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8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38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戴安妮搖頭,說道:“你的思想,太憤世嫉俗!!”

  謝文東精神恍惚一下,隨后笑道:“以前也有人這樣說過我,和你一樣,也是個警察?!?br/>
  “你是說彭玲?”

  “你知道小玲?”

  戴安妮點點頭,暗嘆口氣,說道:“當然!不要忘記,在公安部有你的詳細資料,你是個記錄在案的人?!?br/>
  謝文東哈哈而笑,說道:“如此說來,我應該感到很榮幸才對!”

  戴安妮深深看了他一眼,不知道為什么,心里突然有股苦澀的味道,她又瞅眼手表,心不在焉地幽幽說道:“我要走了!坐今天下午三點的飛機?!?br/>
  “嗯!我本應該去送你!”謝文東拍拍身下的輪椅,無奈說道:“可惜,我行動不方便,不過也沒有關系,即使你回了北京,我想我們還會很快再見面的?!?br/>
  戴安妮笑了笑,沒有就此事多說什么,她說:“你自己也要多保重是很體,如果再受傷了,恐怕不止坐輪椅了!”

  說話時,她眼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關切之意,雖然很短暫,但還是被謝文東看到了,他點點頭,話鋒一轉,說道:“公安部發生變動,對你來說未必是件壞事,抓住這個機會,或許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提升?!?br/>
  怔了一下,戴安妮笑了,說道:“多謝你的吉言,不過,我對權利的**并不大?!彼低昊?,她挺直腰身,再次看眼謝文東,揮了揮手,向醫院外走去。

  目送她離開,謝文東突然有種不舍的感覺,甚至有種想叫住她的沖動,他的手臂已經抬起,可在空中停頓了一下,又慢慢放了下去,這時,忽聽身后有人問道:“她是誰啊?”

  謝文東回頭一瞧,只見白燕站在他身后不遠的地方,正充滿好奇地看著他,謝文東臉上掛著苦笑,隨口說道:“一個朋友?!?br/>
  “朋友?”白燕撇撇嘴,哼笑一聲,說道:“恐怕沒有那么簡單吧?”

  謝文東笑了笑,轉回頭,不再理她。

  南北洪門經過一場正面的直接交鋒,雙方皆有較大的消耗,人員傷亡不在少數,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雙方不約而同的都開始進入內部休整,未再大聲大的爭斗,而警方這邊的情況則比較糟糕,隨著公安部高層東窗事發,主要負責人要么被雙規,要么被逮捕,加上下派的專員又被紛紛抽調回北京,上海這邊的警方權利出現真空,變得群龍無首,為了穩定局勢,最后還是由市委暫時委派一名代理局長,總算把形勢暫時穩定下來不過警方針對謝文東政策也隨之宣告終結。

  新來的代理局長可一點沒繼承胡玲霞的作風,為人十分圓滑,上任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到醫院探望謝文東,修復警方與北洪門之間關系,隨后又去拜訪了向問天,希望南洪門能繼續配合警方的工作,他對謝文的顯赫向問天的要求并不多,只希望二人別搞出大的動作,讓他的任期能在安安穩穩中度過。

  隨著警方那邊的敵意消失,北洪門和文東會頓感壓力減輕許多,對陣南洪門時也變得更有信心。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謝文東、東心雷、五行兄弟的傷勢也在逐漸痊愈,由于這一陣子南北洪門相對平靜,白燕在謝文東這里也再未弄到過重要情報,不過她卻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依然死賴在謝文東身邊。

  分開之后的北洪門和文東會一直相安無事,下面的人員也米有出現過摩擦,反而私交比較好的兄弟們還經常出來聚會玩樂,也行真的印證了那句話,距離產生美。

  這天,清晨,謝文東早早起床,邊看報紙邊吃早餐。他手腳的傷口已經完全愈合,并已經拆線,但胳膊和大腿上的較長的傷口還沒有完全恢復,可也無大礙,人已經能活動自如。早飯還沒吃完,北京的政治部電話突然打來。打電話的人是東方易。

  電話中,他先是將政治部調查公安部的大致情況說了一下,隨后笑道:“謝兄弟,這次可算是幫你大忙了,如果公安部的高層不垮臺,只李天華哪一件事就夠你受的?!?br/>
  這倒是實話,可謝文東不會那么輕易地被他用話拿住,嘿嘿一笑,說道:“別說得那么好聽,你們應該感謝我才對,公安部一直找政治部的麻煩,如果沒有我,你們怎么可能會那么輕易抓住公安部的把柄,從而將其高層全部搞掉!”

