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66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66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安永仁聽后,心中竊喜,順桿往上爬,豪爽地說道:“你們也去休息吧!由我們來幫你們站崗!”

  守衛們又驚又喜,不好意思地說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自家兄弟,不用見外嘛!”安永仁正色說道:“你們也確實太累了,該換換班了."

  如果沒有人來接替,眾守衛還能忍得住,現在一聽安永仁來接班,眾人的疲倦感頓時席卷而來,一個個呵欠連連,眼皮都快睜不開了。為首的小頭目揉揉充滿血色的眼睛,沖著安永仁不好意思地笑道:“仁哥,兄弟們是真的有些堅持不住了,這回算我們欠你一個人情,以后一定加倍報答……”

  不等他說完,安永仁理解地拍拍他的肩膀,說道:“行了,別說這些見外的話,快去睡覺吧!”

  正常情況下,在非常時期值夜班是非常重用的,也不是想換就可以換的,但是仗達到現在這種程度,每個人都身心疲憊,對自己人的警惕性不高,加上安永仁是堂口里的大頭目,他親自來接替,自然打消了守衛們的顧慮。

  守衛們走后,安永仁離開安排幾名兄弟留了下來,裝模作樣的值夜班,接著,他帶上十多人走出大廳,到了外面,將守在院門口的南洪門守衛也換了下去。

  幾乎沒有碰到什么麻煩,南洪門的眾人一看是安永仁來結伴,打心眼里高興和感激,連聲感謝,隨后撤了下去。等他把正門的守衛都換掉之后,安永仁看看手表,已經兩點半了,他舔了舔發干的嘴唇,從口袋里掏出手機,給謝文東打去電話。他在堂口的大門,而謝文東就在堂口之外,坐在于堂口近在咫尺的汽車內,通過紅外望遠鏡,謝文東將南洪門堂口換班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沒等安永仁給他打電話罵他已對身邊的眾人笑道:“成了,大家準備好,我們要動手了!”說著話,他從口袋中抽出一雙薄薄的黑皮手套,戴在手上。

  見狀,同坐在車內的姜森,劉波,褚博等人同是一驚,紛紛問道:“東哥,你也要上嗎?”

  謝文東笑道:“也許這將是我和陸寇之間最后的一場交鋒,我怎么能錯過呢?”他話音剛落,安永仁的電話打了進來,“謝先生,我按照你的意思已經把堂口門口的守衛都換掉了?!?br/>
  “恩,做得好,我已經看見了?!斃晃畝λ檔潰骸拔頤鍬砩暇偷?。說完,他講電話掛斷,向姜森等人一甩頭,低聲喝道:”走吧!該我們商場了!“說著。他從車椅下抓起一把開山刀,拉開車門,跳到外面。

  緊跟著,姜森,劉波,褚博,五行,袁天仲,格桑等人也紛紛從車里走出來,想兩邊看,文東會環在堂口的車輛們齊開,從里賣弄悄無聲的走出數百號黑衣青年,幾乎都是一個打扮,黑衣黑褲黑手套,手里拎著明晃晃,寒光比人的片刀,眾人從各個方向一邊向南洪門堂口的大門匯合,一邊將纏著脖子上的黑巾拉起,遮在鼻下。

  雖然早有準備,可守在堂口大門處的安永仁以及手下兄弟還是被眼前突然出現的黑壓壓的人群嚇了一跳,一個個身子直哆嗦,腿肚子直轉筋,很快,走在最前面的謝文東就到了提昂口門前,舉目環視一番,最后目光落在安永仁的臉上,笑問道:”閣下就是安先生吧?!“

  “你是謝先生?”安永仁又驚又茫然的看著謝文東,他倆只是在電話中通過話,但并沒有見過面。

  謝文東點點頭,說道:“我是!”

  哎呀!安永仁倒吸口氣,急忙躬身施禮,畢恭畢敬得說道:“屬下見過東哥!”

  安永仁已打定主意投靠謝文東,而在電話里后者也同意了,他用‘屬下’這個詞倒也很正常,也是明白他的忠心。但謝文東心中卻嗤之以鼻,像安永仁這種膽小怕事,在?;媲傲值芏伎銑雎艫娜?,他哪會將其收下。

  心里這么想,可臉上沒有絲毫的表露,謝文東點點頭,說道:“不用客氣!你的兄弟現在可以撤下去了,你幫我帶路,去找陸寇!”“是!”安永仁連連點頭,讓手下的兄弟都退到外面文東會的陣營里,然后他帶著謝文東等人快步走進堂口之內。

  文東會紀律嚴明,數百號人,進入南洪門的堂口,場面上毫無話音,只是呼呼嚕嚕的低沉又密集的腳步聲。這許多敵人闖進來,正在熟睡中的南洪門幫眾們毫無察覺,整個堂口內依然寂靜得可怕。

  謝文東邊跟著安永仁向里面走,邊對身邊的褚博說道:“小褚,你帶著二百兄弟留在一樓,這里就交給你了,一旦交上手,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擊垮敵人,將一樓控制住!”

