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45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45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于華臣以為自己死定了,想不到謝文東這一刀非但沒有取了自己的姓名,反而將捆綁自己身上的皮帶給挑開了。聽完謝謝文東的話,于華臣幾乎想也沒想,脫口說道;“我對謝先生仰慕已久,承蒙謝先生看重,我愿為謝先生效犬馬之勞!”

  謝文東聞言,仰面而笑,過了片刻,他目光幽深的笑咪咪的說道:“真心實意做我的兄弟,你要什么我可以給你什么,不過,有人若是想在我這里是三心二意,身在曹營心在漢,呵呵,那可別怪我翻臉無情,就算他跑到天涯海角,我的兄弟們也能把他挖出來!”

  他的話雖然沒有明指于華臣,可是后者明白,謝文東這話就是說給他聽的,他身子一震,急忙表態說道:“謝先生請放心,我今天選擇跟隨謝先生,就絕不會再有悔意,定當誠心實意的輔佐謝先生!”

  謝文東一笑,輕描淡寫的說道:“如此當然是最好不過了!”說著話,他向于華臣身旁的兩名文東會漢子揚了揚頭,那二人會意,松開于華臣的同時,順便將仍掛在他身上的皮帶拿掉,然后又十分客氣的說道:“于先生,剛才多有得罪,實在對不起了!”

  剛才雙方還是不共戴天的仇人,這轉眼的工夫,成了自家兄弟,于華臣對這轉變一時間還無法適從,沖著兩名大漢連連點頭,干笑說道:‘沒事,沒事!”他咽了口唾沫,偷眼瞧瞧不遠出那些手下兄弟們,此時,投降的南洪門人員也都在大眼瞪小眼的瞅著他,于華臣暗暗嘆了口氣,雙手連搓,說道:“謝先生,你看我這些兄弟們……”

  謝文東說道:“我不會為難你這些兄弟,如果有愿意加入我文東會的,我自然舉雙手歡迎,如果有想繼續留在南洪門的,我也不強求,現在就可以放他們走!”

  想不好謝文東如此寬宏大度,于華臣心中一顫,連聲說道;“那我就替兄弟們先謝過謝先生了!”

  謝文東含笑揮手,說道:‘于兄不要客氣!”

  于華臣來到南洪門眾人面前,正色說道:“謝先生剛才說的話大家都聽見了吧?是去是留,各位兄弟自己選擇吧!”于華臣說的客氣,可表情卻十分陰冷,犀利的目光在南洪門的眾人臉上掃來掃去。

  從私心來講,他當然希望這些手下兄弟能全部留在文東會,那么自己在文東會里還能保留一批心腹手下,日后也方便組織起自己的勢力。南洪門眾人互相看了看,十之**就愿意留下來,不過也有一小部分人員不想在文東會里寄人籬下,想繼續呆在南洪門。

  對這部分人,于華臣最終也沒為難他們,按照謝文東的意思,將其全部放走了,在他看來,有這許多兄弟愿意跟著自己留下來已經足夠了??墑切晃畝幕岣諼畝崮謐榻ㄗ約盒∩酵返幕?,他側目瞥了一眼孟旬,后者立刻領會了他的意思,微微點了點頭,同時心里暗暗琢磨,任何將這些南洪門人員分散到文東會的各個堂口,脫離于華臣的控制。

  于華臣被附投降,難洪門幫眾倒戈大半,梧州一戰算是以圓滿告終。有了于華臣的投*,使謝文東多了一名幫手,而且連安撫梧州其他黑幫的麻煩都省掉了,一舉多得。

  按照事先的約定,謝文東重賞了率先攻進南洪門堂口的方天化,至于田啟,他表面上雖然沒說什么,但心里卻越發看重,覺得此人狡猾機靈,特別善于利用周圍的條件來為自己創造有利的機會,是個難得的人材,而且更讓謝文東欣賞的是,他和自己在某些方面有些相象。

  梧州一戰結束,謝文東統帥的文東會勢力徹底壓進了廣東,虎視耽耽,矛頭直指廣Z。

  另一邊,以張一為首的北洪門和以三眼為首的文東會也是由福建*進廣Z,雙線作戰的南洪門已是全面告急,形式危急到了極點。

  連日來,各地堂口連成串的告急電話已讓向問天忙的心力憔悴,面對眼前困難的局勢一籌莫展,毫無應對之策,當梧州失守,堂主于華臣率眾倒戈的消息又傳來時,這對向問天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

