什么?!”

  “干什么!哼哼!”文東會那名青年冷笑一聲,將bi首移到酒吧老板的指尖,猛的向前一刺。酒吧老板只覺得手指頭突然傳來一陣專心的巨痛,低頭一瞧,bi首的刀尖已刺進他的指甲里。只頃刻之間,酒吧老板疼出的冷汗就將衣服濕透,嘴巴大張,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

  文東會青年立聲喝問道:“說!你和綁匪有沒有串通!”

  “沒有……我真的沒有……;

  青年無奈地搖搖頭,手腕加力,bi首向上用力一跳,隨著啪的一聲,酒吧老板的之家徹底被挑掉,連帶著皮血,落地集裝箱的鐵板上。

  “啊~~~~~”酒吧老板又發出一聲哀叫,接著兩眼翻白,暈死過去。

  另一名文東會人員從里面拿來一桶水,擰開蓋子,對著酒吧老板的頭頂澆了下去。水溫冰冷,酒吧老板打了個冷戰,從暈迷中游游轉醒過來,他臉色蒼白的毫無血色,摻巍巍地環視眼前眾人,半死不活地無力說道:“我~~~~~我真的沒有和任何人串通啊~~~~”

  動刑的青年根本不聽他的解釋,見他已醒,又將bi首挪到他的第二根手指前,用刀尖頂住他的之家的縫隙,作勢又要刺下去。

  “等等。等等……"十指連心,別說他只是個酒吧老板,即使是經過特殊訓練的特工也未必能挺得住這樣的酷刑。酒吧老版似乎真的受不了了,沖著馬力喊叫道:”我說!我都說!你們不要再折磨我了……”

  聞言,罵了精神一振,挺直身軀,走到酒吧老板近前,蹲下神來,直視他的眼睛,邊檫著汗邊說道:“有什么話,快點說吧!”

  酒吧老板喘著粗氣,顫巍巍地說道:“其實,我并不知道他們要綁架何小姐,不然的話,就算是他死我也不會幫他們的!”

  馬力雖然聽得莫名其妙,不過并未動聲色,心平氣和地揚頭道:“繼續說下去!”

  酒吧老板說道:“他們讓我在何小姐的飲料里下迷幻藥……我剛開始死活不同意,他是那些人手里有槍,都是亡命之徒,如果我不答應他們,他們不僅會殺我,還會傷害我的家人,我……我實在是沒辦法啊……大家,你……你就繞我這一次吧!”酒吧老板一把鼻涕一把淚,可謂是聲淚俱下。

  馬力認真地聽著,琢磨了一會,他問道:“告訴我,你說的那些人是誰?”

  “就……就是綁匪啊!”

  馬力鄒著眉頭,說道:“我在問你,他們的身份是什么!”

  “這……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那些人都很闊氣,不僅一身的名牌,即使帶的手表都得值十好幾萬,并不像平常劫匪那么落魄!”

  哦?馬力心中一動,他皺著眉頭,垂手沉思,對方這次行動計劃得如此周密,肯定是十分了解何小姐的身份。既然敢挺而走險綁架何小姐,那對方一定是走投無路的亡命徒,怎么可能還會帶幾十萬的手表呢,此事蹊蹺啊?馬力想了一會,隨后問道:"你平時是怎么和他們聯系的?"

  "哦……"酒吧老板沉吟了片刻,小心翼翼的問道:"我說了,你能不能放我走?"

  "少廢話,也別跟我討價還價,回答我的問題!"馬力沒好氣的說道。

  酒吧老板是真的怕了他了,沒敢隱瞞,一五一十將對方的電話號碼說了一遍,馬力聽后,走到集裝箱的里端,用手拍了幾下墻壁。時間不長。大卡車在路邊停了下來,酒吧老板好象看到了一絲曙光,他急聲說道:"大哥。你要放我走嗎?"

  馬力白了他一眼,對手下兄弟說道:"讓他給我閉嘴!"

  他話音剛落,剛才用刑的那青年揮手給哦酒吧老板一耳光,趁著他痛叫的時候,將一團破布塞進他的嘴里,這時,集裝箱里安靜下來。馬力掏出手機,安裝酒吧老板說的電話號碼,撥打出去。

  電話剛撥出,話筒里立刻傳說對方電話已關機的提示飲,馬力眉頭大皺,放下電話,大步走到酒吧老板近前,一把將他嘴中的破布團扯掉,冷冰冰的說道:"你給我的電話號碼根本打不痛。"說著,他又重新撥了一遍,然后八著手機放到酒吧老板的耳邊。

  聽完電話中的提示音,酒吧老板的臉色更白了,他連連搖頭,說道:"不可能啊!我今天還給他們打過電話的,你……你不會的撥錯了吧!"

