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70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70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任長風和張一分頭行動。前者去聯系上海各黑幫的老大,而后者則去找張居風。

  張居風這段時間在北洪門的日子可謂是既悠閑又枯燥。由于謝文東對張居風的不信任,沒有給他實質的工作和權利,他現在就如同度假一般,不過可以白白領著北洪門的高額薪水,張居風也說不出什么。

  當張一找上他時,張居風十分意外,知道張一是目前背洪門內最炙手可熱的人物之一,他不敢得罪,十分客氣地把他請進自己的房間。張一沒有絲毫的架子,熱情地與張居風互相寒暄。他這倒不是裝出來的,張一對每個人都是如此。

  兩人并肩而坐,又說了些無關緊要的客套話,隨后張一首先切入正題,含笑問道:“張胸這段時間過的怎樣?”

  張居風搖頭苦笑,無奈說道:“這不是瞎混嘛!一天到晚閑得沒事做,我看……謝先生也不會安排我做什么要緊的工作,我打算過幾天到國外去旅游?!?br/>
  “呵呵”張一笑了,反問道:“你可知道東哥為什么不給你實質性的工作?”

  張居風心里當然明鏡似的,是謝文東不信任自己。只是這話不能這么說,他苦笑道:“可能是我能力不夠吧!”

  “哎?”張一揮揮手,笑手道:“張兄在南洪門時貴為八大天王之一,如果說你的能力不夠,那恐怕就沒人算是有能力了!”

  不管張一這話是不是出與真心,但聽在張居風的耳朵里倍感舒心。他哈哈大笑兩聲,搖頭說道:“張先生太過獎了?!?br/>
  張一收斂笑容,正色說道:“我倒是認為,東哥不重用張兄并非是認為你能力不夠,而是還沒有徹底信任張兄吧!”

  聽聞這話,張居風暗暗吸氣。這本是他的心里話,想不到卻被張一輕描淡寫地說了出來。由于這話太過敏感,張居風不好表態,垂著頭,沉沒不語。

  見狀,張一心中暗笑,話鋒一轉,說道:“昨天長風招集上海各黑幫老大聚會的事,張兄應該知道了吧?!”

  “恩!”張居風點點頭,說道:“我聽說了,看起來咱們似乎要對上海地區的南洪門勢力發起總攻了?”他試探性地問道。

  張一點點頭,直言不諱地說道:“沒錯!就定在十七號的凌晨?!?br/>
  張居風一愣,總攻南洪門可是件大事,張一竟然會告訴自己?

  似乎看出他的疑問,張一笑道:“東哥雖然不相信張兄,但是我信任,當張兄同意假如北洪門那一天,我就當你是兄弟了!”

  啊!這番話,令張居風感動異常,激動著嘴唇直哆嗦,不知該說些什么好。趁熱打鐵,張一從隨身攜帶的小黑包里掏出一張地圖,鋪展開來,毫無隱瞞,一五一十的向張居風詳細講解孟旬所制訂的計劃。張居風在旁認真的聽著,邊聽不邊大點其頭,等張一說完之后,他連聲贊道:“利用白家和上海各黑幫幫我們去打頭陣,這計劃好啊,如此一來,不僅使我們取勝的機會大增,而且還能減少我們的損失!”

  “沒錯!”張一含笑點點頭,說道:“不過目前有個關鍵的問題。白家那邊還好說,但上海那些黑幫是一盤散沙,想讓他們發揮出足夠的戰斗力,就必須得他們凝結起來,這就需要我們得派出一名有能力的干部前去領導他們?!?br/>
  張居風仔細想了想,幽幽點頭,道:“是應該這樣做的?!?br/>
  張一笑道:“我思前想后,最終覺得張兄是最佳的人選?!?br/>
  “啊?”張居風大吃一驚,睜大眼睛看著張一,讓自己去領導那些烏合之眾,這……不是讓自己去做炮灰嗎?

  張一解釋道:“首先,我百分百的相信張兄有這份能力,可以擔當大任,其次,張兄對南洪門的情況比較熟悉,交戰起來也能得心應手。另外,張兄一直未能得到東哥的信任,你知道為什么嗎?就是因為你的貢獻太少,無法取信東哥!”

  張居風連連搖頭,說道:“我的貢獻還少?孟旬之所以倒戈,我功不可沒,陸寇身受重傷,更是由我一手設計的,難道我的貢獻還少嗎?”

  張一搖手說道:“可別忘了,你的這些貢獻都是對人不對事!這次全面反擊南洪門的上海勢力可就不一樣了,是勢關南北雙方生死存亡的轉折點,一旦張兄在這時候立下大功,東哥對你不僅不會再有任何的懷疑,還會象對孟旬一樣將你提拔到北洪門的核心。張兄可以想想,等南北統一之后,我們就是全國最大的社團,到時你是想做一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還是做個無所事事、碌碌無為的人呢?現在就是張兄扭轉命運的絕佳機會了!”

