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10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10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孟旬含笑說道:“既然東哥決定按照田啟的計劃行事,那我們現在就該動身了!”

  謝文東一笑,站起身形,停頓了片刻,說道:“召集兄弟們,準備出發!”

  方天化一記重拳打得田啟不輕,一路走出來,腦袋都是暈沉沉的。到了據點一樓,他邊向外走邊拿出手機,給醫院里的手下兄弟打去電話。和字會與方天化等人的一場火拼,和字會這邊受傷的人不少,直到現在還躺在醫院里的仍大有人在。田啟令那些能走動的兄弟統統出來,約好地點集合。到了相約的地點,田啟的那些手下兄弟已到,放眼看去,一個個皆是里倒外斜的,有鼻青臉腫的,有腦袋被打破的,還有胳膊,身上纏著繃帶的。

  見手下兄弟這幅模樣,田啟忍不住苦笑了一聲,不過他要的也正是這種效果??刺鍥艫難劬Ψ飭撕?,和字會眾人同是一驚,紛紛問道:“啟哥,你也被那幫人給打傷了?”田啟剛剛加入文東會,還沒來得及告訴醫院里的兄弟,所以這些人并不知情。

  田啟嘴角動了動,剛要解釋,可轉念一想,又暗暗搖了搖頭,順著眾人的話說:“沒錯!是被文東會的人打得!”

  “文東會?”眾人皆是驚訝地張大嘴巴,駭然道:“和我們打架的那些人是文東會?”

  田啟點點頭,苦笑道:“我也是剛剛才知道的?!?br/>
  “唉!”眾人紛紛哀嘆出生,都有些泄氣了,如果對方只是一般的混混,他們還可以去找對方報復,但人家是文東會的,自己若是找上門去,只怕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了!“啟哥,我……我們是沒辦法報仇了!”

  “還有一個辦法!”田啟瞪了瞪眼睛,恨聲說道:“只能找人幫我們了!”

  “找誰?誰敢和文東會為敵?”

  “南洪門!”田啟說道:“只有南洪門才有實力與文東會抗衡!”

  眾人聽候,無不打點起頭,七嘴八舌地贊嘆道:“啟哥,好主意!南洪門和文東會有深仇,讓他們幫我們,肯定沒問題的?!薄岸遠遠浴頤僑フ夷蝦槊?”

  田啟帶著一干受傷的兄弟前去南洪門的堂口。

  剛到堂口的大門處,田啟等人就被南洪門的守衛攔住了。南洪門人員皺著眉頭,看了看田啟眾人,心中暗道這是從哪里來的一群殘兵敗將啊?怎么都傷成這幅樣子了?不過看衣著,應該不是己方的兄弟。南洪門守衛沒好氣地問道:“你們是干什么的?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就往里闖?!”

  田啟走上前去,露出一臉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道:“兄弟,我是和字會的老大田啟,我想漸漸那偉那大哥和尤春平尤大哥,麻煩你去通告一聲?!?br/>
  “和字會的?”和字會雖然只是個三流的小黑幫,但南洪門的守衛還是聽說過他們的名字。他滿面狐疑地問道:“你有什么事嗎?”

  “我有極為重要的情報要告訴那大哥和尤大哥!是關于文東會的!”

  “哦……”南洪門守衛聞言一震,低頭想了想,沒敢耽擱,說道:“你現在這里等一會!說完話,他轉回身,快步跑進堂口之內。時間不長,尤春平跟隨下面的小弟從堂口里走了出來。

  尤春平是南洪門在南寧的堂主,生活在這里有段時間,對于南寧的情況也異常熟悉。他以前倒是見過田啟,但并未說過話,更談不上交情。出來之后,看到眼眶黑青,眼睛封侯的田啟,尤春平辨認了好一會才把他認出來。

  認了好一會才把他認出來。

  尤春平差點笑出聲來,走上前來,疑問道:“田啟,你這是怎么搞的?”

  田啟看到尤春平仿佛看到親人似的,雙腿一彎,撲通跪倒在地,鼻涕眼淚一齊流了出來,哭喊道:“尤大哥,看在我們同是南寧道上兄弟的情分上,你得幫我報仇啊……”

  “哎、哎、哎?你這是干什么?!”此時天色雖然已晚,但路上仍有車輛和行人,尤春平被田啟眾目睽睽的一跪弄得也有些慌了手腳,急忙將他扶起,說道:“有什么話,我們進里面談吧!”