  聽了他的話,東方易暗暗頭痛,笑起來顯得比較尷尬。想在謝文東身上占些便宜,撈點好處,那是一件很難的事。他這回倒是學謝文東無賴時的樣子,干笑說道:“不管怎么說,我們確實幫了你的忙嘛!”

  謝文東多聰明,挺東方易一個勁這么說,肯定話里有話,他眼珠轉了轉,笑道:“東方兄,有什么事直說吧,別和我繞彎子了?!?br/>
  “真是什么事都瞞不過謝兄弟你啊!”東方易電話那頭連連搓手,嘻嘻哈哈地好一會才切入正題說道:“接近年底了,審計局快來查賬,不過……”

  “不過什么?”謝文東心中一動,含笑反問道。

  “不過我們的賬上有些虧空,審計局來查,有些不好解釋!”東方易支支吾吾地說道。

  啊!原來是讓自己給政治部添窟窿!此事倒是小事,不過謝文東可不會那么干脆答應下來,他說道:“你可別說‘我們’,政治部的錢啊,我是一分都沒有花過,再者說,政治部怎么可能出現虧空?何況別的部門想討好都來不及,添上窟窿還不容易么?”

  東方易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急忙說道:“別的部門的錢那是那么好拿的啊?收了人家的錢就是要受制于人,而且我們的職責又要去核查人家。真出了什么問題,不好應對啊,所以還是自己內部解決的好!至于帳面上的窟窿,原因有甚多,預算畢竟不是十分準確的,錢很容易就話超了,比如平時吃飯應酬,是需要很大花銷的,再比如出國考察一不小心,就比預算多了不少……”

  不等他說完,謝文東接到:“是啊!出國考察,找個小姐都要發票嘛,得國家報銷是吧?”

  “哎?這點我可以保證,我們政治部出國考察可是從來沒有找小姐要過發票的,那是其他部門官員的不道德行為!”

  撲!謝文東差點笑出聲來,心里暗嘆口氣,不愿意再問下去,否則連吃飯的食欲都沒有了。他直截了當地問道:“窟窿有多大?”

  “也還不是很大啦,只是……兩千萬而已嘛!”

  兩千萬!謝文東眨眨眼睛,這個數目對他來講不算多,可也不少,勉強可以接受,畢竟他依仗政治部的地方有很多,就當交?;し蚜?。他心里邊琢磨著,邊隨口說道:“政治部這么大的權利,直接把審計局搞定不就行了?”

  “關鍵是搞不定啊!”東方易嘟囔道:“審計局是特殊機構,連總理都管不了他們,何況是我們了”

  謝文東沉吟片刻,說道:“政治部的窟窿,我能幫忙堵一堵,但不會是全部。既然是政治部的事,就應該由政治部的全體人員來負責,如果只讓我一個人當冤大頭,那我做不到?!?br/>
  “謝兄弟能堵多少/”

  “最多一半!”

  “行!就這么定了!”東方易答應得可謂是干脆。

  一聽東方易的語氣,謝文東又后悔了,覺得自己的出價太高了點。不等他再說話,東方易又說道:“還有一件事,需要和你商議一下?!?br/>
  怎么這么多的事啊!謝文東頗感不耐煩,一手拿著電話,一手拿起豆漿,咕咚咚喝了一大口,問道:“還有什么事?”

  東方易沉吟片刻,說道:“最近一陣子,我們政治部在精簡人員?!?br/>
  謝文東皺皺眉頭,放下杯子,沒有說話,等他繼續說下去。

  東方易說道:“不過袁部長對謝兄弟卻很看重,非但沒有把你精簡掉,而且還向上面提報,將你的職位再提升一級?!?br/>
  “哦?”這是好事啊!謝文東咧嘴笑了,他現在的級別是少校,再提升,就是中校了,雖然意義不大,但名頭倒是很好聽,更主要的是,會讓他在政治部的地位變得更加穩重,他笑道:“東方兄,替我多謝袁部長……算了,等一會我直接給袁部長打電話吧!”

  “哎,哎,哎?”東方易急忙將其攔住,苦笑道:“袁部長那邊雖然是報了,但是上面卻沒有批準?!?br/>
  謝文東聽完這話,鼻子差點氣歪了,挑起眉毛,疑問道:“東方兄,你在故意拿我尋開心嗎?”

  “不是,不是!你聽我說啊!”東方易說道:“上面認為你的功勞太少,沒有理由提升這么快!”

  “***!”謝文東嘟囔一句三字經,嗤笑說道:“我對政治部的功勞還小嗎?東尼?威克多的事,安哥拉的事,對付東突的事以及最近公安部的事,填補你們財政窟窿的事?!?br/>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0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