  哎呀!張一的話,由不得張居風不動心,他眉頭深鎖,臉色時陰時晴,變換不定。張一的話雖然是很誘人,但讓自己帶領那些黑幫作為先鋒去打南洪門,危險性實在太高,如果自己死了,還談什么以后威不威風?

  他的心思,哪能瞞得過張一的眼睛。張一悠然而笑,問道:“張兄是在擔心自己無法活著回來吧?”

  一句話正中張居風的心事,他老臉一紅,干笑道:“張先生真是洞察人心啊……”

  “這點張兄不用擔心,我們把那些黑幫當成炮灰,但張兄你不是啊!交戰時,張兄只管在后面指揮大局就好,若是形勢不對勁,張兄打不過,還可以跑得嘛!只要張兄能帶領各黑幫給南洪門造成盡可能多的損失,為后面的兄弟奠定好基礎,那么首功仍然是張兄你的!如此輕松又便宜的美差,張兄你還在猶豫什么呢?”張一這時算是把將他的三寸不爛攤子之舌發揮到了極至,直說得張居風面帶喜色,臉上的陰霾一掃而光。

  騰!張居風猛的站起身形。

  張一在旁嚇了一跳,不知道這家伙突然發什么神經。

  只見張局風走到張一對面,深施一禮,正色說道:“多謝張先生能如此看得起兄弟,這次反擊南洪門,我定當全力以赴,不辱使命!”

  呼!聽聞這話,張一在心里長長出了口氣,連忙跟著起身,笑道:“大家是自己兄弟,何必如此客氣!”

  張一成功說服張局風。使他心甘情愿的帶領上嗨各黑幫去與南洪門作戰,這一點對整個占據至關重要。

  另一邊的文東會也在積極籌備,三眼先去找白紫衣商談,當然,讓白紫衣做為先鋒去打南洪門的分部,也頻費了三眼一番口舌,最終還許下重諾,保證在打敗南洪門之后,將黃浦地區的所有地盤統統分給白家。

  聽三眼這么說,白紫衣才心得意滿的答應下來。其實讓他去打哪,根本就無所謂,反正在前面沖鋒陷陣的人也不是他,至于手下人的死活,白紫衣也根本不放在眼里,只要能賺取最大的利益,讓他做什么都行。

  說服白紫衣之后,三眼將高強、李爽、張妍江、姜森、劉波、諸博等文東會的高級干部們統統找來,商議進攻時的具體細節。

  現在文東會的底氣十足,很大程度上是依仗謝文東從望月閣調來的那500精銳人員。早諸博帶領他們偷襲南洪門分部一戰中,三眼等人便已見識到了這群兄弟的戰斗力,連指揮作戰能力那么厲害的蕭方都被打得連連敗退,可見其實力之強悍。

  這次進攻南洪門的分部,這批人員自然也成了文東會的撤手锏,并依然由諸博全權領導。

  眾人商討的計劃是等白家進攻南洪門分部的二十分鐘以后,不管結果如何,己方隨即展開全面的突擊,一李爽為首的虎堂在前,高強為首的飛鷹堂在后,三眼則指揮龍堂兄弟照顧大局,如果李爽和高強進攻不利,那么三眼的龍堂向上頂,如果既然打不進去,那就由褚博接替正門,血殺接替后門,做破釜沉舟的一擊。

  進攻的具體計劃完成之后,眾人又仔仔細細的研究一番,覺得再沒有不妥之后,隨即敲定下來。

  正當北洪門和文東會積極備戰的時候,倒是發生了一段下插曲,南洪門將被俘的辛海送回了北洪門。

  這倒令北洪門這邊多少感到些意外。

  送還辛海的決定是向問天下達的,以前,謝文東兩次俘虜張居風又兩次釋放,雖然最后張居風叛變,但向問天還是覺得虧欠謝文東的人情,向問天的性格就是這樣,欠人家的他一定會想辦法還上去,這次力排眾議,釋放辛海就是個例子。

  對于這天上掉下來的好事,北洪門自然歡喜,不過張一馬上意思到這是一個好機會,他立刻向任長風提議,趁著這次機會,將己方所抓的那些南洪門人員統統釋放,歸還南洪門。

  任長風聽完,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連聲說道:"不行,不行!我們就要全面進攻南洪門了,消耗他們來不及,怎么可以歸還他們的人?"

  張一笑道:"這是欲蓋彌彰之計!"說著話,他在任長風耳邊低聲細語幾句。

  任長風聽候,轉憂為喜,笑道:"好!那就按張兄的意思去做!"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