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59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59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表面上看,歐陽烙帶來的車輛是不少,但實際上那只是空架子罷了,多半的汽車都是空的,如此短的時間里,他去那能找來這么多的人,所帶來的車輛,都是任長風停在不遠處小窄道里的那些,所帶來的兄弟,也僅僅是隨他殿后的那二百號人。

  但是現在形勢緊迫,他沒時間過的解釋這些,歐陽烙掩護任長風以及沖出重圍的那些兄弟上車之后,帶領手下二百號人,迎著南洪門的追兵而去,雙方別無二話,見面就戰在一處,而且皆下了死手。只見場上刀光閃爍,血星四濺,雙方皆倒下一大片。

  歐陽洛在北洪門那里算得上是高級干部,也是上海地區的負責人,文武雙全,此時情況?;?,他也豁出了性命,身先士卒,并肩與手下兄弟浴血奮戰。很快,周挺就發現了沖在最前面的歐陽洛,此時他見任長風已然逃脫,眼睛都急得充了血,心里積壓的怒火與懊惱全部發泄在歐陽洛身上。

  他仰天咆哮,提刀沖到歐陽洛近前,猛然就是一記重劈。聽身側惡風不善,歐陽洛急忙倒身招架,當朗朗,在刺耳的鐵器撞擊聲中,歐陽洛被震得倒退,站住身形,舉目再看,這才發現,原來是周挺到了。

  歐陽洛的身手是不錯但那要分和誰比,也南洪門八大天王之一的周挺比起來,他可是差了一大截。不過眼前的?;盟瓜灤鬧械目志?,對陣周挺,竟也面不改色,毫無畏懼之意,吼叫一聲,掄刀反沖上去。

  周挺見狀,咬牙怒道:“你這是自己找死!”說話間,他與歐陽洛戰在一處。

  雙方實力上的差距實在太大了,歐陽咯這邊只有二百號人,而南洪門那邊則是他們的三,是、四倍之多,短時間還能支撐,但時間一長,劣勢頓顯,很快,北洪門這邊已毫無陣型可言,二百號人被對方沖殺得七零八落,分割成數塊,但每一波人都被南洪門幫眾所團團包圍,不得不面對數倍于自己的敵人。時間不長,場面上的形勢已變成了一邊倒,無數的北洪門人員在對方的亂刀下紛紛倒在血泊中。

  且說與周挺交戰的歐陽洛,勉勉強強與其打了二十多個會合,身上卻已多了五條大口子,皮肉外翻,鮮xue淋漓,此時他之所以還能戰斗,全憑著意志在支撐。周挺哪有時間和他耗下去,上面虛晃一刀,接著下面一記重踢,正踹在歐陽洛的小腹處。

  歐陽洛痛叫出聲,仰面摔倒,周挺看著都沒看他,向周圍人員做個手勢,冷聲道:"干掉他!"隨即,又站在不遠處的一名小頭目大聲喝道:"把我們的車統統開過來,隨我去追任長風!"

  "是!"那小頭目急忙答應一聲,轉頭就跑。

  同一時間,周圍的數十號南洪門幫眾一齊向倒地的歐陽洛沖去,一個個面目猙獰,片刀高舉,如同兇神惡煞一般。歐陽洛雖然被擊倒,但刀還沒有脫手,他身子就地一滾,躲開仰面砍來的一刀,不等對方再攻,他手中刀向前一地,正刺在對方的肚子上。

  "啊--!"

  那名南洪門的幫眾慘叫這跪倒在地,可緊著,又竄上來兩人,隨后是第四個,第五個。。。。很快,歐陽洛的身影就被南洪門的人海淹沒。

  周挺率眾桌上汽車,直奔任長風等人逃跑的方向追去。

  此時的任長風,和來時形成鮮明的對比。剛出據點出來時,他是斗志昂揚,意氣風發,大有一口氣吞掉南洪門據點的架勢,可現在,渾身xue跡,疲憊不堪,臉上也失去了光澤,頹廢無力。

  但路程過半的時候,開車的小弟看著后視鏡,驚呼道:"不好,任大哥,南洪門的人追上來了!"

  聽聞這話,任長風身子一震,南洪門的人追上來了?如此說來,歐陽哪些兄弟******想到這里,他不敢再想下去,急忙扭頭觀望,果然,在己方的車隊后面又飛速行來一列車隊,速度之快,仿佛如旋風,看車輛的外表以及牌子,確實不是己方的汽車。

  簡直欺人太甚!任長風怒火中燒,恨得牙根都直癢癢,用力地握了握拳頭,現在,他真想跳下車與南洪門拼個你死我活,可是再一看身邊哪幾位筋疲力盡的兄弟,他又泄氣了,自己一死不要緊,他不能再連累更多的兄弟拜拜犧牲了。

  他閉上眼睛,深吸口氣,將胸中的怒火一壓再壓,然后沉聲說道:"開全速,甩掉南洪門的雜碎!"

