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08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108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沒錯!”唐寅點點頭,說道:‘我必須得和你交手。我在朋友面前已經打下包票,要取你的腦袋?!岸倭艘幌?,他聳聳肩,含笑說道:“我不能對朋友食言?!?br/>
  辛丑聞言,鼻子都快氣歪了,聽對方話中的意思,好象自己的腦袋就是他說取就取,手到擒來似的。辛丑自出道以來何時受過這樣的窩囊氣,猛然怪叫一聲,另只手晃動,掌中又多出一把匕首,看樣子他是動了真氣,打算要和唐寅拼命了。

  這時,那名肩膀受傷倒在地的漢子已被手下人攙扶起來,他看看辛丑,隨即又充滿感激地看眼唐寅,接著掏出手機,手指顫抖著撥出電話,向堂口那邊請求支援。

  見狀,辛丑暗皺眉頭,對方已經請援了,自己若是在此多耽擱,弄不好就會被對方的援軍圍住,難以脫身。性罷,他惡狠狠瞪了唐寅一眼,退后兩步,同時狠聲說道: “小子,我集注你了,今天咱們的仇怨算是結下了,,日后我定讓你死無葬身之地!”說完狠話,他再不停留,轉身就向酒吧外跑去。

  辛丑對自己的身法絕對有信心,出道以來,他還沒見過誰能在身法上勝過自己,包括袁天仲在內。他正向外跑著,突然,身后傳來嗡嗡的破風之聲,而且越來越近,他心中一寒,不知道是什么東西‘飛襲’過來,急忙將身形一側,然后扭頭回望。

  在他身后,空蕩蕩,什么都沒有,正當辛丑暗暗納悶的時候,只聽前方有人輕笑道:“閣下可是在找我嗎/”

  辛丑激靈靈打個冷戰,急忙回過頭來,定睛一看,腦袋隨之嗡了一聲,只見在他面前站定一人,正是剛才的那位笑面青年,此時對方兩眼彎彎,嘴角高挑起看著他。對方是什么時候追上自己的,又是什么時候超到自己前面的,辛丑根本就沒感覺,心中男能不驚駭,他兩眼瞪得滾圓,盯著對方,張口結舌,半晌說不出話來。

  唐寅悠悠說道:“我說過了,我要取你的腦袋,時間有限,我們開始吧!”說話間,他雙手自然而然地背于身后。

  辛丑喘著粗氣,象看怪物一樣看著唐寅。當他面對著北洪門高級干部的單挑時,他心中毫無恐懼,當他面對人山人海的北洪門和文東會幫眾圍攻時,他也依然恩能夠從容應對,可是此時面對唐寅,他怕了,那是不由自主,從內心最深處生出的恐懼。

  “你……叫什么名字?”

  “唐寅!”

  “唐寅?”沒聽過!辛丑心中不解,北洪門什么時候出來一個如此厲害的高手,怎么以前從未聽人提起過。現在他已看出來了,喲啊不把面前的這個笑面青年干掉,自己是走不出去酒吧了。想著,他壓下心中的恐懼,怒喝道:“你是自己找死,可別怪我下手不留情面了!”說著話,他猛的向前近身,雙匕齊出,分刺唐寅的左右軟肋。

  唐寅背于身后的手未動,身形只是微微一晃,變輕易將辛丑的雙匕避開。

  暗道一聲厲害,辛丑呵斥一聲,又使出了怪招,整個人身子半側,直沖沖向唐寅的懷中撞去,同時右手刀隱藏于軟肋下,暗襲唐寅的小腹。

  如果真被他撞到,辛丑的沖擊力暫且不提,但是他那記暗刀就能把唐寅的肚子挑開。

  唐寅也從未見過如此打法,不知其底細,也未敢抵其鋒芒,身子再次向旁一閃,避開鋒芒,當辛丑直撞過來的身子與他擦肩而過時,唐寅將雙腿高高提起,猛然向下一落,腳后跟正砸在辛丑的后背上。

  說來慢,實則極快。兩人交手過招就是石吼電閃般的速度,一旁的北洪門小弟和服務生包括吧臺內的酒保此時早已經看傻了,身子僵硬,毫無動作,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喘息。

  當辛丑意識到不好的時候,再想躲閃已然來不及,他將牙關一咬,硬挺著挨了唐寅這一腳,只聽普通一聲,辛丑前撲的慣性加上唐寅這一腳之力,足足飛出五,六米遠,然后方重重摔倒在地,其慣性又讓他滑出兩米多遠才停下來。

  感覺背后的骨頭都要碎了似的,辛丑疼得眼淚差點掉出來,他抬頭一瞧,酒吧的大門已就在自己的面前,他趴在地上的身子猛然用力一撲,直接撞開房門,滾了出去。

  嗬!本事沒有多少,跑得倒是挺快!唐寅暗笑,縱身追了出去。似乎早料到他會追出來,沖出酒吧的辛丑身子剛剛落地,緊接著,手臂向回一甩,掌中的匕首疾射而出。

  當唐寅縱身出酒吧的時候,飛來的匕首剛好到了他近前,若是換成旁人,這一刀是無論如何也別想閃開,但唐寅的反映太快了,動作也太快了,幾乎是想都未想,背于身后的手閃電般地抽了出來,殘月形的彎刀豎在他的胸前。

  當啷啷!