  田啟擦擦眼淚,默默地點點頭,站起身形,跟隨尤春平進入堂口之內。

  將田啟讓進會客廳,尤春平看著他,皺著眉頭問道:“田啟,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誰把你和你的兄弟們打成這樣的?”“是***文東會!”田啟咬牙切齒地說道。

  “哦!”尤春平一點都不感到意外,他早就得到了手下兄弟的回報,知道文東會與和字會在濱湖路那邊展開過一場惡戰,最終以雙方統統被逮捕而告終。只是田啟這么快就被警方放出來倒是挺出人意外的。

  他幽幽說道:“這件事我也聽說了,對了,你不是被警察抓住了嗎?怎么出來的?”

  田啟連想都沒想,脫口說道:“花錢出來的!為了買通關系,我基本已把全部的家當都拿出來了?!?br/>
  尤春平點點頭,他時常和警方打交道,也深知市局劉局長貪婪的本性。他長嘆一聲,說道:“田啟,你說你惹誰不好,偏偏去招惹文東會,這不是自找苦吃嗎?”

  “尤大哥,我們同是南寧道上的,你得為我做主、為我報仇啊!”說著話,田啟眼圈一紅,眼淚又掉了下來。

  尤春平苦笑,他何嘗不想干掉進入南寧的文東會勢力,可是文東會不僅戰斗力超強,還有個老謀深算的謝文東,與其交手,想取勝實在太難了。他拍拍田啟的肩膀,說道:“今晚凌晨,我們會對文東會強占的三處據點發起反攻,如果你想報仇的話,就帶著你的兄弟們和我們一起去吧!”

  田啟聞言,連連點頭,過了一會,恍然又想起什么,問道:“尤大哥,你說今晚要打哪?”

  尤春平正色說道:“我們有三處據點被文東會所占,就在今晚,我們要將其奪回來?!?br/>
  “不行、不行!”田啟聽完,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

  尤春平一怔,沒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挑起眉毛,疑問道:“為什么不行?”

  田啟急聲說道:“謝文東的老巢根本不在那三處據點?!?br/>
  啊?尤春平暗吃一驚,急忙追問道:“那他在哪里?”

  田啟說道:“在我們和字會的地頭上!”咽了口唾沫,他又說道:“文東會的主力已把三處據點牢牢控制住,但謝文東可能覺得還是不安全,所以他秘密住在濱湖路那邊,??刂富?。尤大哥就算把三處據點奪回來,也抓不住謝文東,我看還不如直接去偷襲謝文東的住所,只要謝文東一死,文東會也就完蛋了!”

  哎呀!田啟說的這些是南洪門眼線從未提到過的消息,尤春平驚訝得兩眼大睜,一把抓住田啟的胳膊,凝聲問道:“你是什么知道這些的?”

  田啟愣愣地說道:“我的底盤雖然被文東會給搶占了,不過我那些跑散的兄弟都還在,對那邊的情況了如指掌。謝文東住在濱湖路一帶也是我的兄弟親眼所見的!”

  尤春平心中驚嘆一聲,想不到還有這樣的事,如果田啟所言不假的話,這倒真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想著,他狐疑地大量著田啟,嘴角一挑,露出冷笑,突然,他臉色一沉,冷冰冰地說道:“田啟,你是謝文東派過來引我們上當的吧?”

  田啟心頭一驚,暗叫糟糕,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如果對方真看出自己有問題的話,根本不會和自己廢話這么半天,更不會把自己讓進堂口之內。尤春平是在詐自己!想到這,田啟的心情一下子又平緩了下來,他故意露出又驚又怒的表情,抬起手來,指指自己的眼睛,接著又轉身指指手下的兄弟,大聲吼道:“尤大哥這么說簡直是在羞辱我,我怎么可能是謝文東派來的呢?你懷疑我的話是假的,難道我腦袋上的傷是假的,我兄弟們身上的刀口子也是假的嗎?”

  田啟越說越怒,說到最后,額頭上的青筋都繃起好高。

  尤春平雙眼眨也不眨地看著他,將田啟的反映一點不漏地全都看在眼中。隔了片刻,他撲哧一聲,冷冷地臉上又露出了笑容,越過田啟,走到和宇會小弟們的近前,逐個看了一番,幽幽說道:“田啟,你不用著急嘛,我只是在和你開個玩笑!”他話音未落,猛的伸出手來,抓住一名和宇會小弟肩膀的繃帶處,接著猛的用力一捏,只聽嗷的一聲,那小弟疼得差點暈死過去,剛剛縫針包扎過的傷口哪經得住這個,鮮血也隨之滲了出來。

  尤春平看罷,暗暗點頭,沒錯,的確是刀傷的傷口!他故作驚訝狀,將那名小弟攙扶住,連聲道:“哎呀,兄弟,我沒有看到你肩膀有傷,實在對不住!”

  看著裝模做樣的尤春平,田啟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心中暗嘆,大社團就是大社團,里面的頭目簡直都是成了精的老狐貍,南洪門是這樣,文東會以同樣如此,多虧自己早有準備!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