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35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35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等了半晌,見無人答言,方天化皺了皺眉,用眼角余光瞥了瞥眾人,疑聲問道:“怎么?就沒有一個兄弟敢跟我進去嗎?”

  他這一問,眾人紛紛低下了頭。又過了好一會,才有一名青年小心翼翼得說道:“方大哥,現在天還沒黑,這時候動手是不是太早了點?”

  “一點都不早!”方天化說道:“現在正是時候!得手之后,還有一次打南洪門伏擊的機會!”

  “打南洪門的伏擊?”眾人聞言皆都愣住,沒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方天化不耐煩得問道:“到底有沒有人敢跟進去的?怎么各位在東北的時候,一個比一個威風,現在出了東北,就變成窩囊廢了?”

  被他用話一激,眾人都是面紅耳赤,羞得無地自容。他話音剛落,立刻有五名文東會人員挺身而出,說道:“方大哥,我們愿意跟你去!”

  見狀,方天化的臉這才露出笑模樣,他點點頭,說道:“恩!這樣才像話嘛!”說著話,他一揮手,說道:“你們跟我走,其他兄弟在外面做好準備,只要一看到我們退出來,你們立刻就上!”

  “是!”眾人齊齊點頭應是。

  方天化帶著五名手下兄弟先從胡同里走出來,向四周望了望,沒有看到扎眼的人,隨后晃身直奔南洪門的據點走去。飯店白天就沒什么客人,現在到了飯口時間,里面的食客依然寥寥無幾。當然,南洪門根本沒指望這家飯店賺錢,那只是為他們做掩飾的擺設罷了。

  進了房間,方天化等人舉目一瞧,好嘛,偌大的飯廳里一個人都沒有,空蕩蕩,靜悄悄的。心中暗笑了一聲,方天化大聲問道:“這里有人嗎?”

  他的聲音不小,嗡嗡回蕩,可是飯廳里連點動靜都沒有?!?*,這他媽叫什么飯店,難怪沒人光顧呢!”方天化不滿得嘟囔一聲,隨即走到一張桌前,用力的一拍桌案,提高嗓音,大喝道:“這里的人都***死光了嗎?”

  “你嚷嚷什么?”直到這時,一名青年才懶洋洋得從飯店的里屋走出來,他上身穿著花襯衫,下身是短褲,腳下趿拉一雙懶漢鞋。方天化上下打量他一番,問道:“你是這里的服務員?”

  “是!”青年看了看方天化等人,歪著腦袋問道:“我是怎么了?”

  呵!這小子簡直比自己還橫,好像別人都欠他錢似的,有人敢在這里吃飯才怪呢!方天化深吸口氣,說道:“拿菜單來,我要吃飯!”他這倒不是演戲,而是真餓了,想先吃飽喝足之后再動手,至于等在外面的兄弟,就讓他們餓著吧,誰讓他們膽小怕事呢?

  “吃他M什么飯嘛!”有人來吃飯,顯然惹得那名青年極為不滿,罵罵咧咧得嘟囔一聲,回身在柜臺上拿起一張菜單,沖著方天化一扔,說道:“你自己點吧?!?br/>
  菜單打在方天化的胸口,隨后落在地上,在他身后的無名文東會人員皆露出怒色,在東北,向來都是文東會欺負別人,何時被人如此欺負過。他們齊齊看向方天化,只要后者一聲令下,他們馬上沖過去先狠揍這小子一頓。

  這時候,方天化倒比手下人沉著得多,他笑呵呵得從地上揀起菜單,喃喃說道:“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啊!誰讓咱們餓了呢!”說著話,他拿起菜單,拉了把椅子坐下,大致看了看,說道:“來盤鍋包肉,再來……”

  “鍋包肉沒有了!”青年回答得干脆。

  方天化眨眨眼睛,說道:“那來鍋蘆魚頭!”

  “也沒有了?!?br/>
  “地三鮮?”

  “沒有!”

  “家常涼菜!”

  “沒有!”

  方天化問了一大通,結果青年連頭都沒點過一下。他嘆了口氣,將菜單放下,問道:“那你們這里還有什么?”

  “就剩下饅頭和涼白開了!要嗎?”青年用鼻子哼哼道。

  方天化怔了一下,接著站起身形,向青年招了招手,笑呵呵說道:“你來!”

  青年一臉的七個不服,八個不憤的樣子,大咧咧得走到方天化近前,冷聲問道:“你讓我過來干什么?”

