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16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16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老鬼看著謝文東,連連擺手,說道:“兄弟,你也別把我捧得太高,讓我幫你打打下手還行,但是要我幫你應付社團方面的紛爭,這我可就不在行了?!?br/>
  謝文東笑呵呵地說道:“有鬼兄幫我打下手,就足夠用了!”

  “……”老鬼聳肩無語。他心里清楚得很,論頭腦,謝文東比自己聰明得多,他怎么交代,自己怎么去做就好,至于其他的事,自己也不用過多操心。

  謝文東轉頭對姜森說道:“老森,給老劉他們打電話,讓他們退掉酒店的房間,都到這里住?!?br/>
  “是,東哥!”姜森答應一聲。

  謝文東喃喃嘟囔道:“既然有自己的地方,就不用在外面花那份冤枉錢了……”

  老鬼直勾勾地盯著謝文東,憋了半晌,才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兄弟,你還真省啊!”

  謝文東心安理得地含笑道:“用錢的地方有很多,該花的要花,不該花的能省就省嘛?!?br/>
  他的話,老鬼理解不了,搖頭說道:“如果我是你的話,早就找個好地方安安穩穩地享清福去了。有那么多錢,還爭什么名,爭什么利?”

  “所以,你不是我?!斃晃畝嗆塹卣UQ劬?。

  下午,劉波,孟旬等人趕到旅店。

  找了一間閣音比較不錯的房間,謝文東將眾人聚到一起,然后拿出早已經準備好的地圖,邊勾畫,邊講解南洪門各處場子的位置。

  都標注清楚了之后,他點了點娛樂中心的位置,說道:“這里我剛剛去探察過,應該是南洪門的一處要點,要對南洪門動手,我打算首先進攻這里,各位兄弟怎么看?”

  眾人圍攏在左右,紛紛低頭看著地圖,沉思無語。娛樂中心在南洪門各處場子的中心,一旦受到襲擊,周圍的場子都可以在第一時間趕過來增援,這點倒是比較麻煩。過了好一會,劉波首先開口說道:“要攻擊這里,首先得想辦將南洪門其他場子的援軍阻擋住?!?br/>
  姜森慢慢搖了搖頭,說道:“我們這次帶來的兄弟不多,想堵住這么多的路口,恐怕不太容易?!?br/>
  這時,孟旬伸出手來,仔細數了數標注出來的場子數量,一共是八家,他說道:“如果這些是南洪門在昆明的全部場子,那事情好辦,堵路口阻止對方的增援,這是下策,我們的人手雖然不多,但卻精良,完全可以對八家場子一齊展開進攻。但問題是,如果南洪門的場子不止八家,當我們動手時又鉆出來援軍,那情況可就不秒了?!?br/>
  恩!謝文東暗暗點頭,覺得孟旬的顧慮很有道理。他揉著下巴,幽幽說道:“看起來必須得抓幾個南洪門的人問個清楚了?!彼底嘔?,他看向劉波,說道:“老劉,這件事就交給你了,等暗組的兄弟趕到昆明之后,想辦法弄幾個俘虜,將情報搞清楚。

  “明白?!繃醪ㄖ刂氐牡閬巒?。

  隨著謝文東等人的到來,旅店對外掛出停業的牌子,在自己的地頭上,眾人顯得輕松了不少,來回走動時,有手有笑,身上也不必時刻都揣著硬綁綁的家伙。

  等到晚間,謝文東帶上老鬼和褚博二人又去了秋凝水開的那間小酒吧。

  當他們到時,天色業已大黑,這時的酒吧可比白天時熱鬧得多他早已練就了喜怒不行于色的本事,心里亂糟糟的,可臉上沒有絲毫的表露,老鬼看不出來他心里在想什么,只是苦笑地搖了搖頭.沒有多言.

  門面招牌上的霓虹燈不停的閃爍,門前還停有幾輛小轎車,看得出來,酒吧的生意很興旺.

  謝文東三人下車,慢步走入酒吧內,和想象中的一樣,酒吧的生意很好,雖然地方不大,但里面的客人少說也有六,七十號之多,幾名服務生不停地在人群中穿梭.

  剛進來,就有一名年歲不大的服務員迎上前來客氣地笑問道:"先生,請問你們幾位?"

  這個服務生不是早晨謝文東來時碰到的那個,自然也不認識他們.

  謝文東點下頭,說道:"三位!"

  "先生這邊請!"服務員發服務很到位,將謝文東三人領到一處空桌,然后問道:"三位先想點什么?"

  謝文東隨意地點了三杯啤酒和幾盤小點心,服務生一一記下,隨后說了一句先生請少等,作勢要走,謝文東將他叫住,問道:“小兄弟,你們老板來了么?”

  服務生必有深意的看著謝文東,點頭說道:“來了!先生要找我們老板么?”

