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40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40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按照謝文東的意思,孟旬安排手下兄弟,給南洪門的堂口送去一封邀請函,約于華臣出來一聚。接到邀請函之后,南洪門的堂口里一陣騷動,各干部們一致認為文東會肯定沒按好心,聚會是假,想除掉于華臣才是真。

  雙方敵對,勢如水火,又是在交戰之中,聚什么會?于華臣也明白聚會只是個借口,不過對方未必是想除掉自己,更有可能是勸降。于華臣心思急轉,暗暗琢磨了一番,決定接受文東會的邀請,去與對方見見面,同時也探探文東會底細。

  南洪門干部們聽說于華臣想去赴約,一各個皆是臉色大變,紛紛阻攔,于華臣這回倒是力排眾意,執意前往。

  文東會約會的地點位于南洪門堂口不遠處的飯店,其目的也是表明己方沒有惡意。于華臣自然明白文東會的意思,不過他還是多了個心眼,邀請梧州一帶與他關系交好的黑幫老大共同前往,有這些老大們在場,文東會就算是想謀算他,也會多幾分顧慮。

  等到了約會的時間,于華臣和數名黑幫老大準時到場,文東會那邊的人業已等候多時,但為首的并不是謝文東,而是孟旬。在謝文東看來,由孟旬這個曾經的南洪門干部去和于華臣談,比自己來談的效果要好得多。

  雙方在飯店二樓的大廳里見面。

  在戰場上,雙邊都當對方為不共戴天的仇人,恨不得一下子就致對方于死地,而現在雙方又都表現得十分客氣。得知于華臣已到,孟旬親自迎接出去,碰面之后,滿面笑容的與于華臣握手寒暄。

  于華臣更是老油條,其態度比孟旬還熱情,如果單從表面來看,任誰也會把孟旬、于華臣二人當成關系異常要好的朋友,寒暄過后,于華臣還特意向孟旬介紹了與其共同來的黑幫老大們。孟旬多聰明,一聽就明白了,暗罵一聲狡猾,于華臣帶來的手下兄弟是不多,但卻拉來這許多黑幫老大,如果己方要對他不利的話,那必定會落人口實,會嚴重影響己方在廣西道上的聲譽。孟旬雖然在心里暗罵于華臣滑頭,不過也不得不贊嘆此人頭腦機敏過人。

  雙方互相之間打過招呼之后,眾人在飯廳里端在餐桌旁分賓主落座。沒等孟旬開口,于華臣反倒是主動開口說道;“孟先生這次到梧州,可真是來勢洶洶的,盛氣凌人,貴幫的兄弟更是驍勇善戰,打得我苦不堪言啊!”說話間,于華臣連連搖頭苦笑。

  于華臣這番話沒有挖苦對方的意思,而是在主動示弱。

  孟旬聽后哈哈大笑,擺手說道;“于兄這話就不對了,我們的攻勢雖然凌厲,可是也被于兄你一一化解了,與之比起來,我們是輸了一籌!”

  “呵呵······”于華臣仰面發出一陣輕笑。

  他二人談笑風聲,卻把一旁的老大們都的愣住了,不明白本是敵對的二人為何見面之后沒有絲毫的火藥味,反而互相夸贊起來了。其中一名老大含笑疑問道:“我聽說孟先生曾經是南洪門的人,兩位以前是不是認識啊?”

  聞言,孟旬和于華臣同是一愣,接著齊齊笑起來,過了片刻,孟旬搖頭幽幽說道;“在此之前,我和于兄并不認識,其實,我們只是立場不同,但私下里并無恩怨,在戰場上,我們各為其主,自然是敵人,不過在戰場之外嘛,也是可以做朋友的!”

  孟旬的話讓于華臣很是受用,同時心里也大點其頭,別看孟旬的外表象是個文弱書生,但其性情卻不失為條漢子。于華臣正色說道:“早就聽說孟先生謀略過人,我一直有心交往,只是梧州偏遠,有瑣事繁多,苦無機會,想不到,這次見面竟然是站在敵對的立場上,唉!”說著話,于華臣搖頭苦嘆一聲。

  孟旬也暗暗嘆了口氣,頓了一下,他話鋒一轉,疑問道:“于兄,不知道你對目前的形勢有什么看法?”

  于華臣琢磨了片刻,含笑說道:“形勢當然是對我們南洪門不樂觀了?!?br/>
  孟旬深吸口氣,說道;“于兄,南北洪門大一統的趨勢不是靠一兩個人所能阻止的,想必于兄也應該能看明這一點,早日放棄南洪門,便會早日解脫,希望于兄不要做無謂的抵抗,堅持下去,也只是螳臂當車罷了!”

