鹈鹕vs热火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94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94章

所屬目錄: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發布時間 : 2012/4/13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 中間是壞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不是、不是,這回是真的,我真的遇到危險了!”張婧急忙解釋。

  她語氣急迫,充滿了緊張,聽起來倒也不象是假的。謝文東沉吟片刻,問道:“你現在在那?”

  “我在家里!文東哥,你快來吧!”

  “好吧!我馬上到!”掛斷電話之后,謝文東輕輕嘆了口氣,隨即站起身形,帶上五行兄弟,直奔張婧家而去。以前,他曾經去過張婧家做客,這回來也算是輕車熟路。來到張婧家的門前,謝文東抬頭一瞧,只見鐵門上不知被誰用紅漆寫了個大大的"死"字。

  謝文東皺皺眉頭,看來張婧所言不假,她確實惹上了麻煩。他走上前去,輕輕敲打房門,過了好一會,房門才慢慢打開一條縫,只見張婧露出半個腦袋,大大的眼睛咕嚕亂轉,小心翼翼地大量著門外。

  當她看清楚來著是謝文東之后,驚呼一聲,急忙將房門打開,然后一頭撲進謝文東的懷中,雙臂將他的腰抱得死死的,嘴里不停地說道:“嚇死我了,文東哥,你可算來了!”

  張婧抱得很緊,謝文東覺得自己都快喘不上氣來,他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緩緩將她推開,正色問道:“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哎呀,一言難盡!”張婧把謝文東等人讓金房間里,里面還坐有一男一女,年歲都不大,于張婧相仿,看起來像是她的朋友或同事。謝文東環視一周,奇怪的問道:“張伯父、伯母都不在嗎?”

  “我已經讓爸媽先去親戚家躲一陣子了?!閉沛罕叩棺挪杷咚檔潰骸跋衷詬慍燒飧鲅?,還怎么讓我爸媽在家里呆著啊?!”說話間,她把倒好的茶水端上前來,然后一屁股坐到謝文東的身旁,同時環主他的胳膊,笑呵呵地說道:“現在好了,有可文東哥你在,我就什么都不用怕了?!?br/>
  聞言,謝文東抬頭看眼站在一旁的五行兄弟,無奈苦笑。

  他從張婧的懷中把胳膊抽出來,端起茶水,淺飲一口,問道:“找麻煩的是些什么人?”

  “當然是黑社會了!”沒等張婧開口,那名謝文東沒見過的女郎搶先說道。

  張婧解釋道:“前天晚上,我們去了一家名叫’名貴‘的夜總會調查,發現這家夜總會秘密向客人提供賣yin的小姐,其中有許多還是未成年少女,第二天我們就把這件事登到報紙上,結果……就弄成現在這個樣子了,名貴夜總會的人還揚言要殺死我們?!?br/>
  謝文東撓撓頭發,帶著詢問的目光看向金眼。金眼明白他的意思,微微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沒聽說過這家夜總會。上海的夜總會,沒有上千家也得有幾百家,即便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也不可能全部都聽說過,更何況謝文東和五行這樣的外地人呢!

  “文東哥,你說我們該怎么辦?”張婧可憐巴巴地看著他。

  謝文東悠然一笑,喝口茶水,說道:“沒什么,等他們再找上門來的時候,我去和他們談?!?br/>
  “他們會聽你的話?”那名女郎猜疑地盯著謝文東,看他的眼神,顯然是對謝文東的身份還不了解,另外那名青年也是東滿面的不屑之色,嘴角快pie到耳朵根下面。舉目打量他二人,謝文東問道:“這兩位是……”

  “是我的同事!那天就是我們一起去的名貴夜總會!”張婧說道。

  謝文東點點頭,哦了一聲,看著張婧,再瞧瞧那對青年男女,暗暗嘆了口氣,語重心長3地說道:“夜總會里有小姐,小姐里有未成年少女,這是人人都知道的問題,可是報導這種問題的人并不多,為什么,這首先是怕遭到人家的報復,其次,就算報導出來也收效甚微,畢竟能開夜總會的人都是有些門路的……”

  沒等他把話說完,那青年冷哼一聲,說道,“按照你的意思,我們這次是不應該暴光此事了?”

  謝文東毫不避諱,點頭道:“沒錯!”

  “哼!你膽小怕事,可并不代表人人都膽小!”說著話,青年看向張婧,語氣中略帶不滿地說道:“小婧,你找來的這是什么人啊?!”

