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57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57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姜森看著臉色蒼白的周福來,柔聲說道:“周大夫,我讓你做的事并不難辦,只需要你稍微動下手即可?!彼底?,他將手槍掏出,向茶幾上輕輕一放,接著,又眾口袋里抽出一張支票,放在手槍的一旁,他攤了攤手,說道:“周大夫,死路還是財路,你自己選吧!”

  一邊是**裸的直接威脅,另一邊是誘人的金錢,這是謝文東最常用的手段,文東會的人早已學會以了他這一套,不過這種一面天堂一面地獄的手法也向來管用得很,幾乎無堅不摧,攻無不破。

  看著茶幾上的手槍和支票,周福來的冷汗順著額頭流了出來。他雖然喜歡錢,但也從來沒因為錢而去害人,何況現在要他去殺人。

  見他久久無語,只是一個勁的擦冷汗,姜森頗感不耐煩,說道:“周大夫,看起來你是不象和我們合作了,既然如此,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周夫人是第一個,但絕對不是最后一個!”說著,他側頭對身邊的兄弟低聲道:“把老太太先扔下去!”

  姜森只是在嚇唬周福來,但血殺的人可不管那么多,只要是姜森的命令,什么事都能干得出來。他左手邊的那名大漢面色一正,冷聲道:“是!森哥!”說完話,他挽了挽袖口,帶著滿面的殺氣,大步流星向里屋走去。

  周福來見狀馬上慌了手腳,搶步上前,將那名血殺漢子死死攔住,老頭子急得滿面通紅,大聲哭喊道:“不是,不行啊——”

  “行不行,現在不是由你說了算?!苯成系男θ菹?,取而代之的是滿面的猙獰,兇相畢露,他冷聲說道:“老太太摔死了,也是因你而起,是你袖手旁觀,不去救她!”

  他話音剛落,那名血殺的漢子一晃胳膊,一把將周福來推開,接著直沖沖繼續走向里屋。

  眼前這些人身上都逞槍,明顯是黑道的亡命之徒,什么事都能做得出來,如果自己不答應對方,他們可能真會把老伴扔出去。想罷,老頭子狠心咬牙,跺了跺腳,幾乎是尖叫著喊道:“我去!我去做!”

  姜森挑起眉毛,向走到里屋門口的兄弟擺了擺手,示意他停下來,接著,他笑呵呵地看著周福來,柔聲說道:“周大夫,這樣才對嘛!跟我合作,我們大家都有好處?!彼酒鶘硇?,順便將茶幾的小瓶子拿起,來到周福來近前,將小瓶子塞進他的手里,說道:“周大夫,此事就交給你了,我等你的好消息。對了,不要想著逃跑,因為你根本跑不掉,再者說,就算你跑了,你的家人們都會跟著遭殃?!彼毓防?,沖著身后的另名漢子揚揚頭,后者從口袋里拿出一沓文件,扔在茶幾上。

  該說的話都說完,姜森帶領著一干手下兄弟慢悠悠地走出房門。

  等他們都走了之后,老太太從里屋顫巍巍地走了出來,滿面驚容地問道:“福來,剛才那些人是誰啊?”

  “唉!”周福來長嘆口氣,見老太太沒事,什么話都沒說,走到茶幾前,將血殺人員扔下的文件拿起一看,老頭子傻眼了。上面有他以及家人的詳細資料,甚至連他孫子孫女年上的學校,在哪個班級都記錄得清清楚楚。

  看完這個,老頭子腦袋一沉,身子搖晃了幾下,隨后站立不住,重重摔在沙發上。老太太雖然不太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但看周福來大難臨頭的表情,也知道事情不簡單。她急步走到電話前,邊拿話筒邊說道:“我們還是報警吧……”

  她還沒說完,周福來象是過了電似的,一下子又從沙發上竄了起來,一把將老太太手中的話筒搶了去,尖聲道:“你瘋了?打電話報警,不僅會害是我們,而且還會前牽連到我們的兒孫啊!”

  “……”老太太驚呆了,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周福來這個樣子。

  周福來被姜森逼得無路可走,只好按照他的要求去做。當他為陸寇煮藥的時候,悄悄把姜森給他的那瓶氰化物放了進去。氰化物是劇毒,比砒霜要厲害得多,國際上的間諜幾乎都隨身攜帶這種東西,一旦被抓,可第一時間了結自己的生命。

  老頭子在陸寇的藥里沒下一整瓶,只倒了半瓶,不過即使如此,一旦陸寇喝了,即使有十條命也得交代。氰化物呈苦味,而中藥更苦,所以混在里面,即使是味覺再敏銳的人也品嘗不出來。周福來在藥店里將中藥煎完,并用塑料袋塑封上??醋叛矍罷餳赴鋁司綞鏡鬧幸?,心里也說不出來是個什么滋味,他的嘴里比中藥更苦。

