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09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09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5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方天化說道:“我們可以分成多股兄弟去騷擾南洪門的據點和堂口,南洪門人力再多,要防守這許多地方也終究會有疏漏的地點,只要抓到他們薄弱的地方,我們可立刻集結主力前去進攻,打完就跑,消滅南洪門的有生力量,往返幾次下來,我想南洪門就得全面龜縮回堂口了,到那時,我們不僅不用擔心南洪門的反撲,而且想怎么打他們就怎么打,優勢已牢牢掌握在我們手中了!”

  謝文東邊聽邊琢磨,方天化雖然說得頭頭是道,不過其中也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南洪門的眼線遍布全市,己方稍微有個風吹草動,對方肯定會在第一時間發現,己方是騷擾還是主攻,恐怕也瞞不過對方眼線的眼睛。

  方天化說完,見謝文東久久不語,他臉上的得意頓時消失,看了看周圍眾人,用力的撓撓頭發,隨即將頭低了下去。

  這時,孟旬微微一笑,說道:“天化的計謀或許魯莽了一些,不過倒也可以一試,按照上次偷襲南洪門堂口的辦法,派出小波精銳兄弟,技能瞞過對方的眼線,在交戰中還能發揮出強大的戰斗力,殺南洪門個措手不及?!倍倭艘幌?,他又幽幽說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南洪門今天晚上還會反撲我們所占的三處據點,不知道東哥有何打算?”

  對于這點,謝文東已經考慮到了,他悠然一笑,說道:“現在我們人手充足,抵御南洪門的反撲不成問題,而且三處據點都位于市區,南洪門的人數雖多,但展開戰斗的時間不會太長,只要我們頂住半個鐘頭,警察就會趕到,南洪門自然會無功而返?!?br/>
  如果謝文東沒去和劉局長打過招呼,他不敢斷言警方會來的這么及時,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警方已不會再偏向南洪門那一邊,他的信心也足了許多。

  孟旬點點頭,雖然利用警方嚇退南洪門很不光明,也有失臉面,但就目前的形勢而言確實是最直接最有效的辦法。

  田啟坐在會桌的末端,本想要說話,可是向左右瞧了瞧,將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在場的眾人都是文東會的核心干部,而他是初來乍道,覺得自己在這時候發表意見有些不太合適。

  方天化不像田啟顧慮那么多,想到什么就說什么,他嘿嘿一笑,說道:“東哥,我看我們不如在南洪門來時的路上設下伏兵,打他們個措手不及”

  他話還沒有說完,田啟忍不住嗤笑出來。若是旁人,方天化可能就忍了,但嗤笑自己的事田啟,他咽不下這口氣。方天化虎目圓睜,怒氣沖沖的盯著田啟,冷聲問道:“田啟,你笑什么?”

  “我笑你出的主意太白癡!”

  “啪!”方天化猛地一砸會桌,拍案而起。

  謝文東見狀,臉色隨之一沉,不滿的喝道:“天化!”

  "東哥,他"

  "坐下!"謝文東皺著眉頭,說道:"現在是在開會,你這個樣子象什么話?!"

  "恩方天化從鼻子眼里哼出一口氣,兩眼噴火,怒視田啟,不過還是慢慢坐回到椅子上.

  謝文東向田啟揚揚頭,笑問道:"田啟,你說說看天化的注意有何不妥之處?"

  田啟正色說道:"東哥.南洪門人多勢眾,據我所知道,他們在南寧的人力不下兩千,主力來攻,我們得設下多少伏兵合適?埋伏的少了,根本不起效果,反而還容易被對方圍殲,如果埋伏的太多,又怎樣可能騙得過南洪門的眼線?引起南洪門的懷疑,只怕埋伏不成,反被對方襲擊!"

  謝文東邊聽邊點頭,其他眾人皆是面露驚訝,好奇地打量著田啟。田啟是和字會的老大,這點眾人都清楚,只是對他并不了解,認為此人只是個小混混,誰也沒把他放在眼里??商晁庀?,眾人對這個田啟皆刮目相看,不敢再小瞧,就連方天化也是皺著眉頭,沉思不語,感覺自己的辦法確實有問題,存在著隱患。

  過了片刻,謝文東手指輕輕敲打桌面,疑問道:“田啟,你可用破敵的辦法?”

  田啟憂郁了一會,低聲說道:“有是有,只是不知道可不可行!”

  謝文東含笑道:“說說看!我們大家一起討論嘛!”

  田啟深吸口氣,正色道:“東哥,你看這樣行不行,今天晚上,我去找南洪門的頭頭那偉!”