  他說的道理,于華臣當然明白,而且他也相信自己在梧州根本阻擋不住文東會的進攻,不過,要他現在就繳械投降,他覺得還不是時候,那么做,要么會步張居風的后塵,要么便是得不到重用,想要有所作為,甚至能象孟旬那樣受到謝文東的重視和重用,最好的辦法就是將自己的本事都展現出來,讓謝文東在自己的手里吃些苦頭。想罷,他微微一笑,說道:“孟先生所言不錯,不過,我既然已加入了南洪門,也只能竭盡全力,為社團,為向大哥出一份力了!”

  孟旬連連搖頭,說道:“俗話說的好,良禽擇木而棲!于兄既然明知道再跟著南洪門走下去是死路一條,又何必執迷不悟呢?謝先生是重情重義之人,也非??粗厝瞬?,象于兄這樣的能人如果能投到謝先生的旗下,日后定能飛黃騰達,大展宏圖!”

  “哦,這個······”孟旬的一番話,讓于華臣頗為心動,可是很快他的理智壓下了心中的沖動,即使要向謝文東投降,現在也不是時候。他沉吟了一會,即既沒有明確的拒絕,可也沒有馬上答應,而是面露難色,摸棱兩可地說道:“多謝孟先生看得起我,不過此事事關重大,我需要再仔細考慮考慮!”

  孟旬理解的點點頭,說道;“我給于兄一天的考慮時間如何?”

  于華臣聞言,連連點頭,應道:“我一天后給孟先生答復!”

  孟旬笑道;“好!那我就等于兄的消息了!”

  “沒問題!”于華臣答應的干脆。

  孟旬與于華臣的這次會面,并沒有象其他人想象中的那樣,在劍拔弩張中進行,從頭到尾的氣氛都很友好,甚至給人一中錯覺,孟旬和于華臣不象對立的敵人,倒更象是許久未見的知己。當于華臣告辭時,孟旬又親自送了出來,在飯店的門外,兩人又是一陣寒暄,方揮手而別。

  于華臣前腳剛走,謝文東也從飯店里走了出來。剛才孟旬和于華臣會面的時候,他也在場,只是一直都藏在暗中沒有露面罷了。謝文東走到孟旬的身邊,沖著南洪門車隊消失的方向望了望,笑問道:“小旬,你覺得此人如何?”

  孟旬微微一笑,反問道:“東哥怎么看呢?”

  謝文東頓了一會,和孟旬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道:“老狐貍!”說完話,兩人對視一眼,齊齊仰面而笑。過了片刻,孟旬收斂笑容,正色說道:“他有投降之意,不過又心存顧慮,所以表現得摸棱兩可,舉棋不定!”

  “恩!”謝文東點點頭,表示贊同孟旬的說法。他眨了眨眼睛,隨后悠悠一笑,說道:“按理說,以此人的能力只做一個偏遠地區的堂主,實在是有些屈才了!”

  經謝文東這么一說,孟旬也突然有這種感覺,于華臣這人打仗的本事相當不錯,在兩次交鋒中,孟旬已經領教過了,今天與他會面,發現此人頭腦機敏,心思靈活,但在南洪門內卻名不見經傳,還被向問天安排到偏遠的廣西,實在令人想不明白。

  謝文東眼珠轉了轉,輕嘆口氣,說道:“向問天光明磊落,胸懷坦蕩,而此人卻奸詐狡猾,七竅玲瓏,不得向問天待見也是可以理解的?!?br/>
  孟旬驚訝地看著謝文東,以前他倆很少將話題談到向問天身上,謝文東對向問天有什么看法,孟旬并不了解,不過由于雙方處于敵對,想來評價也不會太好,今天聽到謝文東夸贊起向問天,孟旬覺得十分意外。

  看出他的驚訝,謝文東幽幽說道:“我和向問天只是恰巧走在一條相反的道路上,不然的話,我想我和他會成為很好的朋友,即使是站在敵人的角度上,向問天也是個令人尊敬的對手!”

  孟旬聞言,心中頗有感觸,謝文東稱贊向問天胸懷坦蕩,而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呢?而兩個性格完全不同卻又同樣出類拔萃的男人偏偏成為敵手,這大概就是命運的安排吧!

  于華臣在回堂口的路上,與他同坐一車的心腹兄弟低聲問道:“華哥,你真打算向問東會投降嗎?”

  看了手下兄弟一眼,于華臣嘴角一挑,含笑問道:“依你之見呢?”

  那人微微一愣,隨后正色說道;“我聽華哥的,你要說打,我就和文東會死戰到底,你說投降,我立刻帶著下面的兄弟歸順文東會~”

  “哈哈——”于華臣大笑出聲,拍拍手下兄弟的肩膀,隨后目光一凝,緩緩說道:“讓下面的兄弟做好準備,接下來,我們可能和文東會展開打一場大戰!”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