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74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74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見對方又來了大隊人馬,辛丑向自己的周圍望了望,目光所及之處都是敵人,這才意識到自己追的太突前了。眼看著張局風和辛海二人跑到前方的車隊之中,辛丑恨得跺了跺腳,可還是未敢繼續追上去,抽身退了下去。

  北洪門的這次進攻,可謂是傾巢而出,把能派上用場的人員都派上來了,就連張一和萌旬這兩位并不擅長搏斗的智囊都上陣。

  看到敗逃回來的張、辛二人,任長風急忙將他二人讓進車內。張局風喘了幾口粗氣,隨后說道:“我已經把南洪門的援軍引過來了,但帶隊的是辛丑,此人甚是厲害,我和辛兄弟都不是他的對手?!?br/>
  “恩!”任長風應了一聲,點頭而笑,說道:“真是冤家路窄,我和他打過兩次,可惜都半途而廢,未分出個輸贏,今天我勢必要取下他的狗頭,為死在他手上的兄弟報仇雪恨!”說這話,對開車的死機喝道:“兄弟,把車開全速!”

  此時路上都是潰敗的小混混,死機為難的說道:“任大哥,路上的人太多了!”

  “管他們干什么?給我撞過去!”在任長風嚴重,這些黑幫混混門本來就是己方的跑回,現在利用完了,也不再有任何的價值。

  他是老大,他下令死機不敢不聽,腳踩油門,幾乎是閉著眼睛向前開。他們一列車隊橫沖直撞的奔向南洪門據點,直把路上逃亡的小混混們嚇得紛紛向街道兩旁躲閃,一時間叫罵聲練成了一片。

  南洪門好不容易將各個黑幫的勢力擊退,還沒來得及緩口氣,處理傷員,北洪門的主力就到了。周生見狀,冷汗頓時流了出來,可此時害怕也沒有用,敵人揖讓沖到眼前,硬著頭皮也得上。周生只是把肩膀的傷口簡單包了一下,隨后帶領著手下眾人,迎上北洪門幫眾。

  北洪門和那些黑幫混混們可不一樣,論起單兵的戰斗能力只在南洪門之上,而不在其下,加上來著眾多,在人數上占有壓倒性的優勢,而南洪門這邊剛剛經過一場惡戰,傷者不少,人員疲憊,這時再交手,南洪門哪里還能抵擋得住北洪門的沖擊。

  雙方交占的時間不長,南洪門這邊便已堅持不住了,大批的人員要么被打倒在地,要么被打退下來,一時間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

  任長風一馬當先,帶領著一隊北洪門的精銳兄弟直接殺進南洪門的陣營之內,雙手持刀,左右砍殺,每一次揮刀,總能伴隨出對方的慘叫聲。

  當他突到南洪門陣營中心地帶時,正好和周生碰了個正著,任長風不認識他,但見他對周圍的南洪門幫眾指手畫腳的連續下達著命令,猜測他應該是南洪門這邊的頭目。任長風提著血跡斑斑的唐刀,一個急沖刺就到了周生近前,招呼也不打,論刀就劈。

  任長風現在已殺的渾身是血,周生冷然間也沒把他任出來,只是見他這刀來勢洶洶,心頭暗驚,不敢大意,急忙橫刀招架。

  別看任長風身材高挑清瘦,但是力氣卻大得驚人,加上唐刀鋼口鋒利,這一刀下去,直接將周生手中的大砍刀劈出一個大豁口

  ,同時震地后者手筆發麻,虎口崩裂,血絲流淌出來。

  “哎呀……”

  周生怪叫一聲,受起震壓之力,他噔噔噔倒退三步,然后雙腿發軟,一屁股坐在地上。

  想不到來人如此了得,他仰起頭,目光驚駭地看著任長風,驚聲問到:“你……什么人?”

  任長風哪會和他廢話,手臂向前一遞,一招仙人指路,刀鋒直取周生的頸嗓咽喉。

  快!這一刀豈是一個快字能表達。

  周生從骨子里激靈靈打個站,腦袋急忙向旁一片,總算是躲過著要命的一刀,可是還沒等他作出其他的反應,任長風手腕一抖,刀鋒又像周生的脖頸橫劃過去。這一次。周生是再也閃躲不開了,只聽撲的一聲,唐刀將周生的脖子硬生生地撕開,血管,氣管連同肌肉齊被斬斷,只剩下頸骨相連。

  連喊聲都未來得及發出,周生仰面倒地,兩眼瞪得又大又圓,身子不自然地激烈顫動著。

  任長風一個箭步上前,唐刀向下又是一次,直接貫穿周生的心臟,直到這時,他方大聲喝道:“你給我記清楚了,老子是任長風

  !”說話之間,他猛地把唐刀八處,連帶著,一股血劍從周生的胸腔里噴射出來。

  嘩---周圍的南洪門幫眾都已驚呆嚇傻,甚至都忘了上前去搶救周生,誰能想到,那么驍勇善戰的周生竟然連人家的一招都沒擋住,就直接了斷了。本來眾人就已經恐懼到了極點,一聽到“任長風”這個名字,南洪門幫眾雙腿不聽使喚地連連后退。

  反觀北洪門這邊,士氣高漲到了極點,尤其是根在任長風深厚的那批精銳人員,分封高聲叫喊道:“任大哥把敵人的頭目殺了,兄弟們上啊!快上啊!”