  他不重用于華臣的原因有很多,一是因為性格相左,再者,他覺得此人滑而不實,其心不正,而事實證明,此人確實不值得匯總用。梧州失守沒過兩天,廣Z境內的封開就傳來告急電話,其頭目稱發現文東會的人員正在向開封進發,請求向問天速派人員來支援。

  向問天早已把能派的人員都派了出去了,手邊哪里還有可調動人力??墑?,封開雖然只是個縣城,但卻是廣Z的門戶,此地若是失守,文東會勢力可以毫無顧慮的涌入廣Z,直*廣東,到那時,情況會更加危險。

  正在向問天苦思良策的時候,一位不速之客找上門來。這天,向問天正與幾名手下的干部商議事情,一名南洪門的小弟跑了近來,到了向問天近前,低聲說道:“向大哥,外面有位姓劉的人要見你!”

  姓劉?向問天皺了皺眉,姓劉的人多了,自己怎么可能會知道他是哪一號??!他隨口問道:“全名叫什么?”

  “他沒說,只是說要見你。對了,聽口音,象是從東北過來的!”

  “哦?”向問天,精神一振,東北來的?難道會是文東會派來的人?想罷,他問道:’對方一共來了多少人?”

  “只有他一個!”

  向問天略微沉思了片刻,隨即說道:“讓他到小會客廳等我!”

  “是,向大哥!”那名小弟答應一聲,隨后快步跑了出去。

  周圍的南洪門干部們相互看了看,隨后紛紛上前,勸阻道;“向大哥,既然對方是從東北來的,估計十之**是出自文東會,此人來意不明,向大哥還是不見的好!”

  向問天淡然一笑,說道:“只是區區的一個人,不會把我怎么樣的!”

  “向大哥……”眾人還想進言,向問天擺擺手,打斷眾人,笑道:“不用擔心,見見無妨!”

  當向問天在數名貼身保鏢以及南洪門干部的伴隨下來到小會客廳的時候,那名姓劉的陌生人已等了好一會。見到向問天等人進來,那人滿面堆笑,快步走上前來,同時伸出雙手,對向問天笑道:“閣下想必就是向問天向先生吧!·”

  沒等他*近向問天的近前,后者的貼身保鏢李典猛的一伸胳膊,將對方攔住。

  向問天打量此人,這人三十出頭的樣子,濃眉大眼,相貌憨厚,皮膚略微發黑,臉上笑呵呵的,自然而然的給人一種親切感。向問天向李典使個顏色,令他退下后,然后與對方握了握手,含笑說道:“我是向問天,不知閣下是……”

  “我叫劉好波,久聞向先生大名,今日得見,實在是三生有幸啊,哈哈———”

  向問天暗笑一聲,此人倒是自來熟!他不解的問道:‘不知劉先生找我有何貴干?”

  自稱劉海波的漢子剛要張嘴說話,可又頗含顧慮的看了看向問天周圍的眾人,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向問天明白他的意思,微微一笑,說道:“這些都是我的兄弟,劉先生有什么話,請盡管直說!”

  劉海波哦了一聲,隨即收斂笑容,說道:“我是為了文東會而來!”

  果然是文東會的人!南洪門干部們一各個面露怒色,猜測此人就算沒有謀害向大哥之意,那么也是來勸降的!

  “哼!”一名南洪門干部重重哼了一聲,手也隨之放到腰間,看樣子隨時有掏家伙的意思。

  劉海波見狀,連連搖手,說道:“向先生,各位,請不要誤會,我和你們一樣,是文東會的敵人!”

  “哦?”聽聞這話,南洪門眾人面面相覷,皆猜不出這人究竟是干什么的。

  向問天擺下手,說道:“劉先生請坐!”

  “謝坐、謝坐!”劉海波在向問天的示意下,慢慢坐到椅子上,隨后問道:“向先生可曾聽過猛虎幫嗎”

  對文東會來說,猛虎幫這個名字太熟悉了,當文東會成立的時候,猛虎幫就一直是其大敵,后來陳百成的叛亂,也和猛虎幫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可是對于南洪門來說,猛虎幫這個名字就陌生的很了,幾乎沒有接觸過。

  向問天尋思了好一會,才想起東北確實有猛虎幫這么個社團,不過聽說是受俄羅斯黑幫暗中支持的,與文東會為死敵。沉默了一會,向問天點點頭,說道:“沒錯!我確實聽說過!”

  劉海波一笑,說道:“我正是來自猛虎幫!這次專程前來廣Z,是想和向先生商議一件事,如果此事事成,那么不僅能解決貴幫的?;?,同時也能令文東會后院失火,上下大亂,甚至還有可能至謝文東于死地!”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