  這天上午,周福來又象往常一樣,到藥房去坐診,等到接近中午時,南洪門派過來一輛轎車,一名胖乎乎滿面和善的南洪門青年將周福來接進車里。在去往南洪門堂口的路上,那青年笑道:“周大夫的醫術很高明,寇哥這兩天的身體好多了?!?br/>
  “哦,是嗎,那就好,那就好……”周福來強顏歡笑,勉強應付著,他的兩腿現在哆嗦的厲害。

  胖乎乎的青年沒有注意到周福來的不自然,他一邊開車一邊說道:“我們兄弟對周大夫的醫術都很佩服,有機會也想找周大夫幫我們檢查檢查,看看身體有沒有問題?!?br/>
  “好的……”

  一路上,周福來心里七上八下的,眼皮也突突地跳個不停,心煩意亂,魂不守舍。

  好不容易到了南洪門的堂口,當上臺階時,老頭子腳下一沒留神,差點搶到地上,一旁的青年急忙將他扶住,笑道:“哎喲,老爺子,你慢著點!”

  經過這么長的時間,陸寇的舊傷非但沒有好轉,反而還不如在廣州的時候,正如周福來診斷的那樣,到了云南之后,他水土不服,而且連連受挫,現在又受到文東會圍攻之勢,他又是著急又是上火,若是正常情況下,倒也沒什么,但他有傷在身,使身體更加虛弱,平時總是咳嗽不斷。

  自從接受了周福來的治療,身體確實好轉了許多,陸寇身邊的兄弟們無不打心眼里高興,對周福來亦是恭敬有加。

  在南洪門青年的指引下,周福來來到陸寇的寢室。

  當他到時,陸寇正在和一群心腹頭目們開會,看得出來,會議的氣氛很凝重,每個人的臉都板得死死的。

  看到周福來,陸寇臉上的陰霾一掃而光,笑容滿面的迎上前去,客氣的說道:“周大夫,你來了,我已經等你多時了?!彼底嘔?,他看了看房間內的其他眾人。南洪門眾頭目們自動自覺的站起身形,紛紛告退。

  時間不長,房間里只剩下陸寇,周福來以及幾名南洪門的保鏢。

  二人分賓主落座,陸寇笑道:“周大夫,我感覺現在的身體強了許多,你的針灸和開出的藥方確實很有效!”

  周福來笑了笑,應承道:“藥理是外因,關鍵還是陸先生年輕力壯,內因起了作用?!?br/>
  “哈哈!”陸寇仰面大笑,問道:“周大夫看我還需要多久能徹底痊愈?!?br/>
  “這得看陸先生的具體情況而論?!敝芨@此檔潰骸叭綣月較壬衷詰幕指此俁壤純?,最多不會超過兩個月,就能徹底恢復,而且不留病根?!?br/>
  “兩個月……”陸寇幽幽而嘆,露出一絲苦笑,他實在不知道,自己在曲靖能否堅持兩個月。下面的眼線業已查明,文東會正在從東北大批的抽調人力,恐怕過不了多久,謝文東的身邊就會積累出為數眾多的文東會幫眾,到時若權利來攻,自己如何抵擋。

  想著,他默默地搖了搖頭,頓了一下,他話鋒突然一轉,問道:“周大夫這幾天過的怎么樣?”

  他隨口的一問,卻令周福來的身子一哆嗦,差點從沙發上出溜到地上。他清了清喉嚨,掩飾自己的緊張,說道:“還是老樣子了,每天去藥房坐診?!?br/>
  看著強裝鎮靜的周福來,陸寇笑呵呵的說道:“周大夫也是一大把年紀了,不用那么拼命嘛,錢夠用就行了,在家安享晚年多好啊?!?br/>
  周福來苦笑道:“賺不賺錢是小事,年輕時勞碌慣了,突然退休回家,實在受不了,人都快憋出病來了?!?br/>
  陸寇大笑,說道:“這是老年人的通病啊!”

  周福來怕陸寇在多問,急忙把話頭插過去,邊從隨身攜帶的皮包里掏出腕枕邊說道:“陸先生,我先為你診診脈?!?br/>
  “好!”陸寇身手,將手腕放在腕枕上。

  周福來現在哪還有心思為陸寇診脈,裝模作樣的把了一會,點點頭說道:“陸先生恢復得很好,比上次我來的時候強多了?!彼底?。他將皮包里的及塑料包拿了出來,說道:“這是陸先生這兩天的藥,海河往常一樣,早、中、晚各服一包?!?br/>
  陸寇接過,連聲道謝。他看看手表,現在已經是中午,笑道:“正好,現在就該喝藥了!”說這話,他拿出一袋藥,交給手下的兄弟,說道“拿去熱一熱!”

  “是!寇哥!”那名保鏢答應了一聲,拿著藥走了出去。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