  “是!東哥!”褚博低低得應了一聲,隨后停下腳步,帶著二百多號文東會人員將一樓的走廊控制住。

  在安永仁的指引下,謝文東等人來到樓梯口。謝文東問道:“安先生,陸寇的房間在幾樓?”

  “三樓!”安永仁想也沒想得說道。

  謝文東點下頭,回身對姜森說道:“老森,二樓就交給你了,和小褚一樣,務必要迅速控制住整個樓層,不給上面的南洪門人員留有退路!”

  “是!”姜森深深地點下頭。

  將大批的兄弟分派到一樓和二樓,跟隨謝文東上到三樓的人員只剩下不足百人。走廊里空蕩安靜,聲息皆無,安永仁探頭探腦地張望了一會,然后回過頭來,對謝文東說道:“東哥,寇……陸寇的房間就在里面那間,我帶你過去?!?br/>
  事情進展得異常順利,現在要直接面對陸寇,謝文東發而猶豫起來。他眼珠轉了轉,對安永仁輕聲說道:“你先過去,探一下陸寇有沒有在他的房間里?!?br/>
  “哦……”安永仁聽完暗暗咧嘴,心中暗道:“謝文東說的倒是輕巧,可自己怎么探?沒什么事到陸寇房間跟前轉悠,那不是自找麻煩嗎?可是他又不好在謝文東面前表現出自己的膽怯,頓了片刻,硬著頭皮答道:“是!”

  安永仁咽口唾沫,從樓梯間里慢慢走了出來,邊向陸寇的房間走,邊在心里默默祈禱,可千萬別碰上什么人啊!

  謝文東等人都藏身在樓梯間內,探著腦袋,緊緊盯著走廊內的動靜。

  怕什么來什么!

  安永仁剛剛走到陸寇的房門口,正琢磨著是敲門試探還是直接闖進去時,旁邊的房門一開,走出一名彪形大漢。這人是陸寇的貼身保鏢,警惕性極高,安永仁在走廊里雖然已經盡量放輕腳步,可還是被他聽到了。

  這大漢出來之后,看了看安永仁,眉頭隨之皺起,疑問道:“仁哥,你有什么事嗎?”

  保鏢的身份不高,但由于是陸寇身邊的人,任何人都不敢對其

  555小視,安永仁身子一僵,不過他反應也快,沒笑硬擠出笑,說道:"我有事要向寇哥,匯報!"

  大漢眉頭皺得更深,他看看手表,說道:"現在已經快帶三點了,寇哥正在休息,有事明天再說吧!"

  "我我有要緊事"

  沒等他說完,大漢已不滿地說道:"再要緊,也沒有寇哥的身體要緊吧!"

  " 哦是,是是,!"安永仁連連點頭,再留下來,恐怕會引起對方的疑心,他應了幾聲,轉身要向樓梯間走,正在他轉身的時候,只見樓梯間處閃出一條黑影,正急速地向自己這邊沖來,他心中一顫,邁出去的腳又收了回來,對背著樓梯的大漢沒話找話道:"寇哥的身體強一些了嗎?"

  今天安永仁是怎么回事?大漢索然和他接觸過的次數不多,可也感覺出他今天的反常,正在他疑惑不解的時候,突然聽身后有聲響傳來,他下意識地一回頭,只見一條黑影沖到自己近前,同時一道寒光直取他的脖頸.

  來者速度太快了,仿佛是一股旋風吹來,那大漢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只是下意識地將手臂抬起來,擋出那道寒光.

  耳輪中只聽喀嚓一聲,大漢的手掌齊腕而斷,啪的一聲,掉在地上,鮮血如同噴泉,順著斷腕噴射而出.

  "啊——"

  斷手之疼哪是能忍得住的,那大漢發出撕聲咧肺的慘叫聲.

  糟糕!一旁的安永仁暗叫一聲不好,猛的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對準大漢的后心,惡狠狠地刺了下去.

  撲!大漢的叫聲嘎然而止,后心處的致命一刀直接要了他的性命。直到死,他都沒明白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陸寇的這名保鏢是死了,可是他的叫喊卻引來了一連串的連鎖反應,隨著咯咯之聲,走廊兩側的房門相繼打開,從里面走出無數的南洪門幫眾。

  出手偷襲的黑影不是旁人,正事袁天仲,此時見已驚動對方,袁天仲不敢多留,抽身便退。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