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27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27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聽完劉波的建議,謝文東點點頭,幽幽說道:“強攻確實不是上策。無論做什么事,終究都會有個最妥善的辦法,關鍵是看我們能不能想得出來?!倍倭艘幌?,他對劉波說道:“老劉,查清楚南洪門堂口的情報,越詳細越好!”

  “好的,東哥,我盡力去辦!”劉波應了一聲。

  現在,謝文東要處理的事情很多,隨著他接管了南洪門的十多家場子,身邊的人手已嚴重不足,急需要更多的兄弟趕過來幫忙,北洪門的人力基本全部用在對南洪門正面壓制上,謝文東只能從東北抽人,可東北與云南位于中國的兩頭,路途遙遠,差異極大,在他看來,肯愿意過來的兄弟未必會很多,不過結果卻大出他的預料,自聽說謝文東召集人員去云南與南洪門交戰,報名想前往的兄弟極多,只一天的工夫,就超過了千余號。

  要知道現在的文東會早已經定了型,在東北一家獨大,毫無戰事,身處底層的人員就算再有能力,想獲得向上提升的機會也少得可憐,現在能直接跟隨著謝文東去作戰,無意是個表現自己的能力的千宰難縫的好時機,所以積極報名的人員很多。

  當何浩然向謝文東說明情況時,后者十分意外,搖頭笑道:“我要不了那么多人,只需要無百兄弟就足夠,浩然,你那邊幫我挑選一下,然后盡快安排兄弟們過來?!?br/>
  “沒問題,東哥?!焙魏迫淮鷯Φ酶紗?。謝文東,三眼等人都不在東北,文東會的各項事物的管理自然落到何浩然身上,他為人穩重,處變不驚,做事不急不躁,將文東會管理的井井有條,十分穩定。當然,這也是謝文東放心把文東會交給他來管理的原因所在。

  文東會的人在向昆明趕來,南洪門的援軍也源源不斷的來到昆明,只是人數不多罷了。

  為了應對北洪門和文東會的正面沖擊,向問天已把南洪門的機動人力都頂上去了,可即便如此,仍顯得捉襟見肘,確實再沒有多余的人力派往云南,趕到昆明的援軍多是南洪門在云南其他地方的勢力派出的,即不精良,數量也少得可憐,只能充蟲場面而已。

  由于己方人員暫時還未到位,謝文東也沒再向昆明郊外的南洪門勢力發動進攻,雙方一個在市內,一個在市外,相安無事。

  這天晚間,謝文東抽出時間,幽去了秋凝水的酒吧。這次他身邊的人更少,只帶了褚博一個人。酒吧的生意依然很興隆,人來人往,顧客不斷。

  近來之后,謝文東和褚博坐到了吧臺。由于上次謝文東幫秋凝水解決過麻煩,又和她在辦公室里長聊了好幾個小時這對秋凝水來手可是破天荒頭一次,所以酒保對他有印象,見謝文東,酒保笑容滿面的迎上前來,客氣地問道:“先生,今天又是來找我們老板的嗎/”

  謝文東笑了笑,沒有直接回答,淡然說道:“請給我來兩杯啤酒?!?br/>
  "好的!"酒保爽快地答應一聲,拿起杯子,回身接了兩杯扎啤,遞給謝文東和楮博,喝了一口酒,謝文東向四周瞧了瞧,沒有看到秋凝水的身影,他問道:"秋小姐還沒有來上班嗎?"

  " 老板已經來,好象正在辦公室里理帳,先生,用不用我幫你去叫一聲?"酒保對謝文東顯得很熱心,他年歲不大,但是酒吧工作的時間可不短,自秋凝水開酒吧以來,他就一直在這里上班,所見過追求秋凝水的人如同過江之鯽,但他總感覺那些人華而不實,只有眼前這個相貌清秀的青年和秋凝水一起時最登對,而且他給人的感覺也最塌實。

  謝文東含笑擺擺手,說道:"不用了!我先在這里坐一會。"

  "好的!"酒保點點頭,深深看了他一眼,隨即又去招呼其他的客人。

  當謝文東邊喝酒邊坐等秋凝水出來的時候,一名四十出頭,面帶眼鏡,斯斯文文的中年人緩步走了過來,并在謝文東身邊的空椅上坐下。謝文東只是瞄了他一眼,便沒有再多看,他不認識這個人,也沒有從他身上感覺到敵意和殺氣。

  他不理會對方,但那中年人卻主動向謝文東近前湊,一旁的褚博眼中寒光閃爍,作勢就要起來,將對方趕走,謝文東伸手按住他的胳膊,微微搖了搖頭,說道:“別在這里惹麻煩?!斃晃畝鈉⑵⒉緩?,但在秋凝水的酒吧里還是比較收斂的。褚博聞言,挺起的腰身又彎了下去,不過還是狠狠瞪了中年人一眼。

  那中年人看出對方對自己的不滿,微微一笑,也不在意,在謝文東身邊小聲問道:“你是謝先生吧?”

