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33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33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由于慣性太大,轎車沖出去后,幾乎是橫著滑行了十多米遠,多虧金眼的駕駛技術超群,順著慣性及時將方向穩住,沒有發生翻車。穩住轎車后,金眼回頭瞄了一眼,然后駕駛汽車,飛馳而去。

  那四名黑人漢子見狀,紛紛抬qiang怒射,可打了幾qiang,見轎車已經跑遠,同時有人打電話呼叫同伴,攔截謝文東所在的車輛。

  謝文東的身份特殊,在安哥拉的影響力也大,這次針對他的暗殺行動是經過周密策劃的,一切可能發生變故都已經算計道理,并做了萬全的安排,勢必要將謝文東置于死地。

  金眼開車雖然沖破了對方的堵截,可是立刻又有其他的殺手從各個方向源源不斷地涌來,對謝文東所在的轎車呈包圍之勢?#65308;胺接擲戳嗣揮諧蹬頻哪吧盜?,金眼想也沒想,方向盤向右一轉,順著路邊的小胡同又拐了進去衷諼;鼻?,他以顧不上選擇走哪條路了,只要看到有岔口就往里闖?

  這條小胡同的入口倒是很寬,可是越往里走就越狹窄,行到一半時,已變的只能勉強通過一輛車。正在這是,胡同另一頭突然開進來一輛轎車,將狹窄的出口堵了個嚴實合縫,金眼見狀,心中一驚,可他的反映也快,當即將車燈調到最亮,接著對方視線被車燈晃花的瞬間,金眼從后腰拔出手qiang,一手抓著方向盤,一手持 qiang,對著前方轎車的駕駛座位處連開三qiang。在車燈的反射下,他也看不清對方的確切為止,這三qiang萬全的憑靠感覺而開。

  精準的三qiang!三顆子彈都打中了對方車輛的駕駛員,隱隱約約中還傳出一聲慘叫。相隔時間不長,對方車輛里也打來了冷qiang,呼嘯而至的子彈幾乎是貼著金眼的面頰飛過,金眼目光一凝,調轉qiang口,對著副駕駛座位又開兩qiang。

  隨著qiang聲過后,場面一下子安靜下來,金眼來不及仔細查看是否已將車里敵人全部打起,只能冒著被qiang擊的危險,硬著頭皮繼續向前開采,當兩輛汽車的車頭碰到一起時,金眼攏目細看,只見

  對方車內坐有兩人,其中一人額頭中彈,另外一人則是胸口中了兩qiang,此時倒在車椅上,業已雙雙氣絕身亡。

  呼!金眼長吁口氣,頂著對方的汽車,將轎車緩緩開出胡同。不過,才剛剛出來,周圍‘撲、撲’之聲四起,子彈像雨點一般鋪天蓋地掃射而來,好在有前面的車輛做擋箭牌,將大多數的子彈都擋住,但既便如此,金眼還是被逼回胡同里。

  剛剛退回來,只聽后方馬達聲響起,車內的謝文東和金眼回頭一瞧,皆在心中叫了一聲苦也!原來,后面的追兵也跟進到了胡同里,三輛汽車像是糖葫蘆一般,將胡同的入口堵個水泄不通。

  此時,前有伏兵,后退無路,情況已?#65308;鋇攪思恪8氖?,胡同狹窄,同道光禿禿的,連個掩體都找不到,謝文東、金眼、李曉蕓三人被活生生得堵在中央,進不能進,退不能退?

  “東哥,怎么辦?”這時候,金眼也沒轍了,他抬起手qiang,狠聲說道:“我出去和他們拼了!”說著話,他就想下車。

  謝文東一把將他拉住,沉聲喝道:“你想出去找死嗎?”對方有多少人,什么來頭,自己一無所知,而且又是在如此被動的情況下,出去硬拼,哪有生還的可能?!

  金眼喘了兩口粗氣,急聲說道:“我出去掩護東哥,或許還有機會……”

  “別說傻話!要走,我們就一起走,既然我把你帶到了安哥拉,就一定要把你活著再帶回中國去!”謝文東瞇縫著眼睛,回手也將配qiang抽了出來。

  聽了他這話,金眼心中一顫,即感窩心又為之動容,他咬了咬嘴唇,一句話也沒說出來。

  此時,李曉蕓倒沒有像平常女人一樣哭天喊地,雖然她也害怕到了極點,不過仍能保持冷靜的頭腦。她抓住謝文東的胳膊,說道:"文東,不有著急,一定會有辦法的。"頓了一會,她眼睛突的一亮,說道:"我們遇襲杰克他們肯定會知道消息,現在也一定在向這邊趕過來,只要我們能拖延時間,就有逃生的希望!"