  辛丑射來的匕首正釘在彎刀的刀身上,匕首的鋒芒與刀身撞出一團火星,受其反彈之力,匕首在談起好高,然后在空中打著旋,掉落在地。

  “呼!呼!呼——”

  辛丑站在酒吧門前的街道上,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臉色也變得煞白,自己發出這么突然又這么快的飛刀沒有傷到對方絲毫,此人的身手簡直已達到了可怕的程度,其反映速度似乎已超出了人類的極限。

  呼!辛丑驚駭,唐寅也暗吐出一口濁氣,暗道好險,自己差點還真著了對方的道!他深吸口氣,臉上的笑容加深,用腳尖一跳地上的匕首,喝道:“還給你!”他話音未落,匕I首化成一道電光,直射向辛丑。

  辛丑側身形,大喝道:“來得好!”說著話,伸手將飛來匕首的刀把握住,同時,一股強大的力道也隨著傳來,辛丑不由自主地連退兩步,剛把身形穩住,距他數米開外的唐寅也已沖到他近前,手中不知道數米時候多出兩把彎刀,上來之間,展開了急風暴雨的強攻。

  唐寅的招法并未特別之處,但就是一個字,快!一刀接著一刀,一刀連著一刀,之間毫無停頓,幾乎練成一線。

  辛丑不得不使用全力進行招架,可即便如此,他仍感覺異常的吃力,感覺招架不像是面對一個人的進攻,而像是三、四個高手的聯合合計。

  辛丑的身手是不錯,但和望月閣的長老比起來,要稍差一些,而唐寅現在的身手,即便是同時魚兩名望月閣的高手過招都未必吃虧,兩者的差距也就可想而知。

  討厭搶攻十數招,辛丑也在道路上連退了十幾步,見對方在招架的猛攻下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唐寅忍不住大失所望,臉上的笑容也隨之消失,冷聲說道:“太慢了、太慢了、太慢了,你的出招實在太慢了!只這樣如何配做我的對手?!”

  嗡!

  唐寅用辛丑最常說的話反過來刺激他,辛丑哪能受得了,他覺得腦袋一沉,肺子都差點憋炸了,嗷的怒吼一聲,使勁吃奶的力氣,連出數刀,化解唐寅進攻的同時,還成功反擊了兩刀。

  見狀,唐寅這才面露喜色,邊招架邊反攻的同時,笑道:“這樣還差不多!快點、快點,再快點,只這樣是傷不到我的?!?br/>
  辛丑把十二分的力氣都使出來,他堪堪與未盡全力的唐寅打個平分秋色,而如此以來,也是最消耗體力的,辛丑根本支持不了多久.

  見對方滿面是汗,豆大的汗珠子順著額頭、鬢角直流,喘氣聲越來越沉重,似乎有力盡的可能,唐寅嘴角翹了翹,突然急出三刀,前兩道被辛丑勉強擋開,可最后一刀辛丑再擋不住,只聽嘶的一聲,他的臂膀被劃開一條血口子。

  “你只有這么點本事嗎?快把你的真功夫使出來!”

  唐寅急功三刀之后,又將攻勢放緩。

  或許是受了唐寅的刺激,或許是臂膀的疼痛將辛丑的求生**以及內在的潛力統統激發出來,他咆哮怒吼,雙匕施展開來,發起了又急又猛的反擊。

  不錯!唐寅暗中贊嘆,舞動彎刀,小心應付。

  可人的體力畢竟是有限的,時間不唱,辛丑又有力氣耗盡的趨勢,唐寅猛攻數刀,在辛丑的肋下有挑開一條口子,喝道:“繼續!你的速度又慢了,快點、快點!”

  哎呀!辛丑又痛又急,又恨又氣,他這輩子還從未遇到過如此厲害和變態的對手,他發了瘋似的嘶喊著,再次搶攻。

  如此這般,每到辛丑后力不濟的時候,唐寅就在他身上劃出一條口子刺激他,連續數次,辛丑已被折磨的筋疲力竭,連拿匕首的力氣都快沒有了,再看他的身子,橫七豎八都是刀口,鮮血順著衣角滴滴答答直向下流只一會功夫,血水就在他腳下匯集成好大一灘。

  唐寅與辛丑的交戰不是一場勢均力敵的交鋒,更像是場貓戲老鼠的游戲。

  撲通!

  又過了幾個回合,遍體鱗傷的辛丑實在站不住了,雙膝發軟,重重的跪在地上,手中的匕首似乎也變得有千斤之重,無力的垂在地上,支持著他搖搖欲墜的身體。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1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