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6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第26章

所屬目錄:第十二卷 黑暗侵襲      發布時間 : 2012/4/14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在混戰之中,袁天仲沒有格桑勇猛,但是他的頭腦可比格桑靈活許多,知道現在的情況對己方不利,想擊退南洪門,唯一的辦法就是干掉對方的頭目賈洪剛。

  所以在打斗中,他總是有意無意的向賈洪剛方向移動,可是越接近賈洪剛,周圍的南洪門的幫眾就越多,漸漸的,袁天仲已經深陷在敵陣當中。袁天仲是出招迅猛、身法靈巧見長,這種密集的圍攻是他最不適應的,看著周圍如潮水般的南洪門幫眾,他頗感吃力,心思一轉,故意露出破綻轉瞬之間,他躲避的動作稍慢,衣服被對方的片刀劃開了兩條大口子。

  見狀,不遠處的賈洪剛大喜過望,先不說自己能不能干掉謝文東,要是先把袁天仲干掉,那也算是大功一件啊!想著,他邊向袁天仲那邊擠,邊高聲喝道:“兄弟們,都加把勁,先給我殺掉袁天仲!”

  隨著他的叫聲,南洪門的幫眾更是憋住力氣想袁天仲強攻,把他逼得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這時,賈洪剛已經擠到近前,滿面的激動和興奮,兩眼瞪得溜圓,一眨不眨地盯著場上的局勢。

  見機會來了,賈洪剛已經在自己的攻擊范圍之內,袁天仲身子滴流一轉,軟劍在他身體的周圍畫出一道光亮的銀環,只聽一陣叮叮當當的脆響之聲,將周圍的片刀一齊彈開,緊接著,他雙腿彎曲,運足力氣,猛然大喝一聲,身子騰空而起,直向賈洪剛竄去,同時手中的軟劍遞去,斜刺賈洪剛的咽喉。

  這一劍太快了,快到只是眨眼的功夫,劍鋒已經到了賈洪剛的近前。這時賈洪剛再想格擋已經來不及,想抽身閃躲,可周圍都是己方的人,將其閃躲的空間全部堵死,不過賈洪剛畢竟是南洪門的頂尖人物之一,身為八大天王,他的反應能力和經驗都要遠高于常人。

  來不及細想,他猛地抓住一名己方的兄弟的頭發,用力向后一拉,接著身子順勢急速蹲下去。耳輪中只聽撲的一聲,袁天仲那一劍沒有刺中賈洪剛,倒是刺進他前面那人大張的嘴巴里,劍尖直接從腦后探出,一滴血順著劍身流淌下來,剛好滴在賈洪剛那張布滿驚慌的臉上。

  “啊——”

  直到這時,賈洪剛才驚叫出聲。

  該死的!袁天仲心中怒罵一聲,手腕一翻,將軟劍抽了出來,接著手臂連連揮動,軟劍在空中畫出數到銀電,連傷周圍三名南洪門幫眾,將左右的敵人逼退之后再找賈洪剛,已不見蹤跡,地上只留下一具表情駭然張嘴而亡的尸體。

  “賈洪剛,你往哪里跑?”袁天仲怒聲暴喝,目光如刀。向四周巡視,可是目光所及之處,都是人山人海的南洪門幫眾,根本看不到賈洪剛。

  “殺!殺掉袁天仲,為死去的兄弟報仇,別讓這小子跑了!”

  南洪門的幫眾們紛紛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一個個咆哮著又向袁天仲沖殺過來。

  此時,袁天仲的形式已變得不太樂觀,短時間內,他或許能擋得住對方的圍攻,可是人的體力畢竟是有限的,哪怕是他的本事再厲害,在這種情況下也堅持不了多久。

  后面的謝文東見激戰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暗暗點頭,現在再不讓百家的人頂上去,格桑和袁天仲恐怕可就都危險了。他深吸口氣,大聲喝道:“南洪門的人也不過如此,兄弟們,給我上!”

  有格桑和袁天仲這兩位在前面沖,還真把白家人員心中的畏懼感減輕了許多,聽完謝文東的話,紛紛高舉這家伙,從街道兩邊嚎叫著竄了出來,與南洪門的人戰在一處。

  隨著他們的出現,使格桑和袁天仲的壓力減輕許多。

  正當格桑打得興起時,突然見到后邊的謝文東向自己連連揮手,示意他立刻退出來。

  若是換成旁人,在亂戰中肯定看不到謝文東的手勢,但格桑人高馬大,兩米開外的身材在南洪門的陣營里如鶴立雞群,看得很清楚。他才剛剛下場動手,感覺自己連筋骨都沒有活動開,這時讓他退出,心里十分不痛快,不過他不敢違抗謝文東的命令,猛然抓起一人,沖著自己的退路扔了出去,隨著一陣人仰馬翻,人群被他砸出個大缺口,趁機急行幾步,這時側方沖出一人,對著他軟肋就是一刀。

  格桑反映極快,站在原地根本沒動,只是抬起手腕,向下用力一砸,喝道:“撒手!”