  張婧正要解釋,忽然,門外傳來咚、咚、咚急促又沉重的敲門聲。說是敲門,但聽起來更象是砸門。張婧身子一哆嗦,臉色也隨之變得蒼白,顫聲說道:“肯定是那……那幫壞蛋又回來了……”

  “小婧,不用怕,我去和他們講理!”那青年騰地站起身,大步流星向房門走去。

  “等……” 張婧剛想伸手叫住他,但卻被謝文東制止住了。后者笑瞇瞇地搖搖頭,說道:“讓他去吧,不吃一塹,又怎能長一智呢!”這青年顯然是剛走出學校大門不久的愣頭青,一腔的熱血,一肚子的憤世嫉俗,他以為自己能改變整個世界,可在社會上漫談幾年之后便會發現,原來自己已被這個世界所改變。

  青年去開門其實也就是裝裝樣子,想在女生面前表現一下自己并不畏懼對方,他知道,自己去開門,張婧一定會阻攔,結果謝文東把本想去阻攔他的張婧攔下了,這回倒好,青年站在房門前,手握著把手,騎虎難下,開門也不是,不開門也不是。

  “你在想什么?開門啊!”謝文東淡笑說道:青年緊張地咽口吐沫,環視房內眾人,有些結巴地說道:“那……那我可真開門了?!?br/>
  謝文東感覺到身旁張婧的緊張,抓住她的手碗的手輕輕敲了敲她的手臂,暗示她安心,無須顧慮。張婧轉頭看向謝文東,見他笑呵呵地樣子,暗暗噓了口氣,緊張的情緒一下子輕緩下來,她也不知道為什么,看到他,總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安全感,這或許就是謝文東的魔力。

  見房內沒有一人勸阻自己,青年無奈,只好慢慢將門鎖打開。

  他只是剛剛打開門鎖,還未來得及把房門拉開,只聽門外咚的一聲悶響,有人在外面直接把房門喘開,受到房門上傳來的沖擊力,青年踉踉蹌蹌倒退數步,險些跌坐在地。他面露駭然之色,向門外望去。

  只見門外站有數人,有穿襯衫的,有穿T恤的,一個個打扮得流里流氣,看表情,皆是一副七個不平、八個不憤的模樣,吹胡子瞪眼,就差在臉上直接寫上:我是流氓。

  象他們這樣的小混混,若在平時,謝文東根本不會多瞅一眼。他沒把對方放在心上,但那青年卻滿面的慌張,不過硬裝出鎮靜的樣子,沉聲問道:“你們要干什么?”

  “到現在才開門,我他媽還以為屋里都是死人呢!”沒有人回答青年的問題,幾名小混混罵罵咧咧走進來,環視一周,最后,目光落在謝文東和五行身上。其中一位年歲較大,身材也相對魁梧的小混混嗤笑一聲,說道:“呦,你們還找來幫手了,什么意思,想和我們動手嗎?”

  說道話,他從口袋里摸出一把蝴蝶刀,在手上甩來甩去,看到刀,張婧和那對青年男女皆嚇了一跳。

  “你……你們這是私闖民宅!”青年憤怒地叫道。

  “私闖民宅?那你他*的去報jing啊!”小混混頭目冷笑一聲,突然將手臂一伸,刀尖直指青年的鼻子,冷聲說道:“小子,你說話時最好給我注意點分寸?!?br/>
  青年臉色頓變,不由自主地倒退兩步,冷汗隨之流了出來,再不敢多言半句。

  這時候,謝文東一笑,擺擺手,說道:“朋友,有話好商量,坐下來說話?!?br/>
  見謝文東四平八穩的坐在沙發上,年歲不大,派頭倒是不小,小混混頭目撇了撇嘴,探著腦袋,湊到謝文東近前,冷笑問道:“你TM是誰啊?”

  “我是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來解決問題的?!斃晃畝σ饕韉廝檔潰骸捌毓餑忝且棺芑岬募欽?,是我的朋友,我希望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沒有必要非得搞到誰死誰活的程度嘛!”

  “我X,你說的可真輕巧?!斃』旎焱紡靠純蔥晃畝?,再瞧瞧他身后面無表情的五行兄弟,他點點頭,說道:“你是來做和事老的,也行,我可以給你這個面子。你的朋友把我們夜總會曝光了,生意不能做了,是不是應該陪我們一些損失?!?br/>
  “恩!”謝文東點點頭,問道:“確實應該。你們想要多少錢?”

  “不多,兩千萬!”小混混頭目伸出兩個手指,在謝文東面前搖了搖。

  謝文東笑了,對方還真是獅子大開口啊,一張嘴就是兩千萬!

  “你這簡直是訛詐!”張婧氣的直哆嗦,怒聲吼道。

  謝文東擺擺手,示意她不要多言,他問道:“你是夜總會的老板嗎?”

  “不是!”

  “叫你們老板來,我想直接和他談!”

  混混頭目氣樂了,手腕一翻,將蝴蝶刀的刀鋒甩了出來,猛的向前一遞,幾乎是擦著謝文東的太陽穴刺進他身后的沙發上,他冷笑道:“你他媽裝什么大頭蒜,我說兩千萬就是兩千萬,無論找誰來都是這個價!”

  《鹈鹕vs热火》是繼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延續,作者為六道,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請收藏本站鹈鹕vs热火 www.wfzrn.club以便下次閱讀。
原文地址://www.wfzrn.club/1004.html