  “啊?”此言一出,眾人皆驚。

  謝文東心中一動,隨之挑起眉毛,來了興趣,身子微微前探,瞇縫著眼睛,說道:“說下去?!?br/>
  田啟將自己心里核計的計謀詳細講述一遍,最后,他幽幽說道:“若是南洪門的人真中了計,就算我們不能殺死那偉,也難呢剛大大削弱南洪門的實力!”頓了一下,他看了看在場的眾人,見大家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最后他的目光落到謝文東臉上,不好意思地干笑道:“東哥,這個主意是我剛剛想出來的,我也不知道究竟可不可行?!?br/>
  謝文東目光幽深,狹長的雙眼直勾勾地盯著田啟,柔聲說道:“辦法雖好,不過,這么做對你來說實在是太冒險了吧?”

  田啟腰板一挺,一字一頓地說道:“我和東哥為敵,東哥不僅沒怨恨我,還把我從局子里救出來,并收容我入會,回報東哥的知遇之恩是我心甘情愿的,我愿意去冒這個險?!?br/>
  謝文東微微皺眉,轉頭看向身旁的孟旬。此時孟旬的眉頭也擰成個疙瘩,默默沉思著,過了好一會才意識到謝文東在看自己,他抬起頭,迎上謝文東的目光。在他二人的眼神中,不約而同地都帶著疑慮,見狀,兩人又都笑了。

  孟旬目光垂視桌面,笑容在臉上保持了三秒鐘,隨即微微點了點頭。

  見他點頭,希望的不再猶豫,對田啟說道:“田啟,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做,不過,你可務必小心,能行則做,若是看出對方心中生疑,立刻想辦法逃走,我會派人去接應你!”

  田啟臉上閃過喜色,急忙站起身形,重重地說道:“請東哥放心,我一定不辱使命!”

  等會一議結束之后,眾人紛紛向外走去,只有謝文東和孟旬心照不宣地坐在椅子上沒有動。

  田啟到了會場外,走出沒多遠,正好看到方天化低著頭從自己身邊走過,田啟眼珠轉了轉,隨后鼻子一提,重重地哼了一聲。

  方天化現在對田啟過敏到了極點,聽到他哼哼,方天化立刻收住腳步,轉回頭,冷冷注視著田啟,問道:“田啟,你哼什么?”

  "我哼你啊!"田啟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即沒本事,又沒頭腦,就不要在會場上大放厥詞,丟人顯眼!"

  聽完這話,方天化的鼻子差點氣歪了,這個家伙,簡直就是專門來找自己茬的!他手指著田啟,怒聲道:"如果不是看在東哥的面子上,我現在就揍你個滿臉桃花開"

  他話音未落,田啟探著腦袋,嗤笑著諷刺道:"你敢嗎?有種你就打我試試!”

  方天化的脾氣暴烈,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在東北的時候就少得罪上面的頭頭,這也是他始終得不到重用的原因所在,現在聽了田啟這話,他只覺得腦袋轟了一聲,熊熊的怒火將他的理智燒得一干二凈,他咆哮一聲,怒喝道:“我打你又如何?!”說著話,他輪圈胳膊,對這田啟的面們就是一記老拳。

  在方天化看來,自己這一拳力道雖重,但并不突然,田啟肯定能閃得開,自己人,就算在怎么討厭,嚇嚇他也就罷了,可哪知道,田啟就偏偏沒閃開他這一拳,這記重拳,,結結實實的打在田啟的眼眶上,只嘭的一聲,田啟怪叫一聲,仰面摔倒,緊接著眼角腫起好高,眼睛隨之封了侯。

  “呀!”方天化沒想到田啟這么沒用,連自己明晃晃打來的一拳都沒避開,他忍不住驚叫出聲,疾步上前,看著倒在地上,半響怕不起來的田啟,關切餓問道:“田田啟,你沒事吧?”

  田啟苦笑,心中暗道:你還真是往死里打我啊!他甩甩混漿漿的腦袋,眼前漆黑,一片金星,他慢慢坐起身,搖晃著搖搖頭,說道:“方天化,你這拳我收下了,我欠你的也算我還清了”說著他扶著墻壁,艱難的站起,一步三搖的走開了。

  方天化看著田啟慢慢遠去的背影,愣在原地,半響回不過神來。

  會場內。

  等眾人都離開之后,謝文東看看孟旬,笑問道:“小旬,你也認為田啟的計謀可行?”

  孟旬點點頭,笑了,只是笑的有些怪異,說道:“可行是可行,關鍵的問題是”

  說著話,他頓住,看著謝文東,接著,二人異口同聲的說道:“關鍵的問題是此人能不能靠得住!”說完話,倆人先是一愣,隨后皆都仰面而笑,謝文東暗暗點頭,最了解自己心思的兄弟,莫過于孟旬啊!

  孟旬笑道:“東哥認為這個田啟能靠得住?”

  謝文東瞇了瞇眼睛,輕聲喃喃道:“人心最難測,有時候,也只能賭一賭了?!?br/>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