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68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68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只看陸寇這來勢洶洶的一倒,格桑心理便不敢再有絲毫的大意。他急忙抬起手臂,以護腕架住對方的鋒芒。只聽見當啷一聲脆響,格桑與陸寇各退了一步。

  不等對方收刀,格桑搶步上前,揮拳直擊陸寇的面嘏。深知格桑力大,陸寇不敢抵其鋒芒,憑借靈巧的身法,快速地轉到格桑另一側,手中的鋼刀順勢遞出,根根刺向格桑的軟肋。

  暗道一聲厲害!格桑側身閃躲,同時回手一巴掌,猛怕陸寇的太陽穴。

  他二人你來我往戰在一處,格桑力大,而陸寇靈巧,一個剛猛,一個飄逸,正可謂是棋逢對手。不過陸寇畢竟是傷病纏身,短時間內還能支撐,但時間一長,身體肯定吃不消,但他想速勝格桑,根本沒有可能,就算是他身體狀態最佳的時候都未必能贏得過對方。他急,格桑也著急。陸寇已經是半殘之軀,而自己卻遲遲戰不到他,這實在是太說不過去了。他二人都想在短時間內致對方于死地,打斗時間不長,雙雙揭開了死手,場面變得異常兇險,爭斗的二人也都是險象環生。

  在后觀戰的謝文東暗暗皺眉,格桑的群戰是強項,而這種一對一的單條則要相對弱一些,和陸寇打起來也不占任何便宜。想著,他側頭對身旁的袁天仲說道:"天仲,你上,換格桑下來!"

  "是!東哥!"袁天仲急急應了一聲,隨后抽身而出,沖了過去。袁天仲好大喜功,尤愛表現,而且現在的對手是陸寇,南洪門的二號人物,若是將他殺掉,那不僅是大功一件,自己在道上的名望也會隨之飛速提升。

  袁天仲邊沖邊向戰場邊大聲叫道:"格桑,東哥叫你后退!"他和格桑在一起相處最久,對其個性深有了解,知道格桑好戰,如果自己想把他換下來,基本不可能,所以他特意把謝文東的名頭先報出來。

  沒等格桑說話,兩名陸寇的保鏢勃然大怒,吼道:"你們想仗人多,來車輪戰嗎?"說話間,耳人齊齊竄出來,迎上袁天仲,剛一接觸。兩名大漢搶先出手,雙刀分襲袁天仲的脖頸和前胸

  他二人的身手不弱,但也僅僅是不弱而已,袁天仲哪會把他們放在眼里。

  身子略微向下一彎,如同泥鰍一般從雙刀的下面閃了過去,速度絲毫不減,眨眼工夫,他已貼到兩名大漢的近前,只見他手掌在腰間一抹,掌中立刻多出一把明晃晃的軟劍,手腕一翻,以劍面向右邊那名大漢的脖頸拍去。

  快!袁天仲的劍又豈是一個快字能形容。右邊的大漢臉色頓變,想招架,砍出去的刀已收不回了,想閃躲,同樣也來不及了。隨著啪的一聲,軟劍正拍在他的脖子上,劍身受力,隨之回彎,在大漢的脖頸纏成一個圈。

  沒等對方反應過來,袁天仲持劍的手臂猛的向回一拉撲的一聲,大漢的喉嚨被劍鋒劃開,一刀血箭噴射而出。

  說是遲,那是快。袁天仲一劍了解大漢的性命,只是眨眼之間的事。大漢的尸體還未倒下去,袁天仲已回身一腳,將另一名大漢踢退數步,撞墻倒地。陸寇的保鏢都是身手過人的佼佼者,但兩名大漢卻在袁天仲的手底下連一個回合都沒走過去,這讓周圍的南洪門幫眾不無大感駭然,脊梁骨冒寒氣。

  袁天仲不管那些,到了還在廝殺的格桑和陸寇近前,猛地一劍,將陸寇砍向格桑的一刀架住,隨后對格桑說道:“格桑,東哥讓你回去沒聽見嗎?”