  馬力深吸口氣,將電話屏幕擺到酒吧的眼前,冷聲說道:"你自己看,有錯嗎?"

  酒吧老板仔細看看手機屏幕上的電話號碼,確實沒錯,可是對方怎么會關機呢?他連連搖頭。急聲說道:"大哥,我把我知道的都已經告訴你了,至于他們為什么關機,我也不清楚啊,大哥,求你放了我吧!"

  好狡猾的bangfei!這時候,馬力更加肯定對方的身份不簡單,整件事可以說是做得滴水不露,毫無破綻。

  見他臉色陰晴不頂,酒吧老板心中更加沒底,急迫中,他猛然又想起一件事,急聲說道:"對了,我記得那些人坐的汽車!"

  馬力挑起眉毛,問道:"什么樣的汽車?"

  "是……一輛黑色的豐田佳美。車牌是黑A……"酒吧老板將車牌號碼講述一遍。

  馬力仔細記下,隨后幽幽一笑,說道:"你沒有騙我吧?"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酒吧老板急道:"就算借我一個膽子我也不敢騙你啊……"

  馬力仰面,長長噓了口氣,雖然對方有可能已經遺棄了那輛轎車,但有線索總不毫無頭緒要好的多,他拿起手機,給開車的兄弟打去電話,讓他們把車門打開,隨著一陣嘩啦啦的聲音,集裝箱的大門被人從外面打開,馬力以及手下的兄弟紛紛從里面跳了出去。

  到了外面,馬力用力的吸了清新空氣,拿起手絹連連擦汗。

  站在門旁的兩名文東會人員微微一笑,問道:"力哥,都問完"

  馬力苦笑一聲,搖頭說道:“收獲不大?!?br/>
  “這個胖子怎么辦?”一名文東會小弟向仍捆綁在椅子上的酒吧老板揚揚頭。

  馬力頭都沒回,冷聲說道:“給我大卸八塊,尸體扔到大街上去!”說完話,他向手下的兄弟一甩頭,快步走了出去。

  聽了這句話,集裝箱里的酒吧老板驚若木雞,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隨即拼命地大聲斯耗道:“我把我知道的都說了,你不能殺我,不能啊……”他話還沒有喊完,兩名文東會漢子已跳進集裝箱內,手里坽著刀子,面露獰笑,回手將集裝箱的鐵門關死。

  偌大的H市,想找出一輛普普通通的小轎車,和大海撈針差不多,馬力沒有傻到由自己帶著兄弟們去四處搜尋。第二天一大早,他找到一位在市交警大隊工作的熟人,讓其幫自己查一下這輛轎車的出處。

  他剛把車牌號說出,還沒有說出汽車的牌子,那名警察便立刻接道:“我知道這輛車,那是魏虎的!”

  “哦!是他的?”馬力若有所思地皺了皺眉頭。

  魏虎外號叫老虎,也是混黑道的,雖然不是什么大社團的老大,但因其為人兇狠狡詐,在H市的黑道也頗有名氣,他與文東會沒有太深的交情,之間關系談不上好,但也絕不壞,不過以魏虎的實力竟然敢綁架何浩然的妹妹,這有些太不可思議了,而且也不合常理。

  見他久久無語,那名警員好奇地問道:“馬哥,你查這個干什么?”

  馬力回過神來,他搖搖頭,說道:“沒事!這次謝了,我欠你個人情,以后有事,盡管開口!”

  "呵呵!"那警員笑了,拍拍馬力的胳膊,笑道:"馬哥,你跟我還客氣什么?!"

  離開交警隊。馬力反復琢磨,仍沒弄明白魏虎為什么要這么做。最后,他長嘆了一聲,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只能親自去找魏虎談談了。他手下的小弟們問道:"力哥,我們現在去找魏虎嗎。?"

  現在馬力的這些手下兄弟越來越對他這位大哥有信心了。

  馬力點點頭,幽幽說道:"是要去找魏虎,不過。咱們得先弄點家伙!"

  他說的家伙是qiang械。如果魏虎真是綁架何嫣然的那個人,弄不好就得動手,只拿刀子,恐怕奈何不了對方。

  文東會對qiang械的管理很嚴格,普通幫眾身上根本沒qiang,只有發生特別緊急的事件時才會下發。馬力的職位是不高,但在文東會屬于是老資格了,人脈關系極廣,搞到幾把qiang,對他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