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51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51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南洪門在中央也是有門路的,有它自己的*山,也有幫他們說話的人,如果中央真鐵了心的扶植謝文東,南洪門恐怕連一個月都頂不住就被北洪門吞并掉。

  這其中錯綜復雜的關系是戴安妮搞不明白的,她搖了搖頭,輕嘆口氣,說道:“我總是覺得你現在的處境很不穩定,雖然你看起來是那么的風光?!?br/>
  她的話雖然不好聽,但確是實話,也說到謝文東的心坎里。謝文東在安哥拉為國家爭取到的利益已經不少,但是他覺得還是不夠,他必須得把自己的金融勢力進一步擴大。他點點頭,含笑說道:“你說得很對!”頓了一下,他深吸口氣,說道;“不要再說這些了,說說你吧!”

  戴安妮一證,愕然道:“說我什么?”

  謝文東笑道:“先說你最近過得怎么樣吧!”

  “哎!”戴安妮幽幽嘆息,聳肩說道:“自從從SH回到北京,我就一直處于緊張狀態,神經拉得緊緊的,好象加滿弦的發條,我想我就快要失眠了?!彼禱笆?,她的表情顯然很無奈,也很落墨。

  說完話,她立刻又愣住了。這些事,就連對家人她都只字未提過,但在謝文東面前,卻不知不覺中很自然地將了出來。也許,自己的內心里確實把謝文東當成朋友了吧!她這樣安慰自己。

  謝文東兩眼彎彎地看著她,笑問道:“你緊張什么呢?”

  “還不是為了你們政治部?”戴安妮玉面紅潤,微微低下頭,看著杯子里濃咖啡,低聲說道:“聽說被政治部里的人都是又奸又詐,擺弄事非的高手,如果被他們找上,即使沒有問題也能被查出問題,輕者工作不保,重者被送進監獄……”正說得起勁,戴安妮突然想起坐在自己面前的謝文東就是政治部中的一員,她急忙把下面未完的牢騷又煙了回去。

  “哈哈!”謝文東仰面輕笑,反問道:“你擔心的就是這個?”

  戴安妮瞪大眼睛,反問道:“難道這個還不夠讓人擔心的嗎?”

  謝文東微微搖頭,輕聲說道:“不用擔心政治部,他們肯定不會找你的問題,另外,現在公安部的職位大量空缺,可能用不了多久,你就職位就會得到相應的提升?!敝С只檔笆竊躚凍傻?吧手打

  戴安妮滿面茫然,疑問道:“你怎么知道?”

  謝文東含笑說道:“我就是知道?!?br/>
  戴安妮很聰明,看著信心十足的謝文東,再細細一想,驚訝道:“是你幫我走后門了?”

  怕她再次誤會自己,謝文東忙搖手說道:“你不要多心,和我沒有任何關系,而是我們政治部也決定不了你們公安部人員的調動?!彼饣笆前胝姘爰?,正常情況下,政治部和公安部是兩個獨li的部門,的確互不干涉,但是現在并非正常情況,公安部正受到政治部的審查,后者的意見自然也就變得至關重要。

  戴安妮沒想那么多,覺得謝文東的話也對,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氣。她是個好強的女人,即便是有升職的可能,她也希望通過自己的能力來贏得機會,而不是*那些邪門歪道的本事和其他非正當的手段。

  話是開心鎖。通過交談,戴安妮慢慢解開心中對謝文東的疙瘩,態度也慢慢好了起來,變得有說有笑,不知不覺中,兩人在咖啡廳里坐了將近兩個小時,戴安妮無意中一看手表,驚呼一聲,說道:“哎呀,都快到中午了!”

  謝文東看看表,可不是嘛,指針馬上要指到十一點。他笑道:“正好!既然到了中午,我們去吃午飯?!?br/>
  戴安妮面露難色,說道:“可是……我中午已經有約了?!?br/>
  “哦!”謝文東略有些失落,不過臉上很快又露出笑容,點點頭,說道:“那好吧!我現在送你回去?!?br/>
  戴安妮笑道:“我們可以晚上去吃飯?!?br/>
  謝文東笑容加深,額首說道:“可以!”說著話,他站起身形,很有風度地繞過桌子,幫戴安妮挪開椅子。后者笑問道:“你不想知道我中午和誰有約嗎/”謝文東聳聳肩,說道:“如果你想說的話!”

  戴安妮一笑,說道:“那個人你也認識?!?br/>
  “哦?是誰?”

  “是李明義?!?br/>
  李明義?李天華的那個白癡兒子?謝文東先是一愣,隨后悠悠而笑,輕嘆道:“原來是他!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對你倒是很有意思的?!?br/>
  戴安妮不知哪來的勇氣,突然問道:“那你呢?”