  “我……”格桑已被陸寇激起好勝之心,這時候讓他退后,令格桑倍感難受。別人的話他可以不聽,但對謝文東的命令卻不敢違背,雖然心中不滿,可最終還是無奈地了退下去?;氐郊悍秸笥?,格桑低著頭,一言不發。

  謝文東笑了,拍拍格桑的胳膊,說道:“格桑,你也累了,先休息一下,至于陸寇嘛,我還真怕你失手把他打死了,這人對我們還有用!”他這么說,只是在安撫格桑,至于陸寇的死活,他現在已不在乎了。

  格桑憨直,謝文東說什么他就信什么,聞言,他撓著腦袋呵呵傻笑起來,心中舒服了許多。

  袁天仲換下格桑,與陸寇交上手,場面的形勢立刻發生了變化,陸寇出招快,袁天仲更快,陸寇身法靈活,可袁天仲的身法更靈敏詭異。在他連續不斷疾風暴雨般的攻勢下,陸寇顯得慌手慌腳,招式開始變得凌亂。

  身子略微向下一彎,如同泥鰍一般從雙刀的下面閃了過去,速度絲毫不減,眨眼工夫,他已貼到兩名大漢的近前,只見他手掌在腰間一抹,掌中立刻多出一把明晃晃的軟劍,手腕一翻,以劍面向右邊那名大漢的脖頸拍去。

  快!袁天仲的劍又豈是一個快字能形容。右邊的大漢臉色頓變,想招架,砍出去的刀已收不回了,想閃躲,同樣也來不及了。隨著啪的一聲,軟劍正拍在他的脖子上,劍身受力,隨之回彎,在大漢的脖頸纏成一個圈。

  沒等對方反應過來,袁天仲持劍的手臂猛的向回一拉撲的一聲,大漢的喉嚨被劍鋒劃開,一刀血箭噴射而出。

  說是遲,那是快。袁天仲一劍了解大漢的性命,只是眨眼之間的事。大漢的尸體還未倒下去,袁天仲已回身一腳,將另一名大漢踢退數步,撞墻倒地。陸寇的保鏢都是身手過人的佼佼者,但兩名大漢卻在袁天仲的手底下連一個回合都沒走過去,這讓周圍的南洪門幫眾不無大感駭然,脊梁骨冒寒氣。

  袁天仲不管那些,到了還在廝殺的格桑和陸寇近前,猛地一劍,將陸寇砍向格桑的一刀架住,隨后對格桑說道:“格桑,東哥讓你回去沒聽見嗎?”

  “我……”格桑已被陸寇激起好勝之心,這時候讓他退后,令格桑倍感難受。別人的話他可以不聽,但對謝文東的命令卻不敢違背,雖然心中不滿,可最終還是無奈地了退下去?;氐郊悍秸笥?,格桑低著頭,一言不發。

  謝文東笑了,拍拍格桑的胳膊,說道:“格桑,你也累了,先休息一下,至于陸寇嘛,我還真怕你失手把他打死了,這人對我們還有用!”他這么說,只是在安撫格桑,至于陸寇的死活,他現在已不在乎了。

  格桑憨直,謝文東說什么他就信什么,聞言,他撓著腦袋呵呵傻笑起來,心中舒服了許多。

  袁天仲換下格桑,與陸寇交上手,場面的形勢立刻發生了變化,陸寇出招快,袁天仲更快,陸寇身法靈活,可袁天仲的身法更靈敏詭異。在他連續不斷疾風暴雨般的攻勢下,陸寇顯得慌手慌腳,招式開始變得凌亂。

  時間不長,陸寇在袁天仲的搶攻下只有招架只功,毫無還手之力,就在周圍南洪門幫眾高級不好的時候。只聽場內袁天仲突然斷喝一聲,軟劍斜挑陸寇的小腹。陸寇倒吸口涼氣,急忙抽身后退。

  似乎早已了到陸寇的反映,袁天仲冷笑一聲,跟步不上,手壁向前一探。又刺向陸蔻的頸嗓咽喉。

  哎呀!陸寇臉色頓變,可此時他再想全身而退已然來來不及了,

  他只能盡量將身軀擰動,逼開要害。袁天仲這一劍是沒刺中他的喉嚨,卻將他的左肩挑開一條大血口子。陸寇悶哼一聲,臉色更白,袁天仲不給他喘息之機,接著唰唰唰又連攻了三劍。