  “干啥?”方天化氣笑了,猛然間伸手抓住青年的脖子,咬牙道:“他干你媽!”說話之間,他手臂猛地一用力,只聽嘭的一聲,他捏著青年的脖子,將其腦袋重重砸在桌面上,隨后抬起手來,對著青年的太陽穴就是一記重拳。方天化身材魁梧,力氣也大的出奇,這一拳,重重砸在青年的腦袋上,只聽咔嚓一聲脆響,青年腦袋下的木頭桌子都被他這一拳的力道震碎,再看那名青年,滿頭是血,倒在破碎的桌子中,一聲不吭,不知是死是活。

  看到這般場景,周圍的文東會眾人無不目瞪口呆,他們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方天化出手,也被他一身的蠻力嚇了一跳。

  似乎聽到飯廳的聲音不對勁,從里屋又走出來幾名青年,穿的衣服和倒在地上的青年差不多,有兩個腳下還穿著拖鞋。這些青年到了飯廳,定睛一看,只見己方的同伴倒在地上,滿頭都是血,眾人的臉色皆都變了,其中一名上身赤膊的漢子怒聲問道:“這是誰干的?”

  “是我!”方天化挺直身軀,振聲答道。

  “那你是找死!”那大漢三步并成兩步,到了方天化近前,沒有二話,揮拳就打。他出手快,方天化更快,手臂微微一抬,用手掌將對方的拳頭擋住的同時猛地一抓,順勢側身向旁一帶,使出了擒拿手。

  大漢的胳膊被背到身后,只覺得骨頭關節像是要斷裂般的疼痛,他哎呀怪叫一聲,可嘴巴依然不饒人,怒聲喝罵道:“小子,你***快給我放手……”

  不等他把話說完,方天化冷笑出聲,手臂用力一掰,只聽咔的一聲,大漢的肘關節被他活生生擰斷。這一下大漢可受不了了,臉色漲紅,死命的嚎叫,疼的差點從地上蹦起來,方天化提腿,對著他的軟肋就是一腳,同時喝道:“給我滾出去!”

  那大漢倒特挺好,腰身彎著,噔噔噔直向門外撞去。隨著玻璃破碎的聲響,那大漢破門而出,一頭摔到飯店之外。

  見對方已連傷自己這邊兩人,南洪門眾人這時都沉不住氣了,這些人掏出隨身攜帶的匕首,有些人沒帶武器,將一旁的凳子抓了起,皆向方天化沖了過來,一個個怒目圓睜,齜牙咧嘴,好像要把他生吞活剝了似的。

  方天化面不改色,虎目一瞪,側頭對身后的兄弟喝道:“動手!”

  隨著他一聲令下,五名文東會小弟一齊將早已經準備好的片刀亮了出來,迎上前去,與對方戰到一處。

  南洪門那邊準備不足,沒想到對方會隨身帶著片刀,更沒想到他們是有備而來,幾名南洪門青年只拿匕首和板凳,哪是人家的對手,雙方剛一接觸,就有兩名南洪門人員被砍翻在地,其他眾人見抵擋不住對方,剛才的氣勢一掃而光,不約而同地退了下去,同時連聲吼叫道:“敵襲!不好了,有敵人來偷襲啦——”

  見對方叫得歡,方天化心中暗氣,隨手在墻邊抓起一只酒瓶子,沖到對方近前,先是側身閃過迎面拍了的一板凳,接著回手就是一瓶子。酒瓶正砸在那名青年的腦袋上,啪的一聲,酒瓶破碎,方天化抓著瓶底,順勢向前一捅。

  撲!瓶把的殘片如同一把刀子,正刺在對方的喉嚨上。那人連叫聲都沒來得及發出,扔掉手中的凳子,雙手捂著脖頸,踉蹌而退。

  幾名青年,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酒被方天化等人打得倒地不起,有幾人被砍的渾身是口子,鮮血濕透了衣服,但人還清醒著,趴在地上,拼命地哀號著。

  這時,只聽飯店的樓上響起一陣腳步聲,時間不長,從樓梯口處涌出來數十號手持利刃的大漢,到了樓下一看,什么都明白了,紛紛怒吼一聲,舉刀沖殺,其中有兩名大漢速度最快,眨眼功夫就到了方天化近前,雙刀齊落,都是奔他腦袋劈來的。

  方天化此時業已將隨身的剛到抽出,面對兩把呼嘯而來的片刀,他大喝一聲,橫刀招架,當啷啷,隨著兩聲鐵器的碰撞聲,兩把片刀被一同彈開,方天化機會沒受到任何的影響,片刻也未耽擱,反手刀猛然揮出。

  隨著撲撲兩聲,兩名大漢的胸口皆被他挑開一條大口子,在慘叫聲中,對方二人臉色慘白著緩緩倒了下去。

  這僅僅是激戰的開會死,隨著兩名大漢的受傷,更多的南洪門幫眾沖到方天化和五名文東會小弟近前,幾十把片刀組合到一起,刀光霍霍,晃人眼目。

  只抵擋了一會,方天化就向身邊的兄弟喝道:“撤!”

  他是能頂得住,但是隨他一同進來的五名兄弟卻頂不住這么多的敵人,聽到他撤退的命令,五人如釋重負,紛紛急砍了幾刀,然后掉頭就跑。

  南洪門吃了大虧,幫眾們那肯輕易放他們離開,見對方已跑,氣勢更勝,隨后追殺出來。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