  一句話,把謝文東問愣了,疑惑地看著對方,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是誰的。

  見他如此表情,中年人忙說道:“謝先生不要多心,我叫于飛鵬,并沒有惡意,之所以能認出謝先生,是因為我的消息比較靈通罷了?!?br/>
  “哦?”謝文東笑瞇瞇地問道:“你的消息有多靈通”

  “別的不敢說,但在昆明一帶,若是發生個大事小情我還是都能了解一二的?!敝心耆誦判氖愕廝檔?。

  謝文東狐疑地看著他,笑問道:“那你來找我,有什么事嗎?”

  中年人向左右看了看,見沒有扎眼的人,低聲說道:“謝先生到昆明了,應該是為了對付這里的南洪門勢力吧?”

  謝文東笑道:“于先生,你不是說你的消息很靈通嗎?我想這個問題你根本不需再來問我了吧?”

  “呵呵!”中年人樂了,點點頭,說道:“謝先生一口氣將南洪門在昆明市內的場子都打光了,連南洪門最大的地下賭場也被燒了個干凈,我只是想不通,謝先生為什么遲遲還不向郊外的南洪門勢力下手呢?”

  此人知道的事情還真不少!謝文東心中一動,隨即笑問道:“這和閣下來找我有關系嗎?”

  “當然有!”中年人慢悠悠地分析道:“謝先生是大忙人,黑道買賣做得大,白道買賣做得更大,既然親自來了昆明,肯定是想和這里的南洪門勢力分個高下,但對方就在眼前,謝先生卻遲遲不動手,想來是遇到些困難了吧?!我很喜歡幫助別人,也愿意幫別人解決問題和麻煩,如果謝先生有需要的話,我可以提供幫助?!?br/>
  謝文東眼中閃過一絲驚色,但很快就消失了,他淡然問道:“你能幫我什么?”

  “比如說提供南洪門的情報,或者別的什么?!?br/>
  “你知道南洪門的事?”

  “呵呵,我剛才已經說了,別的地方我不敢打保票,但在昆明這一畝三分地,很少有我不了解的事?!?br/>
  謝文東眨眨眼睛,揚頭到:“你說說看?!?br/>
  中年人呵呵干笑到:“謝先生,現在錢很難賺,我又不是靠此為生的……謝先生是聰明人,應該明白我的意思?!?br/>
  謝文東當然懂,眼前這個中年人十之**是個情報販子,想在自己這里敲上一筆。他喝了口酒,慢慢悠悠的說道:“如果你提供的情報足夠有用,好處我當然不會少給你!”

  中年人再次向左右看了看,靠近謝文東,伸出拇指和食指,低聲說道:“這個數!”

  謝文東看了一眼,疑道:“八萬?”

  “謝先生真會開玩笑,既然是對你有用的情報,再找也不可能只值八萬嘛!一口價,八十萬!”

  “哈哈!謝文東忍不住仰面哈哈大笑,說道;”閣下可真是獅子大開口啊,你連是什么情報都沒告訴我,就敢開價八十萬,簡直是在開玩笑?!?br/>
  中年人面露正色,說道;“我可以向謝先生保證,我提供的情報絕對物有所值?!?br/>
  “哦?”謝文東挑起眉毛,道;“那你說說!如果真有價值,我一分錢都不會少給你?!?br/>
  “謝先生說話算話?”

  “當然”

  中年人深吸口氣,說道;“這里人多眼雜,我們可以出去再談!”說著話,他將手中的酒杯放在吧臺上,連帶著抽出張百元鈔票和一張名片,放下之后,起身離開。

  他沒有在酒吧停留,直接走了出去。謝文東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微微瞇了瞇眼睛,隨即,將他放在吧臺上的名片拿起。

  褚博在旁問道;:“東哥,對方來意不明,你要小心啊!”

  他話音未落,秋凝水不知何時已從辦公室里走出來,到了謝文東近前,含笑問道;“文東,你是什么時候來的?”

  見到她,謝文東忙站起身形,說道;“剛到?!?br/>
  秋凝水目光一轉,看向酒吧門外,疑問道;“你認識剛才和你說話的那個人?”

  謝文東搖頭,說道;“不認識!是他主動找上我的?!?br/>
  “哦!”秋凝水只是輕輕應了一聲,嘴角動了動,似想說話,但最終又把話咽了下去。

  謝文東多聰明,見狀,馬上問道;“凝水,你認識他嗎?”

  秋凝水點頭,說道;“是的!我知道他姓于,而且經常來酒吧喝酒,“談生意?!?br/>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1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