  陸寇左躲右閃,避開了前兩劍,但最后一劍是再已避不開了,這劍正刺在他的胸口,好在陸寇反應過人,意識到不好的時候身子已盡力后仰,使袁天仲這劍刺的更深。

  袁天仲一旦得勢,殺這疊出,片刻都不停頓,見陸寇還能堅持,他下面更然一腳,瞪在陸寇的小腹,將起揣倒在地接著手起劍端,惡狠狠向陸寇的腦袋劈去。

  正在這個緊要關頭,一名大漢身撲到陸寇的身上,以自己的身體硬擋住袁天仲這致命的一劍。

  只聽撲哧一聲,袁天仲這劍在那大漢的背后砍出一條半尺長的深可及骨的大口子。那大漢慘叫一聲,側頭大吼道:“?;た芨?”隨著話音,他會手反給袁天仲一刀。

  眼看著自己的一劍就要結果陸寇,卻偏偏被眼前這人給擋住了,袁天仲勃然大怒,雖然對方出手在前,但他搶先一劍,將大漢持刀手臂的手筋挑斷,沒等對方回神,他手中一劍順勢向前一遞,刺進對方的脖子。

  袁天仲收劍,一腳將hi體踢開,舉劍又要對陸寇下死手,可是這時周圍的南洪門幫眾已然漫談過來,呼啦一聲,齊齊在向袁天仲撲去。袁天仲就算能殺掉陸寇,可是也會被對方的眾人撲倒,難以脫身。

  他暗暗咬了咬牙,權衡利弊,無奈之下,只好后退。

  趁著這個機會,幾名保鏢奮力地將受傷的陸寇托到后面。眾人此時再看陸寇,也已渾身上下都是血,臉上毫無血色,慘白得嚇人。

  哎呀!中人心中一驚呼,有名保鏢二話沒說,背起陸寇就向后面跑。

  陸寇傷勢很重,但神志還清醒,他虛弱地問道:“你……你帶我去哪?”

  “寇哥,這仗我們打不了了,我帶你回廣州!”那名保鏢帶著哭腔說道。

  “不行……”陸寇搖頭,斷斷續續地說道:“我不能走,臨來云南之前,我已經向向大哥做過保證……”

  保鏢急道:“寇哥,這場仗我們已經輸了,再留下來就是等死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寇哥,我們先回廣州再做打算吧!”

  “……”

  說完話,久久沒聽知道背后的陸寇答言,保鏢回頭一瞧,陸寇已趴在他的背上昏過去。

  哎呀!那保鏢心如刀絞,步伐更快,幾個箭步回到房內,隨后提腿一腳,將窗戶踢開,接著一手抱著陸寇,一手搭在窗臺,跳了下去。另外的幾名保鏢不敢耽擱,隨后也紛紛跳出窗戶。

  到了外面,眾人不敢走正門,由堂口側身翻墻而出。

  為了防止南洪門的人ta脫,文東會已在堂口的四周設下守衛,只是人員不多罷了。他們剛剛翻過院墻,立刻有數名文東會的小弟,沖了過去,別無二話,見面掄刀就砍。

  陸寇的保鏢在袁天仲那樣的高手面前是不堪一擊的,但應付起文東會的普通幫眾還是不在話下的。雙方交手時不長,幾名文東會人員便被拼了命的大漢們砍倒在地,南洪門眾人也不敢有片刻停頓,隨即奪路而逃。

  陸寇在幾名貼身保鏢的殊死搏殺下逃出堂口,但是南洪門的絕大多數幫眾還困在里面,甚至上下人員都不知道陸寇已經走了。

  堂口,三樓。

  袁天仲被蜂擁而來的南洪門幫眾逼退,他回到文東會身邊,老臉一紅,垂首說道:“對不起,東哥,我沒有殺掉陸寇!”

  謝文東在后面看得很清楚,袁天仲雖然沒有殺掉陸寇,但卻將其擊成重傷。他微微一笑,說道:沒事,跑不了他!”說著話,他想身后的眾人一甩頭,喝道:“兄弟們一起上!我們今天無論如何也要拿下堂口,活陸寇!”

  “殺——”文東會眾人大吼著又沖上前去,與南洪門幫眾再次展開混戰。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1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