  他的護腕,正砸在刀片的刀身上,那人的虎口當場震裂,直疼得嗷的怪叫一聲,手臂酸軟,刀片落地。不等他退后,桑格順勢將其衣領子抓住,沒看見他如何用力,只是臂膀一晃,便將那人舉過頭頂,對著退路方向,又惡狠狠地扔了過去。嘭!

  那人的身體橫著撞在己方的人群,嘩啦一聲又倒下一片,格桑乘機又上前進幾步。

  就這樣連續幾次,圍在格桑后面的南洪門人員被砸死砸傷十數人。

  到最后,南洪門人員都泄氣了,沒人再愿意上前阻攔他,也沒人愿意擋住他的退路,眾人似乎都有了默契,反正也圍不住他,干脆就放他走吧!

  見周圍的南洪門幫眾紛紛退避,格桑咧開大嘴笑了,大搖大擺地從男模那個門陣營里走了出來。

  謝文東含笑看著格桑,連連點頭,越看越喜歡,像格桑這樣的猛將,那是用多少錢都換不回來的。他目光一偏,見格桑身旁空空,沒有看到袁天仲的身影,他眉頭大皺,疑問道:“格桑,天仲呢?”

  “天仲?他剛才還在我身邊呢!”說著話,格?;贗吠送?,立刻看到陷入敵深處,正左突右殺卻苦無脫身之法的袁天。他身手一指,說道:“東哥,天仲被困住了,出不來!”

  啊?!謝文東吸口氣,急道:“格桑,你去助天仲一臂之力,務必把他救出來!”

  “沒問題!”格桑咧開大嘴,嘿嘿一笑,晃身又向南洪門的陣營走去,同時大聲說道:“小子們,我又回來了!”

  “----”

  論單挑,格桑未必是袁天仲的對手,可是論這種群戰,幾乎每人能比得上格桑。

  見本已沖出去的格桑又折了又回來,南洪門的幫眾們又氣又怒,可是又拿他沒辦法。

  有兩名大漢眼睛通紅,咆哮一聲,雙雙向格桑沖去,同時手中的刀片向他胸口惡狠狠的劈去。

  格桑怪笑一聲,身子一偏,避開雙刀的鋒芒,然后雙手齊出,按在二人的肩膀,臂膀猛地一合,只聽砰的一聲,兩名大漢的身體狠狠的撞在一起,腦門也同時鼓起一個大包。

  再看兩名大漢,眼神渙散,刀片脫手,站在原地直打晃,如果不是唄格桑抓住,兩人都得趴下。

  格桑雙手掐住二人的后脖根,將其拎了起來,兩名身材魁梧的大漢,在格桑手里好像是兩只小雞,毫無掙扎的力氣。

  “還有哪個不怕死的,盡管來吧!”格桑邊說著話,邊向南洪門的陣營深處走。

  見己方的兩名兄弟被格桑提著,簡直輕如無物,南洪門幫眾好像見了鬼似的,一個個臉色大變,紛紛向兩旁躲避,不敢抵起鋒芒。格桑近一步,他們退兩步,數時號人竟被嚇得不敢*前,逼得連連后退,這匯總狀況也算是十分罕見的。

  等格??煲詠熘偈?,他大吼道:天仲,向我這邊撤!

  深陷重圍的袁天仲聽到格桑的叫聲,精神為之大震,他運起全力,急出幾劍,將前方的敵人逼退,然后縱身向后方沖去。

  他剛剛跑出沒兩步,忽聽前方惡風不善,接著一團白影飛了過來。

  什么鬼東西?!袁天仲嚇了一條,急忙伏下身去。

  只聽嗡的一聲,那團白影在他頭上掠過,正砸在他身后的追兵中,他回頭一瞧,這才清楚,原來不是暗器,而是一名南洪門的大漢飛了過來。

  袁天仲噓了口氣,不用問他也知道,那一定是格桑仍過來的,他剛剛站起身形,突然擋在他前面的數名南洪門的人員紛紛尖叫著向他飛撲過來,袁天仲不明白怎么回事,腳下一滑身子橫著竄出一米遠。抬頭再看,只見格子桑兩手空空的站在前方,正沖著他嘿嘿直笑。

  笑歸笑,不過格桑對袁天仲的反映以及那比泥鰍還滑的身法也甚是佩服。

  走!東哥讓我們退回去!格桑向袁天仲一揮手,轉身又向后方跑去。

  呼!袁天仲做了兩個深呼吸,抹了一把臉上的血跡,不甘心地回頭望了望,最后還是隨格桑而去,本來他是想干掉賈洪剛的,可惜后者太狡猾,也太陰險,竟然不顧南洪門人員的性命,拉人為他硬擋了一劍。

  有格桑在前開路,袁天仲幾乎未費力氣,便輕松退回到謝文東身邊。

  看著一身血跡,面色漲紅,氣踹連連的袁天仲,謝文東幽嘆道:天仲,辛苦了!

  哎,東哥,可惜我沒能殺掉賈洪剛!袁天仲表情落寞地說道:我們現在怎么辦?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