  “不!”謝文東一笑,說道:“我只是隨便問問”

  “哦~”服務生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走開了

  老鬼看著服務生的背影,疑問道:“謝兄弟,你不是要找秋小姐嗎?”

  謝文東暗嘆口氣,搖頭說道:“不急,我想坐下來先等等……”這么長時間沒有簡單秋凝水,謝文東不知道她現在已經變成什么樣子,更不知道自己見到他時候該說什么好,心里七上八下的。

  他早已練久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心里亂糟糟的,可臉上沒有絲毫的表露。老鬼看不出來他心里想什么,只是苦笑低搖了搖頭,沒有多言

  時間不長,服務生將謝文東點的啤酒和點心送上來

  謝文東一手拄著桌子,一手端起酒杯,聽著酒吧里清還悠揚的音樂,默默地喝酒發呆

  不知過了多久,坐在旁邊的老鬼急忙拉他的衣袖,說道:“來啦,來了”

  “什么來了?”謝文東回過神來。不滿地看著老鬼,后者向吧臺方向努努嘴,說道:“秋小姐來了”

  聞言,謝文東精神一振,抬起頭來。順著老鬼的目光望去。

  吧臺前稀稀拉拉坐在好幾位客人,在最里端,有名女郎半靠著吧臺而戰。她穿著合體的衣裙,亮面的高跟鞋,一身黑色使本就修長的身材更顯得挺拔、‘勻稱,她衣著并不暴露,但是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性感和神秘。向臉上看。瓜子臉,白面如玉,黛眉彎彎,大而明亮的杏核眼透漏出幾份懶洋洋的感覺,而這眼色恰巧能刺激到男人身上某種神經,激發起磁性的占有欲

  這名性感漂亮的女郎不是秋凝水還是誰?

  那一瞬間,謝文東覺得自己的整個心都燃燒起來,血液流轉加速,望向秋凝水的眼色也由幽深變得炙熱

  只可惜秋凝水沒有發現他的存在,對周圍那些火辣辣的眼色她似乎早已經習以為常,她此時端著高腳杯,神態懶散,慢悠悠地喝著其中的紅酒。

  見謝文東看著秋凝水發呆,老鬼賊笑了一聲,用胳膊肘輕輕碰了碰了他,小聲說道:"怎么了?兄弟,你也看直眼了?我和你一樣,覺得現在的秋小姐可比以前漂亮多了,有種說不出來的韻味,如果不是因為你的關系,我早就去追她了,嘿嘿"

  謝文東從失神中驚醒過來,緩緩垂下頭,同時長長噓了口氣.

  頓了片刻,他點點頭,幽幽說到,沒錯,她確實變化了許多,我幾乎快認不出來!"說著話,他仰頭,將剩下的半杯酒一飲而盡,雖然只是遠遠看著,雖然她的模樣并沒有太大變化,但旗幟已完全不同,現在的秋凝水卻讓謝文東有一種陌生感.

  老鬼抽出香煙,點燃,正色說道:"人總是會變的嘛!在這種地方,要應付行行色色的人,如果她還能象以前一樣,這才出鬼了呢!"

  這個道理,謝文東當然明白,只是心中還是有些失落,尤其是看到秋凝水對那些不懷好意,上前搭訕的男人笑臉相迎的時候,他心里隱隱做痛.

  老鬼多聰明,只看謝文東那對陰森的眼色,就基本明白了他的心思,他拍下謝文東的肩膀,說道:"兄弟,你是不是覺得秋小姐不應該在這種地方?"

  謝文東疑惑地看著他,沒有說話.

  老鬼說道:"我有個主意,可以讓秋小姐放棄這家酒吧."

  謝文東一怔,疑問道:"什么主意?"

  老鬼笑道:"很簡單,你把她娶回家,由你來養她,自然就不需要在外面拋頭露面了."

  聽了這話,謝文東老臉頓時紅了,沒好氣的斥道:"亂講什么?!"

  老鬼收起笑容,凝聲說道:"我一直都覺得,她不單是你的朋友,更是你的一紛責任,她受到的傷害,有由你造成的,是男人,就應該承擔起來."

  我"

  謝文東語塞,他不是怕承認責任的人,他當時也對秋凝水說過同樣的話,可是后者并沒有依靠他.

  這時,有服務生在他身邊走過,謝文東伸手將服務生拉住,說道:"小兄弟,再拿三杯啤酒."

  "好的,先生."

  "才三杯啤酒?我看你是要少了."老鬼賊笑著向前方努里努嘴.

  謝文東舉目望去,只見一名年輕帥氣的青年不知何時站到秋凝水的身旁,兩人態度親密的有說有笑.

  沒見到秋凝水的時候,謝文東對她的感覺只有懷念,可是現在,他心里突然有種酸溜溜的味道,他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忍不住搖了搖頭.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