  “我?我……”謝文東語塞。

  是啊!那自己呢?難道自己真的只把戴安妮當成普通朋友而沒有一點非分之想嘛?當然,答案是否定的。謝文東忍不住老臉一紅,心中突然升起羞愧之意,對彭羚、對金榮的羞愧。他咬了咬嘴唇,臉色變幻不定。

  看他不自然的樣子,戴安妮咯咯一笑,拉了拉他的胳膊,笑道:“不用緊張啦,我只是和你開玩笑呢!我們走吧!”

  她在開玩笑,而謝文東卻沒有當成玩笑,送戴安妮回公安部大樓的路上,他一直在捫心自問,自己對戴安妮究竟是什么樣的感覺,可每一次所得出的答案都不是他想要的……

  將戴安妮送回到公安部的大樓,謝文東與她道別。

  處于女人的敏感,戴安妮覺得謝文東似乎有心事,問道“你怎么了?”

  “沒什么?!斃晃畝Φ?,只是笑的很牽強,他擺擺手,說道“再見!”說完話,再不停留,轉身坐回到車上。

  回到車內,謝文東忍不住嘆了口氣,沉思了好一會,發現汽車還沒有啟動,他抬頭一看,只見格桑、袁天仲、褚博三人都在大眼瞪小眼地看著自己,他撲哧一笑,仰頭說道:“都看我做什么?走啊!”

  三人互相瞧瞧,還是袁天仲率先開口問道:“東哥見到戴警官了不是很開心么?怎么突然心事重重的?是不是因為李明義那小子?”

  格桑憨聲憨氣得說道:“他敢和東哥搶女人,我們可以讓他馬上消失?!?br/>
  謝文東皺了皺眉頭,搖晃手指,說道:“不要那么做?!倍雜諗?,他不會使用強迫的手段,何況,他真正憂心的并不是這件事。沉默了一會,他問袁天仲:“如果我和安妮發生進一步的關系,是不是很不道德?”

  想不到他會問出這樣的話,袁天仲愣住,仔細琢磨了一會,他方小心翼翼充滿;理性的說道:“理論上是!不過東哥身份特殊,有幾個女人也不算稀奇,何況……目前已經這樣了,并不差多出一個兩個的……”

  聽完這話,謝文東頗感哭笑不得,搖頭笑道“開車吧!”

  “東哥,我們現在去哪?”

  “我想回趟T市?!斃砭妹揮謝氐階懿磕潛?,而且東心雷又不在,謝文東還真有些放心不下,想回去查看一番、

  袁天仲點點頭,可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妥,說道:“東哥晚上不是和戴警官越好吃飯了嗎?現在回去T市,我擔心晚上趕不及回來啊!”

  謝文東苦笑,又有感嘆,說道:“既然是理論上不道德的事,還是不要去做的好,不然大家都會很痛苦,天仲,你說呢?”

  “哦……我沒意見!”袁天仲一索脖,不再搭言,他覺得像個人感情這方面的事,自己還是少點參與的好,不然出了問題,自己里外不是人。

  T市。

  謝文東沒有吃午飯,直接坐車趕回T市。目前在T市這邊暫時無人負責大局,有問題,所有干部聚在一起商議解決。得知謝文東回來,北洪門的干部們十分意外,紛紛從總部大樓里迎接出來,眾星捧月一般將他接近總部內。支持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吧手打

  大致看了一番,目前留守在T市的干部大多數都不是很熟悉,由于正與南洪門交戰,有能力的干部早已經派遣到前方,剩下的這些干部,要么是太年輕,資歷尚淺,要么是年歲太大,平時得不到他重用之人。

  看罷之后,謝文東心中苦笑,隨口說道;“最近總部這邊有什么情況或者問題嗎?”

  “沒有!”眾人異口同聲的說道:“東哥,一切都很正常?!?br/>
  “恩!那就好!”謝文東點點頭。

  這時,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擠上前來,開口說道;“東哥,我這邊倒是有一件事?!?br/>
  謝文東轉頭一瞧,原來是北洪門外聯部門的一名高層頭目,名叫馬昆。北洪門的外聯部基本沒什么像樣的工作,主要就是搞公關,說白了,就是專門與ZF官員打交道的一幫人。他微微一笑,說道:“馮先生有什么事嗎?”

  “啊,是這樣安定,再過幾天,就是洪武集團的周年慶了,前陣子,王兄說要搞一場大型的宴會,我這邊也把市里的各部門領導都聯系好了,到時一定都會前來參加,可是現在卻聯系不上王兄了?!狽肜ヌ頌?,表現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他說的王兄當然就是指北洪門白道生意的負責人王海龍了。

  謝文東想了想,說道:“海龍現在應該在安哥拉吧!”

  “聽好所幾天前就已經回國了?!?br/>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