  她一句話,令謝文東和金眼的心都為之一動,謝文東眼珠轉了一轉,暗道一聲有理!他隨即挺直腰身,用英語高聲喝道:"我是謝文東,即使要殺死我,也應該讓我死個明白,你們究竟是什么人?"

  沒有人答話,回答謝文東的是數刻冷冰冰的子彈。

  劈劈啪啪!子彈打在車身上,摩擦出來的火星在陰暗的胡同里顯得格外醒目,連帶著,轎車的車燈也被打碎,現在,謝文東等人看不清楚外面的外面的情況,而周圍的敵人卻能清楚的觀察到他們的舉動。

  時間不長,qiang械的連射停止,隨后,一道強光射進胡同里。謝文東、李曉蕓、金眼三人被強光刺得睜不開眼睛,只好用手遮住眉梢的上方。這時,在燈光處有人影晃動,走出一名身材不高,身穿西裝的中年黑人。

  他目視著胡同里殘破不堪的汽車,面無表情地說道:“謝先生,久違了!”此人倒是說著一口字正腔圓的英語。

  謝文東一邊用手遮擋強光,一邊仔細查看來人,只可惜,他什么都看不清楚。

  中年黑人微微抬下手,隨著喀擦一聲,強光消失,也直到這個時候,謝文東才看清楚,原來胡同之外通有一輛軍用的吉普車,在吉普車的后方裝有一架高射探照燈。在吉普車的前面站有一名黑人,只是模樣非常陌生,謝文東敢肯定,自己以前從未見過此人。

  在中年黑人的周圍,站有十數名西裝革履的漢子,只是表情一個比一個冷俊,眼神死氣沉沉,毫無感情的波動,在其手中,皆拿有長短不一的qiang械。

  唉!謝文東暗嘆一聲,此時己方在人數、武器、位置等方面都出于絕對的劣勢,如果只靠自己這邊的力量想沖出重圍,成功的幾率基本為零。現在,也只能用曉蕓的辦法,盡量拖延時間了。謝文東深吸口氣,沉聲問道:“閣下是誰?我們認識嗎?為何要殺我?”

  他一連串問了三個問題。中年黑人先是一怔,隨即樂了,他搖搖頭,說道:“對于謝先生來說,我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謝先生不認識我,也屬正常。至于我為什么要殺謝先生,我只能告訴你,是奉命行事!”

  奉命行事?!聽了這話,謝文東更加肯定,此事必是由費爾南多在幕后指示。他冷笑一聲,說道:“是奉總理先生的命令吧?”

  “呵呵!”中年黑人陰沉沉地輕笑出聲,沒有肯定,可也沒否定,只是幽幽說道:“謝先生很聰明,不過聰明的人所做的事未必就都是明智的,無論謝先生在安哥拉的影響力有多大,但是你要記住,這里畢竟是安哥拉,一個完全不屬于你的國家!”

  中年黑人似乎很喜歡說教,而且喜歡對大人物說教,尤其是在他可以決定對方生死的時候,這會讓他有種莫名其妙的快感和成就感。

  他從口袋里抽出一根雪茄,點燃,慢悠悠地吸了一口,繼續說道:“謝先生有今天,這也是你咎由自取的結果,怪不得別人?!彼底嘔?,他倒退兩步,抬起手來,示意手下人做好準備。

  隨著他的手勢,只聽嘩啦一串脆響,周圍的黑人漢子們齊齊將qiang端了起來。

  “等一下!”

  看出對方要下殺手,謝文東大聲喊喝。

  中年黑人疑問道:“謝先生還有什么話要說嗎?”

  謝文東緩緩說道:“你要殺的只是我,放我身邊的兩個朋友離開!”

  “哼!”中年黑人哼笑一聲,說道:“對不起,謝先生這個要來求,我恐怕無能為力,上面有令,凡涉及人員,一概不留!”

  謝文東說道:“放他倆離開,我可以給你錢!”

  “這不是錢的問題……”

  “你想要多少?”

  “我說了,這不是錢的問題!”

  “無論你要多少,我都出得起!”

  “……”中年黑人還想說話,可轉念一想,他撲哧樂了,搖了搖頭,說道:“謝先生不要想用錢來收買我,這沒有用。另外,謝先生也不要想拖延時間,等你的手下來救你,我可以說明,你的手下人來不了了,這里剛剛已被封鎖,定位軍事禁區,人和人都進不來?!?br/>
  聽了這話,謝文東和李曉蕓的臉色都是一變,想不到對方竟然把事情做得這么絕,而且計劃的這么周全。

  “所以說,謝先生,你還是認命吧!”說完話,中年黑人抬起手來,啪的一聲,打個響指,接著,吉普車上的探照燈再次被開啟,將謝文東三人所坐的車輛照的通亮,與此同時,十多名黑人漢子也紛紛將手指扣在扳機上,準備射擊。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2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