  他想甩掉南洪門的追兵,可是那里是那么容易的,時間不長,雙發的距離非但沒有拉開,反而越來越近,首尾的車輛幾乎快到一起。

  正在這個關鍵時刻,任長風等人的前方迎面又行來一列車隊,這行汽車,少說也有三,四十輛之多,放眼望去,光亮的車燈鋪天蓋地。

  哎呀!任長風看罷之后,腦袋隨之翁了一聲,后有追兵,前有阻截,這讓自己帶這兄弟往那里跑啊?

  隨著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前方那列車隊突然放緩速度,接著紛紛停在路上,同時中間讓出一條三米多的空隙。任長風呢一愣,攏目仔細觀瞧,這才長長出了一口氣,原來前方來的這列車隊并不是南洪門的,而是來自己方的。

  這時,開車的小弟也看清楚了,驚喜道:"任大哥,是我們自己的人,是我們自己的車啊!"

  任長風重重地點下頭,說道:"沖過去!"

  他們一行車輛,片刻也未耽擱,直接從前方車隊的中央穿行而過,來到車隊的后面,這才緊急停下來。任長風拉開車門,匆匆忙忙地從車里跳出來,到了外面,舉目觀望,別人沒看見,倒是看到站在車隊最后面的張一。

  "張兄!"此時看到張一,任長風真有見了親人的感覺,向前急走了兩步,可身形又猛然頓住,臉色通紅,又羞又羞又愧地垂下頭。

  張一看看任長風,再瞧瞧他身后哪些xue跡斑斑,受傷大半的兄弟,肺都快炸了,心中忍不住發出一聲哀嘆。己方在S海對陣南洪門,本就毫無優勢可言,經此一戰,何止會陷入被動,就連己方辛辛苦苦打來的據點能不能守住都成了問題。若是換成旁人,張一可是破口大罵,連sha人的心都有了,但對方是任長風,他打不能打,罵不能罵,罰不能罰。他臉色陰沉著,在原地足足僵站了十秒鐘,才算緩過這口氣來,走到任長風近前,盡量放緩語氣,問道:"長風,你沒事嗎?"

  "我。。。。我。。。"任長風眼圈發紅,咬著嘴唇,半響說不出話來。

  此時,周挺也看到北洪門的援軍到了,本來他還想上去與之一戰,可是一看對方的人數,站在路中密呀呀的一片,數之不盡,他娜娜琢磨,以自己身邊這些人就算強行打過去也難討到便宜,弄不好反吃對方的虧。

  想罷,他跺了跺腳,果斷下達命令,后隊變前對,全體撤退。

  南洪門的人追的快,測得更快,只是眨眼工夫,十幾臺車輛便消息在道路的盡頭。

  這一戰,南洪門可謂是精細之際,抓住謝文東不再S海的空機,先是用誘敵之計,引文東會來攻己方的據點,并有意示弱,讓文東會輕松攻下,隨后又用奸細在北洪門內部散發謠言,充分利用了任長風高傲,沖動的個性,激他也來進攻己方的據點。靈敏雖然查了據點周圍沒有南洪門的伏兵,但周挺一眾根本就沒有埋伏在據點附近,而是隱藏在和南洪門分布的中間地帶,巧妙地騙過了北洪門的眼線。

  如果不是張一率眾來得及時,任長風這波前去偷襲南洪門據點的恐怕就得全軍覆沒,誰都逃不出來。

  此戰過后,北洪門可謂是大傷元氣,任長風帶出來的兄弟接近千余人,可最終跟隨他敗退回來的不足兩百人,更要命的是,北洪門的大頭目歐陽洛,杜佳雙雙陣亡,辛海被南洪門生擒活捉,生死未卜,只此一戰,北洪門損兵折將,士氣也大受打擊,跌倒了最低谷。

  跟隨張一回到據點,任長風可是霜打的茄子,徹底歪了??醋磐ɡ材源?,自責不己,欲哭無淚的任長風,張一和孟旬也無法再深說他什么,畢竟他兩不是謝文東,嚴格來說,任長風還是他兩的上級。

  對當前的形勢,張一和孟旬皆是一籌莫展。

  孟旬低聲說道:“張兄,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一,兩天內,南洪門必定會大舉進攻!”

  張一點點頭,說道:“沒錯,小旬,我也是這么認為的。而且南洪門要么不來,一來必定會傾巢而出,讓我們無法抵擋,唯今之計,只能依*文東會那邊的兄弟幫忙了!”

  孟旬搖頭,說道:“不妥!文東會現在防守兩處據點,人力本來就吃緊,若再分出一部分兄弟過來增援我們,它那里也將遭受南洪門的攻擊,后果同樣不理想?!?br/>
  “那怎么辦?”張一急得直抓頭。

  “我去向東哥請罪!”原本坐在椅子上默默無語的任長風猛的站起身形,大聲說道。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0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