  周生的死產生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南洪門的幫眾的士氣受到沉重的打擊,大半的人員無心再戰,驚慌失措地向據點內敗退,而另有一部分幫眾則兩眼通紅,豐樂寺的要找北洪門人員拼命,只可惜他們的數量太少,被北洪門的大隊人馬一沖就徹底淹沒在人海當中。

  場上的局勢變化的太快,南洪門由劣勢瞬間變成了敗勢,

  舉目觀望戰場,任長風得意的哈哈大笑,甩了甩唐刀上的鮮血,然后向前一指,大喝道,兄弟們,別給南洪們任何機會,都給我想據點里沖~。

  吼

  任長風領人打仗,根本不需要統帥力,他在前面的沖鋒陷陣就是鼓舞己方士氣最好手段,有他在,北洪們人員往往能發揮出百分之一白二的戰斗力。

  正在這時,任長風的側面突然凌空竄來一條黑影,兩道利電。

  直劈他的左右脖根

  任長風眼中精光一閃,大喝一聲“來得好”,接著手雙持刀,向外硬搪。

  只聽當啷啷一聲脆響,兩團火星在唐刀的刀身上冒出來,任長風沖其沖力,向后連續倒退數步,而那黑影落地之后,也受反彈之力,不由自主的倒退兩步。

  任長風舉目再看,來者不是旁人,正是南洪門的后起之秀,辛丑!

  “原來又是你!好、好、好!”任長風眼中精光更威,連聲說了三聲好,揮刀與辛丑戰在一處。

  這兩人針尖對上麥芒,瞬時打到一處。

  辛丑雖然是擋住了任長風,但改變不了南洪門這邊整體的敗勢,據點的正門在交戰不長時間就被北洪門所攻破,雙方在據點內部又展開了你死我活的混戰拼殺。

  各黑幫的混混們敗退;北洪門的大隊人馬突然殺到;盧灣據點全面吃緊;大批北洪門幫眾已涌入據點之內······一連串的消息源源不斷的傳回到南洪門的分部。

  直到這個時候,向問天和蕭方等人才終于意識到這不是簡單的一次進攻,而是早有預謀的一戰,北洪門甚至已搬出全部的家底,要與己方做破釜沉舟的對決。

  周挺和那偉等人的心已經提到嗓子眼,如果盧灣據點被北洪門所占,那么整個盧灣地區就都危險了,一旦盧灣地區落到北洪門的手里,那么他們以后再偷襲己方的據點就不用偷偷摸摸的了,完全可以暢通無阻地直搗黃龍。

  他二人互相對視一眼,隨后齊齊站起身形,對向問天說道:“向大哥,盧灣據點絕對不能有失,現在北洪門已經動用了全力,我們不能再坐視不理,必須得去增援!”

  蕭方也跟著點頭表示贊同。

  向問天皺皺眉頭,環視眾人,低聲說道:“我們如果派出主力前去增援,一旦有人來偷襲我們的分部怎么辦?”

  “這···”聽聞他的話,眾人都是一驚,垂下頭來,沉思不語。

  那偉急道:“應該不太可能吧!畢竟北洪門已經把主力都帶到了盧灣地區!”

  向問天搖頭說道:“可別忘了,北洪門那邊還有個文東會,勢力也不能小覷!”

  “文東會會來打我們的分部?這不太可能吧!**不是說北洪門和文東會有矛盾嗎?而且即使要來打我們的分部,也得是北洪門來打,怎么能輪得到它文東會呢?”那偉滿腹的疑問。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啊!”向問天站起身形,仔細琢磨了半天,方幽幽說道:“盧灣據點是一定要增援的,但我們不能動用分部這邊的人手!”

  “啊?”眾人聞言皆愣,不動用分部的人,那動用哪的人?

  向問天當即傳下命令,讓那偉和賈洪剛從其他地區抽調已方的兄弟,兵分兩路,趕往盧灣據點,前去增援。

  蕭方急道:“向大哥,我們已把大部分的兄弟都抽調回分部了,再去調人,恐怕籌集不了多少兄弟!”

  向問天正色說道:“能籌集多少就籌集多少,總之,分部這邊的人力不易輕舉妄動,而且,北洪門這次進攻顯然是早有預謀,恐怕不會那么簡單,我們還是應小心提防才對!”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